• 13
深度揭秘2016年25家印度创企之死,我们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599字)

2017-01-03 10:15:14 深度揭秘2016年25家印度创企之死,我们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

经过洗礼的印度创业生态圈,来年将更健康。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3日报道 (编译:长劲鹿没脖子)

2015年,印度出现了一股对冲基金和风投对印度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非理性的疯狂投资,今年这种现象逐渐平静下来。印度软件与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om指出,今年的投资下降了20%-30%左右。

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面临着撤资的危机。多达1000家创企倒闭,其中超过一半是在印度创企生态系统飞速发展的2013年到2014年期间成立的。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零售商Flipkart陷入融资困境,估值遭遇连续下调。日本巨头公司软银对印度两大创企Snapdeal和Ola的投资估值调低了近5.5亿美元。

因为风投迟迟不愿放开资金以及对冲基金的疯狂逃离,创企面临破产危机。对于模拟西方成功经验的跟风营销模式不能在印度奏效,投资机构是十分忧虑的。一些创企估值不断下跌,陷入人才收购的困境。

我们能从创企失败的案例中学到什么?根据初创企业投资分析平台Tracxn的数据分析,我们选择了几家创企的失败案例,总结从中得到的经验教训。

Peppertap、LocalBanya、GrocShop

bloodbath

印度杂货配送创企PepperTap可以算得上2016年度最失败的创企。这个总部位于古尔冈的Peppertap公司获得了逾50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还包括由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领投的3600万B轮融资。然而不到一年,它还是倒闭了。这类杂货配送创企基本上一直是依靠免邮费的送货上门服务来招揽客户的。但印度的大多数电商通过大量的资金补贴方式获取客户后,仍然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即使是资金充足的食品递送企业Grofers在进军二线城市后,也不得不因为招揽客户的成本大大激增而仓皇撤退。因此新兴电商决定从前者的教训中汲取经验,从而维系自身的发展。印度社区电商Milkbasket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它在Peppertap倒闭几天后筹集了创业基金,并且仅仅在印度的古尔冈地区内的十五个小区展开服务。印度最大的杂货电商BigBasket通过融资完善物流模式,缩短物流时间保证客源,而在其服务的主要地区建立能独立完成采购,储备和包装一系列程序的自有仓库,从而保证其在印度杂货电商领域的龙头地位。随着印度市场的不断扩大,Amanzon等国际巨头也想分一杯羹。

iProf、Purple Squirrel

education-books-edtech-imagination-creativity

印度的在线教育市场的机遇与挑战并存,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由于印度的教育资源稀缺和分配不均,在线教育市场存在巨大潜力。但是,它的销售周期过长,而传统的机构很少采用创新的模式,很多跟风者也没有解决教育市场的核心问题。印度平板电脑教育公司iProf就是个典型案例,这家位于德里的成军七年的公司,在融资1500万美元后,今年依旧没逃脱倒闭的命运。另一家主要为学生们提供富有实践的、与行业最新进展紧密相关的一些教育服务产品的在线教育平台Purple Squirrel,在今年破产了。所以现在在线教育创企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如何提供用户习惯的免费在线使用的资源,和如何也要建立有差异的产品和服务系统。

Zoomo (GoZoomo)

GoZoomo-inspection

这大概是最不寻常的倒闭之路了。印度二手车交易平台Zoomo(前称GoZoomo)曾经融资700万美元,一半的资金还在银行存着没用完,公司竟然宣布关门歇业了。在三名创始人组成的团队分析数据后后意识到单位经济效益不会再提高后,他们最终艰难地作出了关闭平台的决定,而不是大量投资无法持续的业务上。GoZoomo创业之初是为了解决印度二手车市场信任缺失的问题,他们并没有向二手车经销商开放市场,而是自己亲自检验车辆,经过检查的车辆才能够在GoZoomo上进行交易。然而却遇到了定价问题,消费者常常对汽车质量很满意,却对价格难以心动。对于二手车买卖,客户会小心谨慎地作出抉择。要想在运营成本和客户的愿意价格之间找到一个中立价格实在是太难了。

AskMe

nuclear-explosion-disaster-askme

如果GoZoomo创始人向他们的投资者返还数百万美元是一种人间自有真情在的表现,那么这个案例就是一出狗血大戏了。AskMe平台上的商家主要以小型供应商为主,这些商家既没有正式的商品目录,也没有标准的定价,母公司Getit不得不插手AskMe的运营,这造成了更多的成本支出,从而引来了高层的抱怨。马来西亚投资商Astro向德里高级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关闭电商平台AskMe的母公司Getit Infoservices。Astro发表的声明显示,尽管自2010年以来已经在Getit投入了超过三亿美元,但Getit依旧未能实现盈利。于是就发生了投资者与创业者对簿公堂的闹剧。

Doormint

laundry-startup-doormint

印度的上门洗衣服务商Doormint采取的面向大众的在线洗衣服务模式,但这种商业模式在印度仍然难以实现盈利。它最初定位是家庭上门服务平台,后来确定只做垂直洗衣服务商。这是一种看起来很有前景的的商业模式,但创始人和投资商都没有考虑到,在印度的社会环境下,有一个“dhobi”的群体专门从事洗衣工作,印度的中产阶级习惯于享受这种服务。要想让他们转变思想,这似乎并不容易。而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Doormint的这种商业模式,难以实现提升质量控制和降低成本并举。

TinyOwl、ZuperMeal、BiteClub、Zeppery、iTiffin

indian-thali-food

印度外卖电商在经过两年的野蛮生长之后,进入了行业调整时期,资金充足的TinyOwl和ZuperMeal的失败则代表了在这个领域存在的问题。TinyOwl在去年二月份筹集的1500万美元的融资,和十月份获得的740万美元的融资仍不能解决成本过高而造成的亏损问题。在大规模裁员后,TinyOwl将以全股收购的方式与Roadrunnr合并。一个类似于中国的“回家吃饭”的Zupermeal也有相似的命运,它从包括名人厨师Sanjeev Kapoor的天使投资人那里筹集了200万的种子基金,却在八个月内关闭了。总体而言,2016年的食品技术领域的投资资金下降了87%。这其中,FreshMenu开发了自己的厨房,为了确保质量而建立了自主品牌。Swiggy在今年筹集了5700万美元的融资,并且拥有了自己的厨房试验空间,它也意识到需要餐厅合作伙伴的加入,提高经济效率。他们如同异军突起,在灰烬中浴火重生。

Fashionara、Ladyblush

28468753_custom

线上服装店这种商业模式遭遇了太多的盲目跟风,所以在这一领域出现了大规模的倒闭风潮是不奇怪的。其中位于班加罗尔的Fashionara以闪购模式运营,靠大力度折扣吸引客户。但一旦资金使用完之后依旧没有投资者融资,它就不得不闭店。尽管这是由信实公司前CEO Arun Sirdeshmukh和印度传媒巨头Times Internet前 CTO Darpan Munjal 投资800万美元创办的,经过四年的运营仍然逃脱不了倒闭命运。同样的还有总部设立在古尔冈的投资了400万美元的女性时装门户Ladyblush。一旦资金枯竭,它的运营也将难以继续。

Klozee

45877153_custom

许多服装领域的创企获得了风投融资,例如美国的Poshmark和中国的Secoo。在过去的几年中Flyrobe、Liberent、Elanic、SwishList、Klozee试图开拓印度在服装租赁领域的市场,然而这比想象中的困难多了。Klozee接受了Tracxn投资部门的Tracxn Labs的支持,还是在成立六个月后关闭了。服装租赁业务在印度难以持续,是因为印度人并不习惯借衣服,甚至喜欢高调炫耀自己的高级时装。除了这种观念,许多人对租赁衣服的清洁程度也表示怀疑。想要让大众破除这种心态,开拓服装租赁的市场,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这种模式仍然是具有巨大潜力的。虽然Klozee因为缺乏资金和商业模式的障碍没有能够可持续发展,或许会有其他人能够解决这些问题。Flyrobe就在8月从日本Gree风投筹集了530万美元的A轮融资,成为了“最好的时尚女装”,给服装领域带来了一线生机。

Truckmandi、Parcelled

locus-logistics-delivery-startup-720x430

印度的GDP中用于运输和物流的大约占了15%,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两倍。根据研究公司Technopak的统计,物流运输成本占印度电商企业成本的30%,而美国只有10%。难怪在物流领域总是有大量的投资者和创业公司。但在印度,物流和运输都很复杂,造成了高昂的成本。两个失败的创企Parceled和TruckMandi就是最好的证明。Parcelled办理接货,包装和移动货物的业务,但是因为资金匮乏以及亏损,它不得不关闭运营。TruckMandi是由电子商务公司Snapdeal的前雇员创立的,按需预定卡车,运输商可以竞标,并且只收取手续费百分之二的平台。但在筹集了200万融资后,运营了一年半就被废止了。即使是市场份额很大的物流领域想要持续经营也并不简单。

Buildzar

building-material-cupboard-shelves-empty

商业环境的突然转变也可能加速一个创企的消亡,这就是位于德里的印度一站式建筑服务平台Buildzar发生的事情。上个月,印度为了打击黑钱,实施了限制使用现金的措施。印度的房地产业务为了获取更大利益躲避各类税,使用现金交易是常态。因为这种政府的突然举措,Buildzar没有一个足够长的适应期适应这种突然转变的商业模式,卖家的大量脱离让它难以运营,而不得不关闭了。

Shotpitch

监管的变化则导致了一键发送pitch的应用shotpich的关闭。虽然这类平台看起来像是证券交易的合理延伸,但其实属于灰色地带。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在8月30日发布了一份通知,提醒投资者在这类平台上进行私募交易是违法的。

Autoncab

India-auto-rickshaws

许多印度创企都想建立三轮人力车(东南亚的嘟嘟车)应用系统,就像穷人的Uber那样。但理想和现实是千差万别的,即使是班加罗尔和古尔冈这样的技术中心,也因为Uber的价格几乎与电动人力车价格一样,所以三轮人力车难以有吸引了。像资金充足的Uber和Ola互相争夺市场份额,而那些小型企业则因为资金,技术和经验问题而退出市场。

FranklyMe、Murmur

FranklyMe初期是一个用于粉丝和名人之间互动的网站,后来发展到用工具帮助用户创建和发布视频,然而它却无法建立影响力。Murmur则是另一个新一代媒体应用程序,它提供了照片,视频,Gif和新闻的个性化组合,但是,也缺乏明确的价值主张或者合理化的范围。这两家创企在参加硅谷的Google计划后,不到一年也关闭了。

DateIITians、Cogxio

dateiitians-cogxio-shut-down-heartbreak

印度第一个类似于Tinder约会软件的关闭是令人心碎的。创始人Layak Singh在他还是印度理工学院的学生时,就建立了DateIITians。作为一个令人新奇的系统,它像病毒一样在印度迅速流行起来。后来就推出了一个新的创业公司Cogxio,这是一个利用定位系统建立用户之间联系的约会软件,它给用户提供像吃饭和度假的用于约会的互联网业务。但是,许多资金充足的约会软件,像TrulyMadly,Woo,Vee和Tinder也将商业版图扩大到了印度,所以Datell Tians和Cogxio无法支撑建立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不得不退出市场。

今年有多家创企没能逃脱倒闭的命运。研究那些媒体关注那些资金充足的公司,我们发现最突出的问题是要建立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能持续运营且避免因商业环境的改变和偶然因素而引起的运转困境。

今年金融科技领域一直在蓬勃发展,它进一步推动了电子商务的发展。在这些领域的初创企业有更清晰的盈利模式,在未来一年里,他们一定会获得竞争优势,至少在消费者互联网空间会出现几个大赢家。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