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
为什么创业公司总在挣扎求生?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04字)

2016-06-28 08:00:45 为什么创业公司总在挣扎求生?

创业始终不易,如今更该何去何从?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28日报道 (编译:小白)

注:即便是在资本充裕的过去几年里,创业依旧不易。如今资本紧张,未来创新又该何去何从?

留心观察一下近几年来美国各大城市的变化,你会发现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创业国度,这一切还得归功于成本下降和数码工具不断提高的可用性,以及轻而易举就能拿到的早期融资。我们正在经历经济学家口中的“寒武纪时代”,大量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制造了惊人数量的各种服务和产品”。

再举个例子,硅谷获得种子轮融资的创业公司数量,是2007年到2012年之间的两倍多。过去五年里,美国的风投资本总额达到了2380亿美元,有200多家估值在10亿以上的独角兽创企。

与此同时,很多经济学家却在强调另一个惨淡的事实:近几十年来,美国创业人数一直在减少。

正如经济学家Ian Hathaway和Robert Litan在2014年布鲁金斯学会文件中指出,1978年到2011年这段时间里,成立时间少于一年的美国公司百分比下降了近一半,尤其是在2007-2009的经济萧条期间,这个百分比急剧减少,随后恢复缓慢。根据美国商业部数据显示,自从2000年开始,由美国人创办的新公司数量迅速减少,同样地,在成立不到一年的企业里,美国员工的数量也在减少。

事实上,2013年这一年,美国的创业公司数量要少于1980年,而那时的人口数量远小于2013年。这种减少的趋势不仅只是因为美国人口的老龄化——如今在美国各个年龄段的创业意愿似乎都要弱于曾经。并且,Hathaway跟Litan还写道,这种衰退趋势“出现在美国经济的各个领域,甚至高科技行业也难以幸免”。

所以,美国人的冒险精神不在了吗?

并不是。

虽然新公司的数量的确是在减少,但其中减少的大部分公司都集中在经济学家所谓的“勉强存在”企业。这些“勉强存在”企业的创始人对创造大公司并无兴趣,他们的兴趣在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获得某种程度的经济独立,自己当老板避免跟上级打交道等等。而且近几年的数据也佐证了这类创业公司数量正在减少的事实,带着这种想法而创业的人正越来越少。

但是,新兴的公司中仍有一小部分在坚守着。

从创业之初,他们的目标就是成为大型企业。这些公司由“变革型”创业者主导——比如像杰夫·贝索斯、埃隆·马斯克一类——当我们谈起“创业公司”时,这样的公司才是我们真正想说的。这些公司代表了美国所有新兴企业中的一小部分。

但是从历史上个看,这些公司却创造了经济学家John Haltiwanger以及其他研究学者口中说的“不成比例的巨大贡献”,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事实上,Haltiwanger和其同僚所指的“高发展”公司(即职位年增加率在25%以上的公司)在所有公司中占据的比例只有15%,然而他们提供的就业机会却占了整体就业的一半左右。这些年轻公司跟老企业比起来,在产品研发上的投资比例也更多。

当我们试图弄清楚创业公司对经济和创新的影响时,这类高发展的公司至关重要。根据卡夫曼基金会五月发布的报告显示,近几年来,这类创业公司的数量正在增加。

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麻省理工经济学家Scott Stern和Jorge Guzman的最新研究同样发现,1988年到2014年之间,美国15个州的“高质量”创业公司数量从长期发展来看并无衰减。Stern和Guzman发现,这类创业公司都具备以下特点:努力想要成为高发展公司,比如注册专利等,以及公司不再以创始人名字命名。

所有这些研究数据告诉我们,此类创业公司形成的频率并没有下降——特别是在2014年,“企业增长潜力”有史以来第二高。在某些地区,比如旧金山湾区,不出意料地,高质量创业公司的形成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但是,有一个问题。Stern和Guzman发现,尽管高发展公司的活跃度比以往都要高,但这些公司的成功可能性却降低了。他们表示:“即便新奇创意的数量以及创新的潜力一直在增加,这些公司以有意义且系统化的规模扩张能力却在降低。”虽然埋下的优良种子与日俱增,依旧少有长成参天大树。

对于这种现象的发生,Stern和Guzman无解。

但是有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或可说明一二:市场现有企业的权力越来越大。我们可能会觉得,在我们如今所处的这个商业世界里,现有企业的主导地位总是岌岌可危,竞争优势相比过去越来越不堪一击。

在某些行业,确乎如此——例如,亚马逊改变了传统书报零售业,或者数字下载与流媒体颠覆了传统音乐产业。但是,Hathaway和Litan的文献同时指出,过去三十年来美国的产业正变得越来越集中,从而现有企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几乎涉及所有业务领域。即便在技术领域,上世纪90年代与如今的对比亦是相当惊人:在90年代,各个领域涌现大量竞争者抢夺市场份额;而如今即使是在Google/亚马逊/Facebook占主导地位的市场上这些幸存者似乎依旧泰然自若。

短期看来,这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Google、亚马逊还有Facebook,它们在产品研发上投入重金,在对追求探索性、突破性的远大项目深感兴趣的同时,对增量创新也同样有兴趣。并且,这些公司在招聘节奏上也一如既往地迅捷。

但是长远来看,美国的经济仍需要更多的创业公司实现飞跃式的高度发展,不仅因为它们在创造新就业机会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更因为它们极大地推动了技术创新。

举例来说,一份2010年的研究表明,现有企业更倾向于投资的研发方向在于探索现有技术和增量创新,而创业公司则更加关注新技术和关键创新。无独有偶,卡夫曼基金会早前发布的一份报告同样指出,新兴公司更“倾向于凭借尖端创新打入市场”。

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会希望未来的技术发展仰仗于掌握投资决策的大型现有企业。我们希望未来技术发展能够走出现有企业和创业公司构成的既有生态系统。过去一个世纪的美国经济曾是技术发展动力之一。为变革型创业者寻找有效促进竞争和创造机会的方法,是保证未来持续创新发展的关键。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