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招黑体质的罗永浩,在反思这件事上却做得比谁都好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71字)

2016-07-20 10:38:52 招黑体质的罗永浩,在反思这件事上却做得比谁都好

如果锤子有一天倒闭了,那肯定是因为我,毫无疑问。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7月20日(文/赵子潇)

锤子科技成立四年有余,可真正给人留下印象的,只有三款手机,一堆背壳以及寥寥几场让人永远听不厌的相声。罗永浩最近又开始了一轮新的反思,比如太执着于T1白色版本,以致量产遭遇极大困扰;又比如T2发布时间过晚, 成为当时“唯一一个没有指纹的旗舰机”。

创办锤子科技以来,老罗从最初的“激进派”成长为一名比较成熟的企业家,和他创业之后的反思不无关系。最近的一次公开讲话时他提到,可能是人到中年的缘故,自己的攻击性人格在减弱,这对企业来讲,未尝不是件坏事。

1.T1的白色版是最大失误

罗永浩在去年公布了T1的销量:25万余台。对于一个受到极大关注度的新品牌而言,这个数字没有什么说服力。在千元机盛行的市场里面,如此销量甚至不能算是二线手机厂商。

2014年10月底,锤子官方宣布T1降价至1980元起售,罗永浩被网友翻出“如果低于两千五,我是你孙子”这一表态,打脸一说由此而来。随后罗永浩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要淡化个人品牌,并强调自己是企业家,要少说话。

同时,罗永浩对T1的3000元售价也进行了反思。之前锤子T1选择定价3000元,因他认为手机产品定价x99元是把消费者当傻子。价格咨询公司专业调研报告显示,x99定价对消费者具有巨大的心理影响力,甚至比x98定价还管用。

看到这一结论后,罗永浩思考三个问题:一是企业家要面子还是根据世界真实规律来指导公司运营,“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二是企业用99定价而非100元是否坑害消费者,“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虽然你确实利用了他们对价格的古怪感觉增加了企业收入。”三是企业x99定价是否拿消费者当傻子,当然不是,“至于是什么,企业家永远都不应该讲出来,这是职业身份的要求。”

在罗永浩第一次做手机的时候,激进还是他身上最大的硬伤。白色版就是最好的说明。 “我们T1的手机,白色的不应该做,虽然我们的铁杆支持者都特别特别喜欢白的。后来白的停了以后,在淘宝上还有炒得很贵的珍藏版。”

白色的问题是前面板的玻璃和边框,中框,后面板的边框、中框是连着的,五个白连着是不具有量产性的。罗永浩坦言,白色版本一直到停产都是亏的。近期离职的CTO钱晨在T1生产之前就警告过“做出来和量产是两回事”,但罗永浩坚持认为能做出来就能量产,为解决后续陆续出现的产能问题,他曾连续在富士康廊坊工厂驻守了一个多月,亲自直接参与沟通工作,“这是新厂商很难躲掉的槛”。

2.千元机坚果过分追求完美

坚果发布后,罗永浩称,“妥协”是被媒体问到最多的问题之一,他认为一定程度上是思维定势所限,“一个立志做中高端手机的厂商,为了改善供应链状况,打开生产局面,培养软件系统的长期潜在用户,所以做了一个平价的子品牌,大家就都觉得是‘妥协’。”

罗永浩同时指出,一个立志做高性价比产品服务大众的企业发展进入瓶颈期,为了打开局面推出高价位的产品来增加收入,却没有人认为他们是‘妥协’。“可你要问这些人是不是贵就是不妥协,便宜就是妥协,他们又不会承认这个逻辑。”

不管怎样,坚果从发布会拖延事件开始命运就不是很顺利,根据罗永浩提到的,最终销量为近100万台,不及预期。老罗反思坚果的问题时表示,它比实际应该上市的时间晚了差不多半年。“这个行业里差不多千元机都是六个月一更新,比我的竞品晚了半年,我的产品没有指纹,我们上市两个月之后几乎所有机器都有指纹了。”而原因也很直接,过分追求细节完美,上市时间比较晚导致产品只好卖了两个多月,后面竞品都赶上了。

3.T2:误判形势,缺乏指纹,延期发布

延迟发布的不只是坚果手机,T2的延迟发布让锤子陷入更大的危机。

2015年12月底,T2如期面世。尽管罗永浩在台上的演讲使锤粉蠢蠢欲动,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T2的配置很难有强大的竞争力。

今年6月,锤子科技宣布,自6月18 日起,旗舰手机Smartisan T2 将全线降价。Smartisan T2的16GB、32GB 版本售价分别调整为 1799 元、1999 元。在不到7个月的销售期内,T2的降价幅度已达700元。

直到现在,罗永浩还对T2的全金属中框偏爱有加,并不止一次地提到过这样的技术对于创业公司十分困难。“大企业会有一个预研的部门去做,如果技术攻关都解决了就做,保证非预研的产品不延迟发布。我们还是对于产品过于有追求,还是由于一些判断上不够理智,不够有经验,不够成熟,所以会选择这样激进的方案,导致产品延迟了很久。”

并且,在指纹识别这一简单功能上,老罗判断失误了。十月份,基本上主流手机厂商的千元机都带有指纹识别,指纹对用户的使用习惯来说不算刚需,但“一旦这个东西有了再没有就不行”,T2没能成为锤子希望的爆款。

老罗在另一次访谈中提到过,延迟发布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研发太缺人了,硬件工程师之前只有一支团队,T1发布之后,按计划这支团队该回到办公室做T2,但T1出了问题,大多数骨干又跑回去救火。T1量产问题用了4个多月才解决,意味着T2晚了4个多月。

4.对手机系统的反思:没有过早地引入管理者,导致开发效率低下

 Smartisan OS(手机系统)方面的遗憾是没有早点引入非常专业开发的管理者,罗永浩提到,创作者是很多的,管理者没有早点引入,导致东西虽然做得特别特别特别的好,但是效率方面不是特别高。“说到OS早期研发阶段,比较遗憾是没有引入这方面的管理人才,创作一直都是很好的,但是在开发的流程,效率,方法论,我们领悟的是比较晚的,这是比较吃亏的”。

5.被迫减弱攻击性人格

锤子不缺新闻,缺的是或许是正面新闻。从T1发布之初和王自如的骂战开始,罗永浩在锤子科技的初期做过不少吸引眼球的事。老罗自称“攻击型人格”,但随着年纪变大,攻击性人格部分正在减弱,失去了一些锐气。对自己的定位,老罗也在逐渐清晰地认知:“你是一个普通的人,对方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挑衅你就打了,突然你成了武林中人,那个人向你挑衅的时候,你没有欲望收拾他,我现在是一个武林中人,你是一个不会武术的人,可能一个想法就是看他很激动,甚至抽搐,我的想法就是这位先生你好,您冷静一点,别伤着自己,他是一个心理变化。最后要不要跟对方打呢?很大程度上跟你定位自己和对方是什么人有关系。

我们确实能感受到这位手机品牌创始人身上的变化,两年以前他天不怕地不怕,誓做最好的高端机。经历几次失败之后,他明白要考虑的东西还有很多,言语之间也会放下身段,甚至会检讨自己之前和其他企业家的过节。坚果发布会上,罗永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雷军道歉,最近也为小米撑腰:“过去的几年里,我亲眼看着他们从单纯的只是追求性价比和销售数量,过程中,尤其是从米4开始,投入了很大的诚意,非常用心做非常好的产品。但是他们的努力并没有得到这个社会公正的回应和认可,大家还是不加了解,轻浮的评价小米这个品牌就是LOW,没有品牌和追求的,就是走一个量的,米5出来在产品上做的非常非常用心,远比早期是特别有追求的。

我希望作为一个同行,我希望他在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能够得到这个社会比较公正的认可。我很喜欢小米,这个社会在企业家做出好的事情的时候,希望大家一些公正的认可。”

或许罗永浩目前还不能算是真正成熟的企业家,或许T3的销量还是没达到预期,或许VR产品配置依旧不能说服用户。但这家企业不但没有倒下,反而越发壮大,积攒的经验从创始人口中毫无保留的贡献出来,并且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和你慢慢谈。这样的创始人不再是招黑体质,扭转自己的形象却需要很长时间。“如果锤子有一天倒闭了,那肯定是因为我,毫无疑问。”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