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为何当硅谷科技泡沫爆发时,DoorDash仍能获1.27亿美元C轮投资?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40字)

2016-03-23 12:45:11 为何当硅谷科技泡沫爆发时,DoorDash仍能获1.27亿美元C轮投资?

和其他创企相比,DoorDash俨然是个十足的幸运儿。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3月23日报道(编译:蔡妙娴)

Tony Xu说,2015年是他们打闪电战的一年。

这位31岁的男人是DoorDash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该公司将食品外卖服务发展到了全国,在11个月内,其市场从3个扩大到了22个,公司员工数量翻了两番,还搬进了闪亮的旧金山新办公室。但是3年前,DoorDash还只是斯坦福大学宿舍里的一个小想法,而如今,它已经是一家估值7亿美元的大型创企。

从众多角度来讲,DoorDash都是一家出色的公司,包括融资:该公司于昨日宣布,已在 C轮融资中成功获得1.27亿美元资金,投资方为硅谷顶级风投公司红杉资本、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和Khosla Ventures。外界看他们可能会觉得他们获得融资轻而易举,却忘记了当他们在准备融资时,科技泡沫刚好发生。

“我们为融资时刻做好了准备,但融资和市场变化不一样,”Xu说。“我们的市场存在太多恐慌,再多谨慎也不为过。”

尽管DoorDash此次融资金额颇高,但其投资人仍然表示,该公司在进军全国后,价值反而有所缩水。此轮融资后,DoorDash等股票价格为每股23.94美元,较一年前B轮融资时的股票价格出现了16%的下跌。《华尔街日报》于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DoorDash曾试图将公司价值拉升到10亿美元,但最终因为缺乏支持而失败。

DoorDash及其投资人否认他们曾追求进入独角兽俱乐部,但他们也默认市场对高增长创企的态度转变让他们受伤许多。

“许多公司,不只是独角兽们,在新一轮估值都出现了公司估值下跌的情况,”Y Combinator旗下 Continuity Fund的主管,同时也是DoorDash最新轮融资的投资人Ali Rowghani说道。“一两年前,很多公司还能融到xx资金,现在他们只能融到3/4。”

去年11月起,DoorDash开始发起目标1亿美元的新融资轮。首先参与投资的是红杉,其合伙人 Alfred Lin自2014年5月起就已经是DoorDash董事会的一员。Lin和Xu为融资轮殚精竭虑,但成功之路坎坷众多。

“按需行业在两年前还是炙手可热的香馍馍,但随着该领域公司越来越多,现在很多人听到它都唯恐避之不及。”Lin说。

在市场上出现众多“xx领域的Uber”现象之后,许多硅谷投资人都已经对投资这一领域失去了兴趣。依靠独立合同工起家的家庭清洁服务创企Homejoy在一年内筹集到了4000万美元,却于去年7月暗暗倒闭;出行共享服务创企Sidecar曾融资3500万美元,于2015年8月突然进军外卖行业,最终在年底之前关门大吉;融资1350万美元的食品外卖平台SpoonRocket也已于一周前停止了服务。

DoorDash的Xu表示,我们还会看到更多创企的倒台。“这个行业已经被过度投资了,许多公司拿了钱,却没能实现自己的承诺,靠着抄袭其它行业的模式存活,这种做法一开始就注定要垮台。”

Tony-Xu-Twitter-2-copy

Xu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坚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确、可持续的,虽然我们从该公司的股票上看不出来他为何如此自信。

不论如何,DoorDash的此轮融资向我们展现了一件事,即:在纷纷扰扰的外卖市场,他们拥有着积极稳健的现金流。DoorDash的用户每月平均要在其平台上花费125美元,但他们的平台上具体有多少用户,DoorDash并未对外界透露。

从在斯坦福的宿舍里提出想法,到四位合伙人亲自派送前200笔订单,DoorDash已经在发展的道路上走了很远了。

和Palo Alto Delivery一样,DoorDash从当地餐馆中运出食物,送给哪些饥肠辘辘的大学学生。直至今日,他们的运营模式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用户从DoorDash的应用中选择开门的餐厅下单,之后独立合同工根据订单取餐,派送给用户。DoorDash的盈利包括两方面,一是一定的外卖费,二是根据餐馆的具体情况,按食物项目加收一定利润。

外卖行业确实潜力巨大,但也存在两大挑战:单位经济和竞争。

为了解决单位经济的问题,DoorDash对其算法进行了改进,确保外卖员送餐更有效率;而第二个问题,也就是竞争问题,却正是许多投资人拒绝参与其 C轮融资的原因。

外卖行业的竞争对手不少,DoorDash需要与Postmates、Caviar (已被Square收购), Eat24 (已被Yelp收购),餐饮预订领导品牌GrubHub等公司厮杀,而不久之前,Uber刚刚推出旗下外卖应用UberEats,以后外卖行业的竞争会如何惨烈,我们似乎已经有了概念。

GrubHub的CEO Matt Maloney曾公开表示,外卖行业缺乏一个真正的领导公司。他说:“业内人士大眼瞪小眼,一个个鬼哭狼嚎,就算我刚刚融资1亿美元,我也只能存活12个月啊,因为用户每下一个订单,我就得往外撒钱啊。”

当众多投资人考虑要不要投资DoorDash时,他们的脑海中飘过了和Matt Maloney一样的想法。

DoorDash于去年11、12月开始融资演说,尽管那时临近佳节,但欢乐的气氛丝毫没有助他们一臂之力。Xu表示,风投资本家们最终还是要对他们进行全面审查的,考虑时间也会比较长,之前的两次融资皆是如此。

“投资人们从不当面对你说‘no’,这一点我们都知道。静心等待投资人的答复,这点耐心我们还是要有的。”Xu说道。

1

尽管创始人们信心受挫,但投资人们却对此次的市场调整颇为欣喜。

“一两年前,业绩突出、备受欢迎的公司做决定时总是会面对巨大的压力,”Khosla Ventures的合伙人Keith Rabois说道。“以前我考虑要不要投资一家公司时,大约只会花1-7天的时间,现在总要花一周以上,甚至一个月的时间。”

2016年公共市场的冷却也说明了这个问题。从新年第一天到2月10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降了15%,科技股受挫最重。LinkedIn的股价于一天之内下跌了40%,Tableau则更严重,下降幅度达到50%。

2月初,DoorDash终于完成了它的融资轮。原投资人Khosla和Kleiner Perkins加入了红杉,而他们也是此轮融资的最大贡献人,DoorDash 的孵化公司Y Combinator则从其成长基金中欣然拨出了一笔款子。最终,DoorDash获得了一位新投资人的加入,该投资人为英国的Wellcome Trust,同时也隶属于红杉。

尽管股价不尽如人意,但作为一个融资后估值7亿美元的创企,DoorDash仍然不可小视——虽然它的价值较去年已经有所缩水。而对DoorDash来说,1.27亿美元足够他们开辟更多新市场,并对现有市场进行深入开发。和其他创企相比,DoorDash已经是个十足的幸运儿了。

“现在董事会的标准都变高了,”Rabois说,“要是有任何一点没有达到要求,任何小事没有精益求精,那么投资人们想收回他们的钱恐怕会很难。”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