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访谈贺志强:传统IT转型带来四大改变,联想创投将关注投资“新命题”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604字)

2016-12-08 12:56:09 访谈贺志强:传统IT转型带来四大改变,联想创投将关注投资“新命题”

“互联网服务,这件事情只有中国企业有巨大的机会。”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12月8日报道(文/竹子)

在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和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总经理宋春雨接受了包括猎云网在内的媒体专访,就联想创投的投资节奏、规模、布局,还有对于物联网、新能源、人工智能等几大领域的布局、思考给出了回答。要点摘录如下:

1.传统IT向新IT转型,会带来四大改变:新的智能互联网一定会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更加自然交互和主动感知时代的到来;会进入人工智能或者机器智能的时代,机器会慢慢的做决策;电力、交通、医疗、银行、电信全部都会有非常大的变化,这是智能互联网时代的特点,也是联想创投六个重点投资方向。

2.开源和科技产业投资加码,还有中国科技创新的压力会带动中国科技创新未来30年成为主旋律。互联网服务,这件事情只有中国企业有巨大的机会。

3.投资要讲“人事势时”,万物互联绝对是投资的最佳时期。人比较容易高估科技短期产生的影响,但同时会低估科技长期产生的影响。比如大家开始都讲人工智能,以为人工智能明天就要来了,但是过三年没有来,又说这没戏,但是人工智能一定会来。

4.联想创投现在在关注新的“命题作文”:考虑中国政企公有云的机会,做中国垂直行业的公有云服务。

5.联想创投本质上是想投出好企业。这个前提下什么事儿都可以考虑,需要的话组一个基金,堵一个未来大的,也不是不可以。

下面是访谈实录,内容经猎云网整理:

PART.1 解读联想创投

问:有没有重点关注的领域?

贺志强:安防我们已经投了很多,医疗,数字化医疗,还有自动驾驶,自动驾驶一定会发生,我们前一段投了很多和视觉相关的技术,后端我们也会投计算相关的技术。我觉得科技投资最重要的除了大趋势外还要能分解,分解完以后要有团队看得懂,都讲软件定义,如果没有专家,根本无法判断项目的好坏。

问:投资节奏有什么变化?

贺志强:还有一个特别想好好做的,我们叫“命题作文”,就是想好了做哪件事儿。去年的时候,我和春雨讲,大家都讲大数据,我说你们找找视频大数据,有没有团队去投。比如New Glass,我们自己内部在投,外部投了合作伙伴云视,最后串起来变成一个公司,VC都跟进来了。

宋春雨:现在我们在关注两个命题作文。我们在考虑中国政企公有云的机会,阿里云服务中小企业,但是中国政府很多有安全、公共服务的敏感性,不会把自己的数据放在开放的公有云上,有一些大企业比如能源、电力、公安这样的垂直行业,他们有非常强的数据敏感性,这些机会,他们反而冷落了客户,他们信任联想,我们也在积极考虑。有很多人找我们要跟我们合作,做中国垂直行业的公有云服务。

问:我们投资的时候会看具体的规模吗?

宋春雨:不会。我们没有一个定论,我们是全平台策略,我们对目标公司是确实有价值投资,假设投的比较后期一点,我们会计算未来成长的空间,因为估值贵了,我们会对风险做计算,我们综合计算。

贺志强:我们还是科技产业投资,主要还是投科技,也是投早期、中期为主,后期投的不多。后期,什么样的企业会投呢?因为后期要投真的不简单是为了赚钱,它真是有可能变成一家伟大的公司,也不能有条条框框。晚了敢投也是牛,早了敢投也是牛,所以我很佩服有些天价投的人。但所有的公司,成长太快了都会遇到发展的挑战,因为这是客观规律,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问:这种挑战,我们投后会有什么样的帮助给他们呢?

贺志强:我发现一个问题,一般早期团队非常不完备,如果发展非常好的时候,你再跟他说补个什么样的人,因为那时候人都比较自信了,已经发展很好,但是早期的时候跟他谈团队的时候对他们非常有利,比如说他们给细刻找了营销的人,我们投的蔚来汽车给它找和车厂有关的人,帮助他们找人,有一些关键岗位进去。

宋春雨:最核心的是开放联想资源优势,因为企业家也是在成长过程中,并不是投的一瞬间就要求他是完美的企业家,我们开放联想资源,在每个阶段在他最需要联想资源的地方去帮助,我们早期就帮他把核心团队(组起来)。

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战略,我们希望我们经验,每个公司在每个发展阶段,可能是早期或者成长期不同,构建自己的护城河和核心竞争优势,比如商业模式创新型的公司,我们要求它有领先12-18个月的护城河,核心技术公司,算法还是部件创新也好我们也有相应的创新,这是一个叠加策略,不是一成不变的,最重要是定义出它的每个阶段这家公司的竞争壁垒,我们会帮助团队梳理,因为我们看的多,联想这样的公司整合产品竞争,我们很多合作伙伴和友商共同的感觉,就帮助团队去定义这些关键战略,有的是产品战略。

第三个,关键资源方面的,供应链。很多KAB的客户都是垂直行业的,比如国家电网、招商银行,还有医疗、政府行业,我们会帮助他们背书,让他们有产品合作、业务合作的机会,非常细分的。包括融资过程中我们的市场团队也会帮助他们梳理市场中怎么定位,会对投资人有相应的吸引力,做PR工作。财务体系,创业公司对财务、HR方面并不是很有经验,我们投完之后投后管理团队会进驻,帮助他们规范。有的专利策略,专利团队帮助他们梳理怎么注册申请专利。非常系统性的资源服务来帮助这些公司的发展。

问:现在人工智能,国内国外都在讲。你从中会看到中国和海外发展趋势上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贺志强:中国北京、深圳有可能新硅谷。

问:为什么是北京、深圳,为什么我们的“硅谷”是两个呢?

贺志强:这两个地方的文化还是挺不同的。我们投南方的企业和北方的企业,很不一样,大家各有优势。我们整个布点主要在北京和深港。我认为开源和科技产业投资加码两件事情,还有中国科技创新的压力会带动中国科技创新未来30年成为主旋律,这是我个人坚信的一点,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做联想创投的原因,我们希望发挥资本的力量,联想资源优势,帮助科技创业者。

举个例子,互联网服务,这件事情只有中国企业有巨大的机会,在短时间内要聚集巨大的用户量,而且还得保证服务质量,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的支付宝,比如说阿里支付宝实时的双11交易的处理,这不是简单的应用,背后没有科技支撑根本做不到。而这些科技挑战美国企业是不会遇到的。再比如中国移动,在覆盖和服务质量上是全世界运营商里最好的,没有之二。它也一大堆的科技挑战要坚持。

我们在很多新技术的投资上,已经和国外一样,投资力度一样。而且研发人员不仅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中国企业一定会成长,这是科技投资的力量。第二个,我们面对的问题。如果我们面对的问题和全世界领先科技企业都一样的时候,这就给了我们所有人同等的机会,我们以前是比别人差很远,这也是未来30年特别重要的变革机会。第三个,开源共享。互联网带来的共享模式,对科技来讲最核心的是开源,未来30年就是软件的时代,做芯片归根到底也是软件算法,这个情况下开源就给了中国人同等的起点,我特别建议创意创业者一定要拥抱开源。

我今天为什么呼吁,从Linux之后,软件领域里面就没有非开源的。我们刚刚要投一个大数据公司是唯一一家中国人为主的开源社区。因为大数据最重要的是数据处理效率要提升,但是数据越来越多的时候,效率必然下降,它就解决这个问题。

问:去年乐基金五周年的时候讲很重要的一个点是企业级云计算,今年这一年这一块投过什么样的企业?

宋春雨:这块正在过程中。一个是企业网盘业务,第二个是超融合,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另外我们对VDI方案也投了叠云,这是联想目前数据中心业务集团唯一在VDI方案的战略合作伙伴,在中国去年卖的非常成功。

问:以后我们会把整个创投或者基金的模式,从外部募基金,做更开放基金的形式吗?

贺志强:很多人想投我们的乐基金,包括我们自己内部的人,联想创投在关注科技这块还是有自己的独特之处,非常多的政府基金想和我们谈,也有很多个人。现在联想基本是两个基金,一个是联想百分之百的联想创投集团,是百分之百联想出的LP。我们第一步只做了和湖北长江基金做了50亿的基金,已经够我们这些人管一阵子了。但是确实很多人想投我们的基金,我们现在和大家说,你们想投,我们合作好了。我还是想把握好节奏,让我们的团队能够更加成熟。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回报还是非常不错的。至于说什么时候会募,我相信会先从政府开始吧,第三轮的时候也许会考虑。

PART.2 关于几大细分领域的投资考量

问:现在做人工智能的初创企业成本会不会太大,会不会更多是大企业在做,而初创企业很难?

贺志强:都有。大企业的好处是有数据,比如百度、联想,比如茄子快传有3亿的月活跃用户,Lenovo ID户也有1亿多,大企业的好处是有大数据,可以建自己的大数据平台,然后做处理。小企业有两个机会,一个机会是关键技术领域,大数据是放在那儿,但是处理性能上不去。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有很多理论上的问题没有解决,现在在院校和开源社区里找这些,这是一个机会。

第二个机会,垂直行业领域还有非常多的机会,那些地方还没有用人工智能,今日头条,张一鸣做的这个行业多拥挤,但是他只是把人工智能用好了,就起来了。所以有很多巨头看不到的机会。我和元庆讨论为什么决定做联想创投,就是觉得再大的企业永远赢不了下一个伟大的公司。历史已经证明了,微软多强,谷歌还是起来了。谷歌多强,Facebook也起来了。Facebook也做不了Uber和Airbnb。

问:关于人工智能的话题,刚才提到关注医疗影像这一块,数据和图像的结合比较好,联想创投有没有关注人工智能和医疗结合的东西。

贺志强:我们在医疗行业想做两件事情,医疗行业是信息化改造传统行业中比较差的,全世界都一样,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温州附属医院做了一件事情,它的院长非常相信IT信息化,就核心流程改造,能够彻底改变医患体验和就诊效率,他做了十年。我们要把温附医的信息化改造架到云上去服务更多的医院。这是我们投资的一个重点。

第二个是数字化医疗,所谓的精准医疗,就是人工智能会作用到很多诊断的领域,我们已经在早期,在加速器里现在有两三个项目在孵化中,完全靠人工智能来做诊断的,图像或者大数据深度学习来做诊断。新IT信息化改造整个医院,而不只是改某一个环节。我认为数字化医疗可能会彻底颠覆整个医疗行业,可能医生职业都会有很大不同,但这还非常早期。

信息化、数字化两块,而且我们投的很多企业都不是国内创业者,有一个是加拿大的、有一个是香港的,还看过一个美国治疗胃癌的,都是在细分领域行业第一的企业,我们前面的信息化铺完了,然后数字化再引进来。

问:这一块国内外的差距有多大?

贺志强:数字化医疗,国外还是非常领先的,现在国内有些领域也做的非常不错,比如DNA计算,数字化医疗有很多,一方面是诊断,一方面是DNA计算,联想未来还可以多卖很多服务器。确实它的生意特别好,因为它跟其他的系统集成公司区隔开了,而且整个团队使命很清楚,就是要架上在云上,未来慢慢的医院之间可以打通。

问:机器人这块,有什么细分吗?和业务有哪些结合点?

宋春雨:我们定这个方向的时候,大主题我们整个问下,把整个机器人全都拆解,我们比较关注几个方面,一个是机器人视觉方案,这是让机器人变得智能、感知世界、认知世界的第一入口。这个方面我们最早投了Face++,我们投了一个视频数据水滴科技,在计算机视觉,在无人驾驶,汽车科技化领域我们还会投激光雷达,我们也在全球找最好的技术公司,目前我们也在找,正在商谈过程中,名字不太方便透露。

贺志强:机器人不要想长成人样的,关键是拆解之后解决的是解决自然交互的问题,听说的问题,其实对话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语音识别到对话是非常大的一个跳跃,学术界理论上还没有解决,语音和视觉是我们投资非常重要的一个点。背后就是深度学习,AI,包括芯片、算法也有很多公司在看。我们还是想投科技,说纯粹为了赚钱不大是我们的定位,我们希望投科技过程中赚钱是一个结果。

宋春雨:我们定位是科技产业创投基金。

问:新能源这块怎么考虑的?比如投蔚来汽车。

宋春雨:我们看重的是汽车的科技化,汽车科技化未来我们认为有三个重要的推动趋势,一个是电动化,新能源汽车这是给中国车企历史性的机遇,可以“换道超车”,不是弯道超车,不去竞争汽油时代,我们直接在新能源电气化时代竞争。

第二,无人驾驶,汽车变成智能车。全球新增1.5亿-2亿辆车每年,如果都是智能车,我们联想也是智能计算的提供方,我们有PC、手机、数据中心,未来汽车的智能化也是联想未来可能的战略方向之一,投蔚来汽车也是这样的一个可能布局。

第三,汽车电动化、智能化以后带来汽车共享化的机会。滴滴和Uber是代表性的,未来无人驾驶以后,汽车的共享化,我们并不一定每个人拥有一辆车,车是可以分享的。我们主要看这三个趋势。

问:刚才讲到物联网整个行业有一个挺经典的笑话,物联网的成功永远都还有五年,很早以前就讲物联网时代来了,现在还没有来,主要阻碍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贺志强:物联网关键应用在哪儿。物联网用在传统行业就是个必须,第二个Believing比较重要,这是人性,比较容易高估科技短期产生的影响,但同时会低估科技长期产生的影响,我认为万物互联绝对是投资的最佳时期。比如大家开始都讲人工智能,以为人工智能明天就要来了,但是过三年没有来,又说这没戏,但是人工智能一定会来。我和春雨讲投资要讲“人事势时”,我也研究二级市场,既然是投资我们还是希望投得的准一点,所以“势”特别重要,投太早就真不行。

所以我们怎么把Believing讲清楚了,包括2006年LTO (联想科技展望2007实际上是2006年要做完,就像今年说的LTO2017是今年要做的,我们认为移动互联网来临,那就是Believing,千难万险也非做不可。现在的智能互联网,刚才说的那几条是我们坚信必然会发生的。

问:定义一下IT时代和新IT时代有什么区别?  

贺志强:我们看到的智能互联网时代和以前比有什么不一样。几个不一样:

第一,新的智能互联网一定会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过去智能设备主要是PC手机,一定会进入万物互联时代。过去几年很多人在IoT上有很多努力,投资角度上讲不是很成功,但是这些努力一定会带来很好的效果,就是万物互联。

万物互联的时代第二个特点,我们和信息界打交道,以前是我们给一个命令,K时点给一个回复,以后会变成更加自然交互和主动感知的时代,这是非常重要的突破,会奠定很多未来的基础,比如语言,听读看写非常自然的交互,能够理解你,能够懂你,这就是自动感知和自然交互的时代,这是非常重要的跨越。

第三个,会进入人工智能或者机器智能的时代,机器会慢慢的做决策。

第四个,以上提到的这些未来会作用所有的行业,而不简单的改造一下信息系统,是所有的行业,电力、交通、医疗、银行、电信全部都会有非常大的变化,这是智能互联网时代的特点,也是我们六个重点投资方向。

问:会推出主题吗,比如IoT大家觉得联想有渠道和优势,想一起做IoT专门的基金,会有这方面的考虑吗?

贺志强:我有两个原则可能越来越清楚:第一个和投资团队讲,要非常的谦虚,看任何一个项目都要从零去看。我非常反对我们看一个项目,然后说这个项目像哪个项目或者这个项目我们很懂。做投资人一定要清零,看到任何一个项目上会,从零开始想这件事,这是特别重要的原则。创投成立前几个月,我跟所有团队讲的最多就是这个事儿,现在基本上形成共识了。

第二个,未来怎么做或者哪些项目能投、不能投,不要有什么条条框框。我现在回答你会不会组一个什么样专题的基金,关键是能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而不会给自己划定很多条条框框。我们本质上干吗要想清楚,我们本质上是想投出好企业。

宋春雨:投伟大的企业,找到伟大企业家。

贺志强:这个前提下什么事儿都可以考虑,需要的话我们组一个基金,堵一个未来大的,也不是不可以。这两条现在越来越清楚。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