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
IDG资本熊晓鸽:医疗投资不能发横财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917字)

2016-05-19 IDG资本熊晓鸽:医疗投资不能发横财

熊晓鸽:把痛点变成爽点才是当下的创业者该做的。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19日报道(文/严雨程)

519日,新京报寻找创客举办了以“医疗创业的为与不为”为主题的圆桌讨论,会上IDG资本创始合伙人就当下的医疗领域创业的现状发表了演讲。

熊晓鸽分析了目前国内医疗健康行业发展现状,并指出了当下医疗健康领域创业的可能存在机会的具体方向。此外他还表示,医疗健康作为与公众利益和人道主义密切相关的行业,有些细分领域不能带有过重的风投模式的商业色彩,更应该积极开展具有公益性质的投资。

从大环境来说,中国的医疗健康领域是个巨大的市场。2013年,国内医疗健康市场规模接近2万亿元,而在2017年的时候市场规模将有望超过3万亿元,在此期间医疗健康行业将迎来高速发展。

另一方面,我国目前的医疗模式也在发生改变,具体来说就是从单一救治模式转变为“防-养治”的一体化模式。其中医疗服务行业类别的公司,即体检机构、养老服务、移动医疗等细分领域发展迅猛。

熊晓鸽还认为,目前中国社会老龄化现象加剧其实是未来医疗行业的刚需来源。由于医疗技术和卫生水平的进步,人类再上一个一百年把自己的平均寿命增加了20年,在下个世纪还有望在此基础上再增加20年。老年人相对年轻人身体素质较差,疾病出现的概率更大;而且较之年轻人,老年人对于自身的身体健康关注度会更高。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医疗健康行业是一个增量潜力巨大的市场。

另一方面,又有这样几种现实因素在驱动传统医疗和移动技术结合,共同构建互联网医疗新技术:智能手机普及、硬件设备发展,智能穿戴设备研发力度加大、大数据思维促进、BAT抢先抢占相关领域、大众对于生活品质不断提升,百姓更加注重健康。

“中国医疗行业发展潜力巨大:移动医疗将成为最出色的健康管理产品,关系到千家万户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产业潜力巨大。”熊晓鸽还给出了他心目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三个医疗健康细分领域,分别是:基因技术开发和研究、医疗器械、医疗服务。

他还分析表示,以下几个医疗健康行业的细分领域可能是在未来有着巨大潜力的(排名按潜力大小分先后列举):1、基因技术发展带来的医学技术革命。2、人工智能(AI)在医疗行业的应用。3、可穿戴设备的技术的进一步开发。4、慢性病监测,管理平台及服务。5、专业科别的专业服务:脑,骨,眼,口腔等。6、其他服务:保险

此外,他还对一些在医疗健康领域创业的创业公司表示,医疗健康相关的创业公司(尤指研究癌症等专科疾病或研发新型诊疗技术)应该低调形式,闷头做研究,不要做掺和过多的企业宣传。

在演讲的最后,熊晓鸽还对各大投资机构及投资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医疗投资不能发横财。”

 

以下为熊晓鸽演讲实录(为不影响阅读,猎云网稍作编辑处理):

 

熊晓鸽:大家下午好!

现在我来谈一下医疗,过去大家对我们IDG(的认知是)在互联网方面的投资比较熟悉,对我们在医疗方面的投资不熟悉。其实刚才在前面接受采访,我说可能这里面对关注医疗,关注的最早的就是我,为什么呢?因为我爷爷就是一名中医,我奶奶家里面也是医生的世家,都是做大夫的。我很小就受到他们很多的熏陶。

另外,我做投资了以后,才发现医疗行业是一个巨大的行业,医疗在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我们在1997年的时候跟美国一个出版集团赫斯特合资,一起引进了消费类的杂志,但是赫斯特有一个很重要的业务,就是医疗数据方面的管理服务。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才知道在美国医疗行业里有很多机会,尤其是在2B方面有很多机会。可是目前在中国看来,我们现在提供的这种服务2B的比较少,2C的比较多,都是对个人的。

为什么谈到这个呢?大家都在谈一句话,羊毛出在猪身上。其实我看我们现在的服务所出现的一些问题,刚才戴社长说到的一些问题,其实我们的羊毛大部分还是出在羊身上,羊是谁呢?就是病人。病人出了钱,尤其病得很厉害的时候,刚才别人还在问我,当乔布斯发现他得了癌的时候,他花很多钱去研究这个东西,到那个时候就晚了。他有再多的钱,也没有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另外一点,刚才谈到挂号,要排那么长时间的队,我们挂号是干嘛呢?挂号无非就是要找到你觉得在外面说他是很权威的医生、专家,要买到他的那一段时间。因为医生这个活儿是个很传统的活儿,医生跟我们每个人是一样的,一天只有24小时,他也有衣食住行刚性需求,他用在上班的时间只有那么多,就是看病的时间。可是真正好的大夫、很厉害的大夫他的时间是定额的,不可能再增加的。所以供求关系(的不平衡)就造成了出现黄牛等等(问题),即使花了很多钱还不能买到他(医生)的时间,这是不是悲剧呢?

另外一点,我又看到我们中国的(医疗)市场上出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培养一个医学的学生要比一般的本科生多读很长时间,而且每培养一个大夫的时间也很长,出来之后还要(跟着老医生)做两年的大夫,才能自己看病。结果大部分大夫(学)出来之后不做大夫,去干什么呢?去卖药了、卖设备了,跟看病没有关系。但是他带来的是什么呢?推销产品,推销产品为什么要大夫呢?因为他读过医学院,当然知识还是很重要的,带来了所谓的信任。因为你读过医学院,病人一听到这个医学院,就觉得肃然起敬。

我家乡在湖南湘潭,湖南有一个最有名的医学院是湘雅医学院,193几年耶鲁的医学院和湖南共建的,上次也有大学的校长说,我们湖南人知道的美国一个最有名的大学不是哈佛,而是耶鲁。那个时候就在想,只要是湘雅医学院毕业的医生或者大夫,当你病了的时候,你知道到湘雅医学院看病,就简直是得救了似的感觉。结果不是这样的,我们碰到很多很多例子。

这说明什么呢?作为投资者来讲,重要的点是发现痛点,找出解决方案。可是在整个健康产业链里,有很多的痛点需要我们去解决,而解决的方案的提出,还有创业者提出方案,怎么样普及下去,这正好就是我们投资的机会。这就是我转了半天,说到这一点,机会在什么地方。

(这张图展示的是)我国医疗卫生费用占GDP比重。有一些统计没有统计进去,比如现在大家说得比较热的莆田系医院等的费用是不是算到这里面了,也许没有算进去。这还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同时,我们中国人口最多,老龄化也在加剧。(不过)有可能未来会(对年轻分层的标准)做一些调整,因为按联合国最新的年龄的分层,65岁以前都叫青年,这是新的说法,大家也愿意这么认为。尤其到了60岁要退休的人可能更高兴,尤其是当官的,可以多干五年。然后,65岁到80岁叫中年,80岁以后才叫老年。也许(听起来有点)过于理想主义。这说明什么呢?因为医疗设备、药品和服务的进步,人类在上一个一百年,已经把我们平均寿命增加了20年。(而)最新的预测(显示),在21世纪有可能再提高20年。所以说老龄社会按这个来说,还会越来越多。

从我们投资的角度来讲,这个市场会更大,因为什么呢?越老病就越多,就越在这方面需要投入。对有钱人来讲,越老一点,钱才更多,更想长寿,这时候更舍得花钱。这倒是个好事情。

我们中国现在在医疗方面的投资(机会)非常多。现在跟手机有关的提供种种医疗信息、还有大夫上门等等服务都非常多,主要原因就是手机等移动终端的发展。比尔·盖茨(曾)说:“信息都在你手指之下。”而我们现在信息都在手掌之中,你要找什么大夫都很容易,但是能不能找到真正好的大夫,而不是被人家误导的。这都是我们可能投资的机会。但是这种投资的机会里,我就在想在中国来讲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智能手机的用户,还在继续发展。同时也在继续国际化,比如我们的华为、小米都在走向全世界。中国的旅游游客也成为全世界最多的游客市场,到各个地方都有可能生病,每一个地方每时每刻可能都需要医疗的种种服务。所以本身移动互联网的技术的普及,(能够)使得我们的想象和我们的服务确确实实的是插上了翅膀,可以飞到全世界任何地方去,同时服务也可以(飞)到这些地方去。

那么我们怎么样抓住这种机会,能够抓在你的手里,让你这个创业者逮住这个机会呢,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在这几个领域里,我们认为都有投资和创业的机会,只是说你能不能找到痛点,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来。我过去一直在说,在我们这个时代,是要把这种痛点变成爽点,大家既花了钱,同时得到了应有的服务,解决你的问题,变成一个爽点,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如果说从投资(角度)来讲,我们列一个单子,重点我是按照123456排下来的。为什么我把基因技术发展带来的医学技术革命放在第一位呢?大家要知道我们现在所采用的技术,在过去的几年中,颠覆性的几乎没有,没有说哪一种技术解决了癌症。但是我们在这些检测的手段上进步得很快。药品方面,传统的化学药品、生物药品没有特别大的改变,没有颠覆性的改变。医院手段更新了一点,无非是说过去是黑白的,现在可以看彩色的,过去清晰度不够,现在更清晰。做一些手术没有那么痛苦,东西更小了,看得更细了。比如过去做直肠镜的检查,痛得要死,现在有很多方便的手法了。

我认为在比较近的未来,能够出现基因技术带来的医学技术革命,可能出现在这方面。比如前段时间炒得很热的,用猪的肾来代替人的肾(这种技术)。因为肾移植很麻烦,还有异体排斥等等(问题),还有换肝(也是一样)等等。(所以)可能会有突破,好像也不太远了。在这方面我认为是比较重要的能够带来突破的,但是也有一定的风险。(还有对)时间的把握,我们也投了几个公司在专门攻克癌症,已经投了很多年,这些专家都很了不起,但是还是埋头苦干。我说既然投了这个,就别乱吱声,别到外面乱忽悠,就是科研人员认真做。我们投了几个这样的公司,我和我们同事的要求是,千万不要到外面去做广告,就好好做研究。

另外还有人工智能等等,还有可穿戴设备等等。其他的几个应该都算是服务,比如美容也好,口腔也好,都是一种服务,使得大家更开心、更漂亮,不是颠覆性的突破的机会。(所以)咱们这些创客们要做选择,你觉得你的长项在哪。当然投资的风险大,时间也长,但是如果你成功了以后,回报可能会吓死人。所以做创客,一定要对你的能力和知识背景进行评估。

还有一点,我认为我们现在国内创业(氛围)当然非常好: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看到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而这种模式上的创新很了不起,但是有毛病的一点是,它没有门槛。没有技术门槛的话,就比较容易被人复制,这样也不太敢投。如果只是钱多就能够复制的话,那钱多的人有的是,银行的钱最多。当然上市公司的钱比我们还多。复制起来,咱们做投资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了。所以这一点也需要大家注意。

最后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投的什么东西。第一个是九安,九安是做血压计的,在天津。他们目前是全世界第二大血压方面测量技术方面的提供商,我们最早介绍它进入美国沃尔玛市场,跟apple一起,采用他们的ihealth,取得很大的成功。康辉是在常州,是做人造故关节的,在美国上市,后来被并购,也取得了很大的回报。

还有其他的公司和医院,爱微白是做牙齿美容的,中国很多四环素牙比较多,做演员都希望自己有很好的白牙。美国对牙的保健会比较好,你在美国的公司工作,每年两次洗牙,小孩到了一定的时候,都会给你正牙等等,保护得都比较好。但是要想特别好看,牙齿很整齐,还需要做一些整理。所以在美国的电影演员那么漂亮,基本上牙都经过处理了,但是非常贵,要做得完美的话,成本大概要12万美元以上,就可以在美国买一辆奔驰车了。我经常开玩笑说,他们很漂亮的牙就是含了一辆奔驰车在嘴里。我们投爱微白,它的技术是比利时的技术,非常好,不要那么贵的车,可能比较起来的话,就是国内的很便宜的汽车的价钱,效果也非常好,所以我做一下广告。

(当然)其他的投资也很多,我们还投了一些基因药的公司,我没有在这里列出来,我不想强调他们,就是希望他们埋头在那里悄悄干,争取把基因的技术尽快开发出来,推向市场。

最后一点,我们(做医疗健康)考虑(的是)长期的投入。IDG董事长两年前过世了,他原来在麻省理工读生物技术,后来又做计算机技术等等,(再后来)他捐了3.5亿美元给麻省理工学院,搞了一个脑科学研究院。(还记得)2004年的时候因为一个研究员的研究成果得了诺贝尔奖,(者)是他这一辈子最得意、最成功的事情。(但是做)这个不赚钱,完全是非盈利的事情。他跟我谈,当时想(把这个项目)引到亚洲,日本(有)好几个大学拼命在争,我说到中国去做最好,因为中国得人脑疾病是非常多的,因为越到现在这个社会,我们所知道的很多的病其实来自于大脑。中国人有一句话,刚才戴社长说到健康的行业和快乐的行业,你没有健康的话,就不可能快乐。所以你要是哪个地方有病,头脑反映在最前面,所以非常有关系。你发现有的人有抑郁症等等,一定是有问题。中国古时候说,笑一笑,十年少,非常有道理。我经常喜欢笑,还是有道理的,这是跟我奶奶学的。

他跟我说,我个人对脑科学是非常重视的,很重要一点是,我在大学毕业前一年的时候,我母亲突然得了轻微的脑溢血,在医院里待了一年多,后来过世了。在那时候我看了很多脑科学方面的书,脑神经内外科等等,还跟医院的几个大夫专家写过信,他们也给我回过信。那是非常轻微的脑溢血,在现在来说不可能过世,是因为看不清脑子里面是什么情况。而通过现在的技术,哪个地方出血,脑神经什么问题,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觉得(这个研究项目)特别好,(所以)我个人也投了一些钱在里面。

这个图是当年刘延东国务委员带了九个部长副部长到哪里访问参观,那个女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院长,男的是脑科学研究院的院长,他现在也在江苏台《最强大脑》当评委。我们在清华、北大、北师大各搞了一个脑科学研究院。这位是清华成立一百年的时候,在深圳去拜会了朱总理,当年的演讲是我们IDG安排的,所以非常熟悉,麦先生夫妇当场决定给清华捐建一个研究院,当时施一公在那边管,北大是饶毅在那边当主任。现在已经运作了快四年了,非常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那一位是在深圳搞了也是跟他们共建的事情。这都是完全公益的,我们每年大概都要捐100多万以上,准备第一期做十年。

我跟大家分享这个是因为,还有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疾病,需要长期做投资。但是不能用商业的风险投资来做,必须是公益的钱来做。能开发出一些很好的技术和我们不知道的技术,来改变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甚至生活习惯。北师大那个是对教育儿童的认知,大家都有孩子,关心孩子会怎么样,因为现在认知科学很重要,大家每个人都很聪明,每个人都在玩电脑,但是他出现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他玩多了以后,这个孩子以后不太会跟人打交道,他更多的欢乐在电脑上。你会发现我们很担心这一点,有一位研究院的朋友说我孩子得了孤独症,打开电脑非常高兴,离开电脑就像傻子似的,可能会出现IQ很高,EQ很低,那以后他不会跟人打交道,我都担心他以后找对象怎么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

今天早晨我在跑步机上看了一个事情,有一个人登珠穆朗玛峰,不幸身亡,然后就很多人说这个人多么了不起。就谈到夏尔巴族人,他们生活在那个地方,可以给大家做向导。有一个人爬了27次珠穆朗玛峰,他们家几代人都在干这个事情。说夏尔巴人创造了三个纪录。第一个纪录,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次是最多的。第二个纪录,缺氧的情况下登山纪录是最多的。第三是登山死亡的人数最多。在缺氧的情况下,其实是加速脑细胞的死亡的,死亡的越快,有可能出现老年痴呆症,就是脑细胞死亡速度过快造成的。在缺氧的话,会促使更多脑细胞死亡。

(其实)我在想,企业家登山是可以的,但是不要爬太高的山,尤其是不要去爬珠穆朗玛峰。第一,风险很大。第二,对你的公司不一定有什么好的作用。如果缺氧的话,你真死了,可能很多股民也不愿意,也会造成很大损失。所以你们不妨统计一下,可以登山,但是缺氧的话还是不太好。另外他们还有个统计,说登过珠穆朗玛峰的很多人的生意并不一定像他一样达到了高峰。确实,你获得的知识会使你改变你的习惯。你可以去登山,但是你为什么去登这个山呢?还要夏尔巴人陪着你(说不定他还会死),他也不愿意去死,但是没有办法,他以这个为生。

我想起了我前不久看了VR,别人给我展示的是登上珠穆朗玛峰的VR,我在办公室,我觉得特好,就好像我也爬上去了,我在办公室,好像一脚踩到了雪上。但是我们家人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的感觉是一览众山小。和健康相关的很多东西可能会产生更多投资的机会。

总之,大健康领域有很多投资的机会,同时这种投资不仅是说我们投资人挣到钱,我们的创业者找到了创业的机会,最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为社会整个健康的产业里面的很多痛点找到了解决的方案,把它变成了爽点。祝大家在这个过程中身体健康、健康、快乐!谢谢大家!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