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危楼已倾:除了融资跳票,是什么让青年菜君至此方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789字)

2016-09-02 危楼已倾:除了融资跳票,是什么让青年菜君至此方休?

所谓承受的了多少诋毁,就经得起多少赞美。或许,反之亦然。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9月2日报道 (文/德耀查) 

生鲜电商正在承受严峻的市场考验,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一方面大的平台不断投入重金布局;另一面则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量创业公司纷纷倒闭,甚至达到“每周一倒”的严重程度。

在这里面正处于濒死边缘的青年菜君便是其中的一个最新案例。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于2014年上线网站运营,并于当年9月拿到梅花天使创投和九合创投的1000万元 A轮融资。随后于2015年3月完成新一轮数百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联创策源、平安创新投和真格基金。然而,即便是这些知名投资机构相中,却仍然没能摆脱市场的残酷洗牌。

7月底,多家媒体报道称青年菜君拖欠员工薪水并已准备破产清算。随后公司创始人对外解释称,因投资人跳票导致融资未到账,公司资金无法周转,导致无法按时发薪,但并没有到破产清算阶段,并称还在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

如今一个月已过,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青年菜君进展如何?是峰回路转还是继续沉沦?猎云网试图通过自己的观察给予读者一个新的答案。

据猎云网最新得到消息,青年菜君正在进行资产打包出售,意图回笼现金流,其中央厨房或将在本月底完全关闭并转租出去。有意思的是,公司创始人任牧在8月1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相关工厂仍在运营当中。

而有知情人士透露,青年菜君正在清算中。

账面紧张,拖欠薪资,还不上5000元的设备维修费?

为了校验信息的真伪,猎云网于8月23日,8月25日两天前往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董村永乐园5号院的青年菜君中央厨房一探究竟。

DSC_0082_meitu_1

8月23日中午2时,猎云网抵达永乐园5号院,发现5号院大门紧闭,且门口停候了两辆小轿车。

DSC_0085_meitu_5

DSC_0116_meitu_6

在扣门张望后,一位年龄在28岁左右的男子打开了一扇小门与猎云网对话,猎云网在请求进入中央厨房时遭到拒绝。经由沟通无效后,猎云网决定在门外与其简单交流。

该男子表示,他只是青年菜君的门卫,并没有“领导”的批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中央厨房探视;而问及其背后的青年菜君中央厨房是否还在运作中时,他咬定目前中央厨房一切都在正常,进出货也很正常,工人也在照常上下班。

DSC_0112_meitu_3

而当猎云网提出想要见一见工人的请求时,他以工人上班时间均在晚上为由再次拒绝。

在反复协商过程中,他还向猎云网询问所属媒体平台,在了解到猎云网基本信息后表示没有“领导”的批准是不会放猎云网进去的。而后他很快将猎云网前去探访的消息通知了青年菜君的高层,于是当晚猎云网回到家中时便接到了青年菜君联合创始人任牧主动拨打过来的咨询电话。

下午4时左右,该名“门卫”称自己精神疲惫,需要回家午睡休息,随后锁闭大门后离去。

猎云网采访了周边的一名小卖部的老板,她表示这名门卫及其朋友曾多次在她店内购买商品,还曾向其明确表态“里面(指中央厨房)不做了,什么人都没了,听说还欠着工资呢。”

下午5时45分左右,猎云网在蹲守铁门外时偶遇一开着黑色轿车的男子,他下车后也前往大门处向内探望,由于门卫已经离开,他没能得到任何反馈。在正欲离开之际,猎云网上前与其攀谈。

经了解后得知,这名男子是董村格力(美的)电器维修站点负责人。他告诉猎云网,青年菜君在此前因冷柜制冷保鲜问题找到他,希望其能维修相关制冷设备,并支付相关费用。

然而,在维修完成后,青年菜君中央厨房负责人表示将以月底结算的形式记账,并未及时支付维修费用,然后在月末时,该名男子并未收到欠款,而拨打此处负责人相关电话时已经无法接通。他表示青年菜君目前拖欠其维修费用5000余元,拖欠时间在一个月以上。

此外,他还向猎云网透露,在猎云网抵达永乐园5号院的前几个晚上,都有不少工人聚集在门外,试图要回被拖欠的薪水。而这些工人们多是董村永乐园附近的村民,平时基本上靠做体力活和打工谋生。

DSC_0092_meitu_2

当晚,猎云网返回家中时,青年菜君联合创始人任牧将电话打了过来,实际上记者已经与其约好了次日线下面采。他在电话中开场的第一句便是“你去过我们工厂(指中央厨房)了吧,看到什么了没?”而后,他告诉记者希望今晚就能在电话中将青年菜君的相关问题悉数作答,并且试图取消次日的线下面采。

在电话中,任牧承认了目前青年菜君资金极度紧张,且存在“拖欠部分用工部分工资”的情况。

不过,猎云网在25日再次前往永乐园5号院探访时,附近某参观服务员向猎云网透露,8月24日下午,青年菜君中央厨房已经向部分基层工人发放了拖欠工资。并且试图将仓库中冷冻的半成品肉类食材出售给周边餐馆。

猎云网在采访了一位购买了食材的餐厅老板后,他表示问津者有之但购买者并不多,且多是小包装的培根,价格不高。这位餐厅老板还透露到,目前青年菜君中央厨房冷库中应该还有不少肉制品没有卖出。

由于25日晚已经没有工人前去讨薪,所以未能直接接触到前青年菜君中央工厂的工人,所以欠薪时常、薪水补发是否足额等信息尚不明确。

9月1日,猎云网获得最新消息,位于永乐园的青年菜君中央厨房已经开始正式拆离。据上文中提到的,董村格力(美的)电器维修站点负责人最新透露,青年菜君中央厨房相关负责人支付了他3000元的维修欠款,而剩下的2000多元的欠款其负责人表示实在无力偿还,并明确表达了“青年菜君已经破产了”的信息。

订单数据掺水?

任牧在2015年3月公开表示,青年菜君的日订单量维持在300~400单。但另一个核心爆料人,也是青年菜君的前员工却告诉猎云网,直到2014年9月份的时候每天的正常订单都只有30~40单,甚至有一个周末它看后台数据竟然0单;即便是到了2015年3月份,青年菜君的订单数量也远没有对外宣称的那么多。

为了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爆料人向我们展示了一张15年3月份某日的订单截图,这张表格订单总数为195单,与对外宣称的300~400单相去甚远,青年菜君的对外公布的订单数量存在注水成分。

527263209666661207_meitu_7

(爆料人称上图为2015年3月某日的订单数据情况)

那么日均3,4百单的数据是如何来的呢?

爆料人告诉猎云网:“我们依靠线下地推,现场送菜,也让用户现场购买,当场买当场减。这些都算在了销售订单里,并且这是我们的最高峰订单。”

一位青年菜君前员工表示:”因为用户重复购买率太低,所以订单数量确实差强人意。比如曾经一个自提点做了个送鸡蛋的活动,花了1,2万却换来了40单。而且市场总监回公司还多虚报了10单。年前这种活动很常见,因为我们要冲业绩。现在回龙观的一个点每天最多十几单,站店的人下班很早,因为送完菜就回家了。“

据爆料人介绍,15年初的时候青年菜君为了增加订单量,一直在敦促内部员工、高管及其亲朋好友下单购买菜品,以此冲高订单数据。猎云网采访了一个青年菜君离职员工,他告诉猎云网青年菜君每个月有200~300元不等的饭补,但这笔钱是以青年菜君账号储值的形式发放的。这也就意味着员工如果要使用饭补,必须在青年菜君内购买菜品才行。

“那些高管每天都会在菜君里面买4-5个菜,然后晒到工作群里面。”

此外,由于融资方至,所以15年的青年菜君也在大力做着地推,有例如“一元钱吃大餐”的大额补贴活动,烧钱不少,所以那时的订单数据才会显得相对喜人。

土豆泥吃出鸡骨头?

除了订单数据疑似造假之外,爆料人还告诉猎云网,青年菜君曾发生过一起较严重的食品卫生客诉情况:用户在购买的土豆泥中吃出了鸡骨头。客户的这一情况在投诉后的解决办法是更换一盒新的土豆泥。而这一直接影响净菜流水线食品卫生情况的客诉,最终却没能上报至青年菜君的高层。

爆料人表示是一位负责管理中央厨房卫生安全的中层将这一消息“压了下来”,爆料人还表示各平台上青年菜君的食品卫生状况相关的差评不断,但是一直未见有所回应,一旦发生客诉,解决办法永远是赔偿一盒新的而已。

此外爆料人还称,青年菜君的净菜流水线设备产自国内河北某公司、而非对外宣称的进口设备。不过这部分的爆料未能查证到更多信息,也无法与相关人员取得联系。

创始团队关系不和,其中一人已经离职

爆料人向猎云网透露,青年菜君还存在创始人团队动荡、联合创始人黄炽威离职的问题。

在询问到关于联合创始人黄炽威离职的情况时,任牧解释称:“黄炽威是因为家庭原因离职的,我们从未有过所谓的‘不和’的说法。”他还表示:“刺猬(指黄炽威)最近收到很多媒体的采访需求,他还问我怎么回事,我跟他说‘所有来找你的媒体,你都转到我这里来,我来跟大家解释。’

在谈及三人关系时,任牧在电话中表现的颇为激动,表示三人这么多年的室友兼好友,他认为彼此的友情胜过青年菜君的生意,所以绝对不存在“不和”的情况。但当猎云网表示希望能与黄炽威建立联系(无论何种形式),并与其私聊核实情况时,任牧婉拒猎云网的请求并回避了这一话题。

次日,当猎云网再次表达同样诉求,任牧建立了一个包括自己、黄炽威、猎云网三人在内的临时微信群。未当猎云网发问,黄炽威率先发来了一段颇具官方意味的消息:

“你好,刚才任牧那边也跟我把情况说了,我希望咱们做商业媒体的不要以娱乐八卦心态去做。创业本身应该是商业的事,不要把个人牵扯进去。客观事实不是你收到的所谓‘信息’描述那样,你用理性的角度去分析也能辨别到你收到所谓‘信息’真伪。青年菜君的剩下大量工作任牧和陈文都在处理,等处理完毕有精力时候,我相信他们也会分享创业经验的。其他的,我这边也没有别的要说的,事情比较多也不接受采访,见谅。”

而当猎云网在群内针对其离职原因、离职时投资人是否知晓等问题发问时,任牧及黄炽威均无任何回应,截止到发稿为止任、黄二人也未对上述问题有所表态。

不过据媒体报道,日前青年菜君正在积极准备以资产打包售卖的形式回笼资金,青年菜君某高管对外称回笼资金的目的也正是为了解决公司拖欠员工薪水的问题。

而据猎云网目前了解到的信息,青年菜君目前确实正在转租原位于三元桥处的办公室。

292918926950901121_meitu_1

(图中转租的办公室地址即原青年菜君办公室所在地)

任牧对转租办公室的举动解释为:“现在青年菜君人员紧缩,我们没必要这么大的办公室了啊。”

另一方面,据永乐园5号院附近的另一位餐厅老板透露,青年菜君的中央厨房工厂最迟将于本月底停工,此外该中央厨房工厂的厂房及设备最迟都将8月底之前转租(售卖)出去。

截止到发稿为止,青年菜君的官方网站已经无法打开,微信端所有产品都已显示“已过期”,美团、饿了么等合作平台上均已无法检索到青年菜君相关账户。

青年菜君自诞生伊始就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下,媒体们带着鲜花和掌声将它供上高阁,成就了一群明星般的创业者。但头上的光环有多耀眼,背上的情怀债就有多沉重。所谓承受的了多少诋毁,就经得起多少赞美。或许,反之亦然。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