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Google后宫频频“起火”:那些不省心的收购到底伤透了谁的心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107字)

2016-04-03 Google后宫频频“起火”:那些不省心的收购到底伤透了谁的心

曾经情人眼里出西施,现在互看不顺眼......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月3日报道 (文/小白)

让我们来估算一下,从2001年到2015年,Google一共收购了180多家公司,花了大约280多亿美元。通过这些收购,一方面Google的业务可以说渗透到了方方面面,另一方面这些收购也给Google整了不少幺蛾子。从外界来看,Google的这些收购中有三分之一最后以失败告终。毕竟,收购这事,没那么简单。昔日耳鬓厮磨,最后两不相见也是常有的事儿。

尽管十几年来,Google早已看开,甚至还形成了自己的收购失败哲学,但是最近接二连三地闹矛盾Google心里也是苦啊,最近比较烦,比较烦……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不如今天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就来带大家看看哪些收购伤透了Google的心。

1. Nest:麻烦越惹越多,再也爱不起来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1

2014年初,Google用32亿美元买下了Nest Labs。那时Nest浑身散发着金光,智能恒温调节器和烟雾报警器在市场上广受欢迎。人们普遍认为此次收购尽管昂贵,但前途一片光明。眼看着苹果的智能家居日渐发展壮大,Google买下这家智能家居创业公司,构建自己的物联网生态系统,决心跟苹果一较高下。

那时候的Larry Page可自信了:“他们正在生产非常棒的产品,比如可以节约能源的温度调节器还有保护家庭安全的烟雾报警器等等,我们希望在未来可以为世界上更多家庭带来更美好的体验!”

然而事实证明,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两年半后的今天,Nest状况频发。首先是收入没有达到预期。32亿美元收购来的公司,去年收入才3.4亿美元,Google很失望。其次,Nest的首席执行官Tony Fadell的管理方式似乎大有问题,越来越多的员工乃至高管选择离开公司,造成了极大的人才流失。Nest的新产品开发也不尽如人意。

这些都还不算个事。罪状列列有一大把......

Nest还搞砸了对Dropcam的收购,把后者公司联合创始人气得跳脚……

Nest还打算报复因Google拒绝其参与秘密智能音响产品的开发,跟亚马逊Echo合作……

Nest还将面临进一步的人才流失,因为当初设定的期权兑现期限现在快到了……

顶着第二昂贵的收购案例,Nest的胡闹让Google伤透了脑筋。不管Google是否愿意承认,这次收购显然是一个错误。

Google:我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局。心累!

分手时间:未分,矛盾激化中……

2. Dropcam:把公司卖给你们,我真是瞎了眼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2

2014年6月刚被Google收购的Nest在Google的推动下以5.5亿美元收购了网络摄像头创业公司Dropcam。

这家公司的监控摄像头常居亚马逊同类别下销量第一名,最近又开始在苹果和百思买零售店发展销售业务。在被收购之前,公司已经获得一轮4800万美元融资。那时,Dropcam正处在发展的巅峰时期,创造了无数销售奇迹,亚马逊也给予它4.5星好评。

Nest的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副总监Rogers对Dropcam更是赞赏有加,“整个团队训练有素,我们也很欣赏他们的产品。我们两家公司都是一开始就会考虑到客户的整体体验。我们希望帮助离家的客户时刻与家庭保持互联状态。”

转折来了:Dropcam联合创始人Greg Duffy怒称当时的并购是自己错误的决定。

当Fadell称Dropcam只不过是一个小规模且经验不足的团队时,已经离职的Duffy愤然反击。他指出Fadell的管理方式有问题,自从收购后公司有近一半的员工已经离职,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能力得不到完全的发挥(其中也包括Duffy自己)。不仅Dropcam的员工觉得如此,其他Nest的员工也同样感到沮丧。

最后Duffy直言,Dropcam被收购时正处于鼎盛时期,事实上大多数员工都反对并购。“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但是Nest业绩不佳的这个锅我们绝对不背。”

另一方面,Fadell表示我本来也不想收购的,是Google极力在推动。(求此时Larry Page心理阴影面积。)

Google:都是我的错,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亲自照顾你。

分手时间:未分,Dropcam的员工已半数离开,包括联合创始人。

3. Boston Dynamic:老大走了我们成没人要的孩子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3

Boston Dynamic,也叫波士顿动力公司,是一家工程机器人设计公司。这家公司最出名的产品要数“BigDog”,这是一个有四只脚可以像狗一样行走的大型机器人,能够自己保持平衡,在多种地形导航。

2013年12月波士顿动力公司被Google下面的Google X以5亿美元收购,之后由Andy Rubin接管。同时,Google也收购了几家其他机器人公司,本意是把这些不同公司的机器人工程师放到一个名为Replicant的项目中,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之前实现消费型机器人的生产研发。项目创始人正是Andy Rubin。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有关Altas机器人的视频似乎成了最终导火索,让Alphabet重组后的Google母公司)决定卖掉波士顿动力公司。

早在视频发布之前,波士顿动力公司的工程师与Google的工程师合作一直不太顺利。当Replicant的创始人Andy Rubin离开Google后,这些由多个收购公司组成的机器人开发小组顿时群龙无首,合作矛盾愈演愈烈。Google对波士顿动力公司的不满大概就从这时候开始了。

另外更加重要的一点是,Alphabet的高管层认为波士顿动力公司在未来几年内实现可观盈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Altas机器人视频一发布,本就让人有点渗得慌的智能机器人让Google更加看不顺眼波士顿动力公司。正所谓,心里没有你,做什么都是错。

Google:不赚钱还脾气臭,分手没商量。

分手时间:待定,正打算出售中……

4. Motorola Mobility:买椟还珠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4

 

Motorola Mobility,也叫摩托罗拉移动公司,2011年1月份从摩托罗拉公司分离成为独立的一家公司,主要生产智能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7个月后,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被Google以125亿美元天价收购,成为Google收购史上最昂贵的一笔收购。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此次收购可以让Google更好地进军手机制造业,两家公司合作能够带动移动计算领域的创新,消费者可以用更优惠的价格买到更好的手机。此外,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组合也能为Android系统起到保护作用。

但是仅过了三年,Google就以29亿美元的低价把摩托罗拉移动卖给了联想公司

喜新厌旧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还是这么亏本的买卖,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至于Google为什么这么做呢,有人给出了5点分析:

1. 稳定Android生态系统,让尽可能多的手机搭载Android系统;

2. Google其实只想要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组合,而不是其制造业;

3. 买下摩托罗拉移动后,可能会给其他移动设备制造商造成与之竞争的误会,从而流失Android系统的使用率;

4. 摩托罗拉移动不赚钱反亏损;

5. 卖掉摩托罗拉移动后Google可以安心地只做操作系统。

尽管后来Google表示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其实是为了买下他们的专利组合和技术人才,如果真只是一笔专利买卖的话,也不至于后来这么“跳楼价”转卖吧?

说到底,还是Google当初既想做移动设备又想发展Android系统,最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只能牺牲摩托罗拉移动罢了。

Google打脸这种事,我会干

分手时间2014年1月

5. dMarc Broadcasting:互看不顺眼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5

dMarc Broadcasting是一家电台广告公司,创始人是Chad和Ryan Steelberg俩兄弟。2006年1月份,Google以约1.2亿美元价格买下这家公司,助力广告业务从互联网进军到其他媒体领域。

收购前,这家成立三年的电台广告公司已经拥有自动将广告传送到电台,并在电台运行期间安排播放时间和跟踪效果的技术。但是Google希望能再往前发展一步:自动定价。于是俩家公司的合作开始了。

不幸的是,Steelberg俩兄弟跟Google显然八字不合,合作还没到一年就闹翻了。

尽管双方都想创造奇迹重塑传统媒体,但是dMarc Broadcasting的俩创始人跟Google的理念却截然不同。

比如,dMarc的团队主张在市场上推进广告拍卖的概念,并制定电台广告常用的固定价格套餐和折扣模式,Google不同意;dMarc要求新增50名员工,Google只同意再招7名左右销售员,还拒绝了Steelberg俩兄弟推荐的候选人。2007年2月份矛盾进一步激化,俩兄弟招呼不打一声就离开了Google。

到这个时候,dMarc Broadcasting的收购其实已经宣告失败。只不过后来Google又强撑了一年多,最后还是关闭了整个电台广告业务,其中也包括dMarc Broadcasting。

Google:都是我的错,没能给你想要的自由。

分手时间2007年dMarc Broadcasting创始人离职,2009年项目关闭。

6. Dodgeball:曾经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给Google点蜡那些不省心的收购伤透我的心-图6

Dodgeball是一家基于定位的社交网络创业公司,通过手机短信帮助人们寻找聊天好友。2005年5月份的时候Google向这家社交网络创业公司拋出了橄榄枝,具体的收购价格一直没有公布。

“没有人真正理解我们要做什么——直到Google的出现。”当时公司是这么评价收购的。

成为Google的一部分后,公司希望能获得资金来自己发展业务和开发新功能。

结果证明一切不过是Dodgeball一厢情愿罢了。

Google眼里根本没有这个小小的社交网络公司。公司联合创始人Dennis Crowley后来回忆说,“Google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支持Dodgeball的发展,也不愿投入充分的技术资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竞争对手超越我们。”

无奈之下,Dodgeball的两位创始人Dennis Crowley和Alex Rainert于2007年离开了Google。

离开Google后的Dennis Crowley继而又与其他人联合创办了Foursquare,一个与Dodgeball相似但用户体验更完美的社交网络服务。

此时再被问及对Foursquare的看法时,当时的Google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对Dodgeball和两位创始人大加赞扬了一番。

再反观Google自己在定位社交网络这一块的努力和成果,当初它对Dodgeball的无视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Google:一不小心队友变对手。

分手时间:2007年创始人离职,2009年停止Dodgeball运行。

收购不容易,且行且珍惜。但愿重组后的Google在Alphabet母公司的管理下,收购能更谨慎更顺利,少一些幺蛾子,“感情”不再那么曲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