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从赫赫有名到无人问津,这15家亚洲创企在2016年宣告死亡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965字)

2016-12-15 10:25:50 从赫赫有名到无人问津,这15家亚洲创企在2016年宣告死亡

回顾2016,创业多艰辛。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2月15日报道(编译:黑白灰)

1. Ensogo

今年最华丽的创企失败案例莫过于横跨东南亚和香港的网络电子商务巨头Ensogo。

今年五月,该平台上的商家就纷纷开始抱怨Ensogo拖欠货款的恶行。

自从Ensogo精简人员以来,整体办事效率下滑,众商家随即对其拖款欠款的行为发出强烈的指责。客户投诉更是不绝如缕。今年6月,Ensogo澳洲股东撤回了在亚洲的所有资金支持,自此Ensogo宣布在澳交所(ASX)停牌。

Ensogo溃败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很大程度上是该公司概念发生了偏差,过分依赖于折扣,交易以及快闪销售,导致最后没有一个忠实的顾客。

图二

Catcha Group创始人:Patrick Grove

2. Tripda

今年对于德国孵化Rocket Internet来说是个多事之秋,旗下东南亚电商项目Lazada被阿里巴巴收购,在线外卖服务平台Foodpanda也被并入Delivery Hero。公司内部面临裁员,重组压力。

拼车应用Tripda的破产无疑对 Rocket Internet造成了不少损失。

Rocket Internet声称,应用关闭的主要原因是激烈的交通竞争。“考虑到长期盈利以及新兴竞争的压力,我们不得不停止Tripda的运营”该公司说道。

3. Sparklist

除了Tripda ,Sparklist这朵“花儿”还未真正绽放就匆匆凋谢了。

公司于去年11月推出了移动分类广告App Sparklist,选择巴基斯坦为第一站,紧接着又拓展至菲律宾市场,但在5月份之后,站点停止运营。Rocket Internet集团也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图三

Rocket Internet创始人:Oliver Samwer

4. Passport Asia

今年3月,Classpass模式的创企Passport Asia在新加坡宣布倒闭。公司倒闭后,Passport Asia把余下会员转赠给竞争创企KFit。

并且Passport Asia团队坚称健身会员计划的终止并不意味着公司的衰败。部分创始团队已经建立Kiddet,进军幼儿市场。

5. Novelsys

同样的,在今年1月,无线手机充电器开发商Novelsys在新加坡宣告停产。

我们“自以为”开发了一个人们都想要的产品。

联合创始人Kenneth Lou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说道。“我们不仅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产品市场,而且自以为是地开发了人们不需要的产品,实际问题也从没得到过解决。”

图四

6. TMI news portal

3月份,马来西亚网媒“The Malaysian Insider”(TMI)在提供独立新闻报道八年之后宣告停业。

该新闻门户网站是马来西亚The Edge传媒集团旗下网站,该集团同时还经营商业和房地产新闻网站。

不过,The Edge发表了有关马来西亚首相Najib Razak贪污的报道,触怒了当局,所以马来西亚政府于今年2月封锁了其门户网站,使公司陷入了棘手的境地。

据集团首席执行官透露,公司结业前,将发放给59名员工遣散费。

7. Partyphile

悲剧发生后不久,菲律宾创企夜店O2O应用Partyphile于11月份宣布关闭。

Partyphile应用是大型音乐节门票销售应用guestlisting的升级版。据创始人Ron Baetiong说道,本来Partyphile应用前途一片大好,但是发生了出乎意料的事故。

简直雪上加霜!事故中,Ron团队关键成员,联合创始人兼投资者在音乐节上不幸离世。

最终,公司没能从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失去筹集资金和盈利的能力,走向破产。

8. HaloDiana

在印尼,许多大大小小的创企接连倒闭,智能虚拟助理设备生产商HaloDiana就是其中一家。

就算是其他同类型的公司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和效率去进行规模生产。

再得到竞争对手YesBoss的启发后,HaloDiana选择终停止生产产品,并把重心转回到Sribulancer。

图五

9. Shopious

印尼时尚购物初创公司Shopious于4月宣布停业。

对于Aditya Herlambang、Billy Halim和他们的团队来说,公司的倒闭着实让他们难过了一阵儿。他们曾想在印尼电子商务市场里证明自己精英型创业公司的引导地位,可结果不尽人意。

Aditya在一篇博客文章说到Shopious停业的原因,一方面是客源获取的成本太高,导致他想一个劲地规避高额风险;而另一方面,Shopious商家的诚信度不高,导致客源流失迅速。

10. Antar

当打车服务应用Go-Jek的用户量实现了突破性地飞涨时,不少同类创企正悄然问世。

Antar就是其中之一。最初它是以摩托车快递预约服务出现,到后来还增加了个人交通工具。不过因为企业同质性程度高,且面对不平等的垄断竞争,于是Antar今年悄然关张。

screen-1

11. Zeemi

印尼创业公司视频直播平台Zeemi在10月份停止运营。

Zeemi联合创始人,前Lazada首席执行官Tom Damek表示,目前平台的粉丝数还是无法支持平台的正常运转。

Tom称他和他的团队将在未来不久带着新产品回归。“趁公司仍有资金时,现在就开始做出改变。”他说。他没有明确说这些变化是什么。不过现在,Zeemi得网站仍然处于中断模式。

去年,该公司从日本DeNA风险投资部门和硅谷孵化器500 Startups那里筹集了100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

12. Tulungin

Tulungin则是另一个模仿型企业血淋淋的例子。

去年年底,Calvin Ng Tjioe和他的团队想要推出一个提供冰箱维修、电工、或水管工服务的平台。但是在印尼,该种服务行业早已经烂大街。

不久,Tulungin创始人也转到其他创业公司工作。

13. Snapeee

虽然Snapeee创企已经筹集了400万美元资金,并且在日本以及台湾拥有大量用户,但该高人气的应用还是在5月宣告破产,实在出人意料。

公司对此发表声明,说它并未开发赚钱的应用,也不能筹集新一轮资金维持公司正常运行。

14. Contract Beast

在日本,企业家Tim Romero决定不再继续运营SaaS基础的合同周期管理公司Contract Beast。

Tim Romero在博客里详细地说明了他的决定。Tim写道,ContractBeast只在使用几个月后才能带来好处,并不能带来直观的益处,所以很少用户会使用该产品。

即使可以获得资金来增加解决问题的途径, Tim还是决定终止业务。“有时不如把钱放在桌子上。”

图七

15. E租宝

中国今年可能有数以百计的初创公司兴起,衰败。而这种规模市场却无法被直接洞悉。

这里有个有趣的案例:P2P贷款公司E租宝的兴衰。

E租宝旨在发行高利率小额贷款,但计划最终化为泡影。后经调查,公司高管承认E租宝多达95%的投资项目是假的。假的投资产品把投资人的养老钱都搭了进去。

虽然网络借贷平台在整个亚洲地区逐渐流行,但E租宝的案例着实给用户留下了心理阴影。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