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谷歌花费32亿美金收购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最近遇到了点麻烦事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644字)

2016-02-18 谷歌花费32亿美金收购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最近遇到了点麻烦事

很多用户依然在观望苹果公司在未来的智能家居市场上如何发展。

猎云网2月18日报道(编译:小马)

每个周四的下午,Google都会举办名为“TGIF(Thank Goodness It’s Friday)”的会议,邀请员工向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拉里·佩奇(Larry Page)或者新任CEO Sundar Pichai提问。

在2015年初的一个星期四,一位Google员工问到,为什么在Nest的员工曾被要求连续数月在周末加班。Nest是一家在智能家居业兴起的初创公司,被Google在2014年以32亿美金收购。Nest的创始人之一,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回答了这个问题。罗杰斯解释到,这只是在棘手无比的硬件产品创建过程中有时会遇到的情况。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招来了很多员工的不满。

一位Nest前员工向Business Insider抱怨道:“他既不承认这是处在一种糟糕的状态中,也没有承担起责任。当你要求你的手下在周末继续工作的时候,这不是员工的问题而是高层管理者们的错。”

三位Nest的前员工在描述Nest核心文化的时候提到了同样的轶闻——因为不切实际的期限和分级管理结构,总是会出现这种所谓的“关键时刻”。

Nest智能家居公司结构一直被吹捧成设计Alphabet公司的典范,其中附属公司依靠自己的CEO和流程自主经营。但是自从两年前被Google收购之后,Nest的发展轨迹却让人不得不怀疑起它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从和许多曾在Nest工作过的员工交谈中得知,在智能家居市场上,Nest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初创公司,但同时它也面临一连串的诸如产品问题、员工离职、组织散漫等难题。

Nest对此拒绝发表评论。

图一

产品断供和产品故障

Nest销售三种产品:智能温控器,智能消防警报和智能相机。2014年的夏天,在以5.5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初创公司Dropcam之后,这些产品正式开始投产。

尽管每样产品在亚马逊上都有自己的评分——相机、温控器和烟雾报警器分别是3.9、4.5和4.6,这些产品同时也面临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的评价。

最近,一些温控器的用户遭遇了半夜被冻醒的不愉快经历。而在不久前的9月,智能相机的用户遭遇了服务中断的情况,这对依靠设备来监控幼儿活动的父母来说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这也是去年发生的第三起主要产品故障事件。

尽管目前还没有看到有关烟雾报警器的故障问题,但人们依然记得一年前Google员工因受够了烟雾报警器信号误报而上传病毒视频的事件,最后这些产品不得不被Google召回。

此外,根据Fortune 网站的Stacey Higginbotham 报道,Nest也一直遭遇“信任危机”。Stacey Higginbotham最近撰写了当出现类似Nest设备问题时,公司如何快速建立问责机制等文章。

严酷的工作环境

图三

在Google收购了Nest之后,Fortune的一篇文章质疑:Nest的CEO Tony Fadell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乔布斯。

文章把法戴尔描述成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忽视公司细节问题,完全以运算法则指导温控器设计。正如一位前公司高层表现的不太乐观一样,他说:“法戴尔带领下的Nest的每一步都是注定着死亡”。

法戴尔在匿名数据共享网站Glassdoor上有68%的支持率,但是一些公司的前雇员在交谈中透漏公司的“恐惧”气氛,并表示坐在靠近法戴尔办公室附近就意味着听到持续的叫嚣声。设计图如果被打回图板重新绘制,无疑会拖延整个进度,使截止日期变的不合理。

Interviews和Glassdoor的调查同时还强调了离职问题——由LinkedIn搜索数据显示从8月份开始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至少有超过二十名员工离职,不过此项数据是针对公司超过1000名员工调查得出,20人的比例并不算很高。

Dropcam的创始人依然可以继续在Nest工作,而Greg Duffy和Aamir Virani分别在2015年的1月和8月离开了Nest。根据LinkedIn的消息,当Duffy和科技部的副总裁离职时,Nest在管理层重组后聘请的应用和服务产品营销的负责人也离开了。

尽管匿名评论总是被添油加醋的理解,但值得注意的是,Glassdoor上只有不到60%的受访者愿意把Nest推荐给盆友。

低于预期

图四

在为Alphabet第一个破产的财务报表做准备的时候,美国投资银行Pacific Crest和美国太阳信托银行(SunTrust)将Nest的净营收预估在4.5亿美元。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的数值在4亿到5亿美元之间。而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则加码到6.72亿美元。

Nest大部分的净营收都来自“其他类别”,Google光纤和生物技术部,但这些部门加起来的净营收只有4.48亿美元。

为了公平起见,分析师建立了Nest自己的数据分析,像在2014年Nest已经可以拉动收益3亿美元。加拿大皇家银行(RBC)的Mark Mahaney说,如果2014年的数据估值是正确的,那么Nest的增长速度低于他的预期,Nest最终占整个Google商业运营中收入小小的一部分。

但Nest仍然是早期智能家居应用的佼佼者。

Nest市场面临有限的消费需求,高价格和长期的设备更换周期等问题——消费者绝对不可能每年都更换一台新的温控器设备。尽管Nest整体上扬缓慢,Argus Insights的CEO John Feland指出,在消费者民意调查中,大部分消费者认为,Nest的明星产品没有辜负他们的预期。他认为,很多用户依然在观望苹果公司在未来的智能家居市场上如何发展。

Source:BI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