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
背靠Alphabet未必好乘凉!从万千宠爱到四处被喷,Nest未来将何去何从?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04字)

2016-06-15 背靠Alphabet未必好乘凉!从万千宠爱到四处被喷,Nest未来将何去何从?

被纳入Alphabet不等于就此安全,“亲兄弟”谷歌也拒绝与Nest进行合作。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15日报道(编译:堆堆)

Nest的首席执行官Tony Fadell尚未正式离职,但这似乎已成定局。

在宣布Fadell将会在Alphabet担任的顾问一职之后,Nest和Fadell都陷入了负面舆论之中。先前就有媒体曝出Nest有大批员工离职的消息,还有消息称谷歌在一些项目上也不愿和其进行合作。此外,Dropcam的联合创始人、已离职的Nest员工Greg Duffy也公然对Nest开炮。Nest旗下Revolv智能家居中心也将面临关闭的境况。

我们很难去判断将Fadell从Nest撤职的决定是否正确。在2014年1月被收购后,公司快速发展——从280名员工发展到了如今的1200名。第一年,它以5.55亿美元收购了网络摄像头生产商Dropcam,接着它又以未知数额收购了智能家居中心Revolv。Duffy表示Alphabet为Nest提供了近乎无限制的预算,最终Nest也像谷歌一样转移到了Alphabet公司旗下。

尽管资金投入不少,却回报甚微。Nest在被收购之前就已经推出了Nest Learning thermostat温控器以及Nest Protect烟雾探测器,但在收购之后这两款产品仅仅实现了小幅度的改进。收购Dropcam一年之后,Nest推出了Nest Cam——从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个换了名字的Dropcam。也就是说,在之后的两年半时间内,Nest员工人数翻了四倍,完成了一笔价值5亿美元的收购,可交出的成绩单却仅仅是小幅度的产品更新以及一个换了名字的产品。

被谷歌一再拒绝进行合作

实际上,将产品推向市场才是Nest面临的最大难题。如果你仔细研究过与Nest相关的报道,就会发现1200名员工忙于开发的产品都从未正式推出。

2015年,Nest发布了一则“Nest Audio Team”的招聘启事。该团队负责为Nest的产品设计声音产品蓝图。业内观察者推测他们正在开发一种智能蓝牙扬声器,但是谷歌已然凭借Google Home打败了Nest。Google Home类似于亚马逊的Echo,包括蓝牙扬声器以及语音助手应用。根据外媒报道,当时Nest曾提出合作的邀请,但被谷歌拒绝了。具体原因我们无从得知,但我们猜这也许与Nest在谷歌内部的名声有关。

该报道还揭露了Nest代号为Flintstone的家居安全系统,预计采用Nest的低能耗Thread互联标准。这套听上去就像是标准智能家居中心的系统包括两款正在开发的产品:一个叫Pinna的门禁传感器以及一个叫Keshi的存在感应器。这一项目的研发时间已超过三年,曾有报道表示该项目多次进行修改甚至被撤销。其中引用了多位现任员工以及前员工的言论,他们都认为Fadell是导致项目失败的罪魁祸首。原话是:“关于是否要推出智能家居中心以及如何进行设计的问题,Fadell总是摇摆不定。”

Flintstone项目可以看做是Nest跟不上谷歌速度的又一例证。据外媒报道,谷歌OnHub路由器的部分功能曾是该项目一度想要实现的。谷歌甚至在设备中配备了一部处于休眠状态的Thread无线电设备。谷歌这一次又没有等Nest,先行完成研发了。

Nest在接手Dropcam所有的项目之后均未实现任何进步。Dropcam曾开发过一个叫做Tabs的传感器产品,它可以检测人们开关门的动作。这款产品本定于2014年夏季问世,但是Nest为保护自己的Pinna门禁感应器,终止了Tabs的产品研发。外媒报道表示Nest认为Pinna可以超越Tabs。一年半过去了,Pinna也还未面世。Dropcam还曾计划开发户外版摄像头,同样遭到了Nest的否决。

即便根据Fadell自己的标准,谷歌的收购也未能帮助Nest发展起来。完成收购后,Fadell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这次收购的意义是什么。“对于我们来说,谷歌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走向世界。”Fadell回答,“我们计划将产品出口到96个国家,这是我们现今无法做到的。”之前Nest仅在三个国家出售产品。在加入谷歌的两年半后,Nest的销售业务范围仅仅增加了4个国家。

现有产品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曾有报道指出2014年的销售量远低于预期,2015年的销售目标也没有完成。

身后是Alphabet却声名狼藉

除了开发新产品遭遇困境以外,Nest还总是为自己的母公司制造公关危机。

2014年4月,在谷歌完成收购的几个月后,Nest暂停了旗下Protect烟雾探测器产品的销售。该产品的“挥手关闭警报(Nest Wave)”功能有可能会因为失火而被触发。2014年5月,在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的督促下,公司全面召回了所有产品。消费者可以选择通过升级来取消该功能亦或是直接获得130美元的退款。在取消了此功能之后,该烟雾探测器才重新上市。

我们很少见到雇员会公开批评自家产品。但在2015年2月,谷歌的员工(也是LiveJournal的创始人)Brad Fitzpatrick就这样做了。他在YouTube上分享了使用Nest烟雾探测器的糟糕体验。“不要买Nest的烟雾报警器。” Fitzpatrick在社交媒体上告诫网友,“它会误报,而且也无法暂停警报声。”该视频浏览量达50万且争相被几家新闻机构报道。

2016年3月,在一篇关于未来Nest产品的报道中提到Nest首席执行官Tony Fadell与前Dropcam首席执行官Greg Duffy之间的“纠纷”。Duffy辞职之前曾对Fadell说:“我认为你运营公司的方式如同暴君一样,这阻碍了公司的进步。”Fadell还曾公开辱骂Dropcam的员工,表示“他们与设想得完全不一样”以及“Dropcam不仅是一支小团队,更是一个缺乏经验的团队。”这里特别提一下,Dropcam比Nest还要早一年成立。

2016年4月,Nest宣布将关闭Revolv智能家居中心的支持系统。Revolv在2014年被Nest收购,集合了Z-Wave、Wi-Fi以及Insteon等功能。此前Nest从未开发出具有类似功能的产品,可最终消费者拿到的产品却是一个无法升级的价值300美元的板砖。一天后,Nest作出回应:它将和消费者合作协商,找到最佳的解决赔偿方案。近期Nest开始为购买Revolv的消费者提供了原价退款服务。

同样在四月,一位据称是Nest工程师的人在Reddit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公司已然“必死无疑”。这位工程师甚至描绘了Nest内部混乱的景象——员工睡在角落里,还会躲在洗手间里哭。有经验的工程师都知道这种环境是不利于公司发展的,因此他们是在为能力不足的员工做补救。且不论帖子是真是假,这都为Nest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Tony Fadell在四月的谷歌全体会议上对负面新闻作出了回应。不过会议进展并不顺利,据称会后谷歌员工在公司内部信息板上对Nest发表了一些无礼言论。

这家饱受争议的智能家居公司到底何去何从?

谷歌对于Nest的信心已达低谷,感觉就要放弃了。Alphabet的主要分部已经凭借着Google OnHub、Google Home这类产品进军了智能家居领域。那么Nest又将何去何从呢?Alphabet是否会挽救Nest呢?Nest会被出售吗?

接任Fadell职位的是Marwan Fawaz。Fawaz目前担任安全公司ADT的技术顾问,也许他的工作就是尽快推出Flintstone项目。有报道表示Alphabet已经向Nest施压,令其在今年推出Flintstone。

Fawaz曾在2012年主管摩托罗拉Home部门——专注机顶盒和线缆调制解调器。在他的管理下,部门最终以23.5亿美元的价格被Arris收购。在领英主页上,他对自己在摩托罗拉职位的描述是“处理与Arris之间的并购交易”。Fawaz自己的定位加上在Home部门仅持续六个月的任职期,这些都表明出售Home部门才是他的工作重心。

Fawaz会对Nest采取同样的策略吗?他是否会在Nest智能家居的门口插上一块“待售”的标牌呢?Fadell本人表示Alphabet进入了一个“财务紧缩时期”,公司计划进行一次子公司的清洗。机器人公司Boston Dynamics据报道将被出售,而由Andy Rubin一手建立的机器人部门也自身难保。那么Nest会被推上断头台吗?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