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PreAngel张军:3亿人民币投资260多个企业,我们是如何做到的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546字)

2016-02-11 PreAngel张军:3亿人民币投资260多个企业,我们是如何做到的

过去的经验今天不一定适用,一直在路上。

【猎云网上海】2月11日报道(文/苏琦)

笔者在见到张军之前,在咖啡馆中坐等他下高铁搭地铁赶赴这次采访。而在聊天过程中得知,结束后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然而,如此匆忙的行程,张军依旧显得从容不迫。

张军其人及其与PreAngel的缘分

在成为一名天使投资人之前,张军从2001年开始,在4个领域做过6次创业,在折腾中学习了不少新的东西。基本覆盖了贸易、物流、化工、以及一些消费品,特别是女装的消费。目前还有两家活的不错,一家被卖掉。

到了2007年的时候,他把精力投入到最后一家企业,在垂直领域做的还算不错,但市场比较小比较专,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想要去做大也很难。2010年开始,产业整体往东南亚搬迁,公司面临选择。考虑到搬到东南亚去,投入产出比不够高,后来就决定让公司保守发展。

在这个时候,张军觉得自己的知识面和信息库保持了4、5年的时间没有太多的变化,“我想要学习更多新的东西”,张军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

那时移动互联网也起来了,一个转身,他就成了互联网大潮中苦逼的跨界投资者

2011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新的移动互联网来了,只要肯学习,就会有机会。当时自己就像个学生一样,每天都要理解和消化很多知识和信息,要举一反三,好好思考。但张军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加入PreAngel是一个机缘巧合。原先张军在另外一家机构,后来因为私人原因离开,3个月之后,也就是2012年的8月,在PreAngel刚刚开始做第一支机构化的基金时加入。当时自己虽是一个投资总监,但除了创始人王利杰以外,他就是第二号员工。

2012年上海镭厉成立,还是王利杰和张军两个人,没有任何的助手和投资经理,所有项目都是两位自己在看,包括后面的一些工作,如协议和投后管理等。一年半时间,两人分工投了40个项目

上海镭厉到2013年的年底投完了,2014年1月份,做了PreAngel机构化第二支基金——宁波镭厉,那时候盘子更大了,有1.5亿,需要一些新的元素进来。上海镭厉还是用比较偏早期的理念看待问题,无非就是看人,投资金额在100万以内。

宁波镭厉有做天使轮的,也有Pre-A和A轮的,两个人的知识面是有欠缺,专业背景不够,所以又增加了两个合伙人顾浩和孙真臻,两位做过知名的PE,知识面是比较成体系的。宁波镭厉就有四个合伙人一起来做,一共投过70个项目

屏幕快照 2016-02-10 上午9.48.18_meitu_2

任何事物都在变化,包括基金,不可能用一成不变的风格去运作。在宁波镭厉基金做的差不多的时候发现,这个市场也在发生变化,有很多的后起之秀上来了,他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想法和冲击。一些老的基金包括:IDG、红杉,也都在发生变化。一些投资合伙人需要从自己的平台里面分裂出来,发展独立决策的意识和能力。

与其去坚持原先的格局不变,不如顺势而为。2015年开始,PreAngel开始了了一些尝试:让每个合伙人在共享PreAngel平台项目资源,LP资源,产业资源的前提上,分别募资,独立运作加联合投资,也即每个合伙人都有自主决定权的基金,而PreAngel是一个总的品牌。

可能外界会觉得不够专注,但张军认为这会给更多的年轻人一个机会。从原先的架构分出几个基金来,每个基金专注在自己的领域,就会有更多的职业上的机会给到新进来的投资经理以及投资总监,让他们有更多的成长机会。

现在,张军和另一位PreAngel合伙人胡炜共同管理PreAngel十维资本第一期和第二期。

两大主投领域的一点经验之谈

PreAngel创办至今累计管理3亿人民币,投资260多个初创企业,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硅谷、纽约、洛杉矶等地,国外的项目多为跟投。有限合伙人出资人包括松禾资本厉伟、美图科技蔡文胜、上海联创冯涛、东方富海陈玮、中路集团陈荣、唯品会吴彬、老鹰基金刘小鹰、乐视集团及宁波天使引导基金等。

张军现在带领6人的小团队,每天见面聊的项目大概是在10个左右,PA总体是20人左右。

团队主投四大领域:消费升级、智能硬件(团队喜欢称它为颠覆性技术)、医疗健康以及“+互联网”。对于“+互联网”,张军解释到,是将存量传统行业加上互联网这个工具看是否能提升效率。

一、智能硬件

智能硬件交了很多学费,首先大方向还是看人,这点后面会详细说。张军认为这个领域是一个至少能上千亿的跑道,足够宽,要看项目估值。

在智能硬件领域,创始人到底是技术导向型、外观导向型、功能导向型还是社区导向型,这一点很重要。技术只是硬件最浅的一层,技术上面的一层是供应链,能不能很好的拿捏住供应链,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供应链上面是社区运营能力也即运营粉丝社群的能力。社群是免费或者廉价的流量入口,这些人动员起来,就是编外的天使用户和销售员。供应链差,项目就会不断跳票,成不了规模。

智能硬件很多都是收集数据,对于如何有效使用数据,能不能把数据变成个性化的服务,能不能本地化,都是判断该领域项目能否成功的重要指标。

下面猎云总结了一些PreAngel投资过的该领域的项目:

屏幕快照 2016-02-10 上午8.52.24_meitu_1

二、消费升级

消费升级领域有比较多线条,也做了一些总结。

首先是女性方向,有很多潜力,比如:化妆品、时尚、海淘还有内衣,欧洲95%的小众品牌的内衣都没有进入到中国,潜力较大。母婴方向,竞争较为激烈,但也存在机会。

第二是自由品牌。当人们越来越有钱的时候,他们会把钱花在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lifestyle的东西上面。国内的lifestyle的东西还没有起来。但很多的消费品牌已经在思考这件事了。中国的市场太大,国外有很多百年老店,会花几十年去做一件事情,中国经济现在发展的很快,又有多少人有耐心去做这件事?

当人们的意识提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同时收入也在上升,他们的消费需求也会随之上升。

如果创始人有非常强的产品的能力,又有工匠的精神,这样的项目PreAngel也会青睐,慢一点没关系,张军说道。因为这样的项目一下子估值变很高不可能,但是一下子让他倒掉,也不可能。

猎云同样总结了一些PreAngel投资过的该领域的项目:

屏幕快照 2016-02-10 上午8.53.32_meitu_2

对于其他领域,PreAngel也做了大量涉及喝覆盖,以下是总结:

屏幕快照 2016-02-10 上午8.54.01_meitu_3

坚持下去,创造价值

张军告诉猎云,自己投资时最大的原则就是——自己给自己约束。有时候看到很多好项目也会和看到女生一样心动不已,但这时要告诉自己,投资不仅仅是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很多LP负责,碰到可投可不投的项目的时候,要问自己为什么不投,有什么东西还没用说服自己。

当然除此以外就是跑道、价格和人这三点了。关于人,张军总结了以下几个他比较欣赏的方面。

1、创始人要有较高的情商和沟通能力,对自己正在做的事要有快速而直接的理解,有足够强的说服力,能点燃听众。

2、看逆商高不高,之前有没有经过什么挫折,碰到挫折时,他的反应是什么样的。是退缩、找人帮忙、还是自己很清晰应该如何应对。张军希望创始人能够投入他所有的东西,创业是一个非常小概率成功的事情,只有真正学会all in,才有机会以小获大。

3、think different.张军有一个标准,从一个项目刚刚开始接触到最后选择投要见3-4次,如果这几次见面每次都是张军在讲,而创始人不能给出信息,这样的项目他是不会投的。好的创始人,每次见面都能带给张军新的东西。

4、快速学习,快速变化。张军做过一个统计,凡事走到B轮的项目,绝大多数都是变过至少一次大方向的,创业就是这样,一开始做的是A的事情,最后做成的可能是Z的事情。当中会经历很多,要不断试错,要有快速变化的能力,“一根筋是很难做成的。”张军如是告诉猎云网。

5、执行,很多创始人不会把事情过夜的,你在想到之前,他已经把事情做到120%了。所有事情就是just do it.所有的团队都是以此来配备的,创业就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来跑马拉松。

资本火热时期,很多O2O的项目都在追逐浪潮,现在出来路演,大家都不说自己是O2O了。但张军认为,不管是什么模式,给到用户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价值,解决了痛点,用户甚至愿意付费的,PreAngel还是会投。

一个项目的壁垒也很重要,什么是只有你这个团队能做的,垂直领域有很多创业者自身是非常有经验的,两端撮合的资源也够,你做了别人不愿做也做不了的事,为什么不投你呢?

PreAngel基金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小条款,合伙人每年都有一次一票通过权。这是因为通常5个人都看好的项目一定不是个好项目,一个好的项目一定是有非常激烈的两派在争夺,一票通过权是要把大概率杀掉的项目再捡回来,也是科学决策的一个判断和分析。

张军告诉广大创业伙伴,很多的创业者很容易迷失自己,不要忘了为什么出发。也不能格局小,将自己的项目变成小生意。还有就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失败叫半途而废。

讲到这里张军给猎云讲了一个故事。当初一个叫BiCi的团队想做一件张军看起来非常困难的事情,要用20万,带5个人做一辆整车、一个智能模块以及一个App。张军劝创始人只挑一件事来做,但一周后,他告诉张军自己不快乐,他用一个莱特兄弟的故事说服了张军。张军说,我投他,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闪光点。

在高潮预防拐点,在低谷预期机遇

做天使就要先知先觉,有一定的判断力。张军说。

在2014年11月份的时候,PreAngel向所有投资过的项目发出警报,该拿钱快拿钱,开源节流,尽快产生现金流,2015年的2月又警告了一次。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团队看到,2014年美国科技行业的IPO加在一起大概总共是90亿美金,美国纳斯达克科技股最顶峰的一年是1999年,那时候全年大概是不到230亿美金。团队算了一笔帐,阿里上市募集额,可能超过以往整年的科技企业上市募集额。

而市场上的拐点往往是由一个超大型的IPO引发的,看到危机后,团队给项目们都打了预防针。

但阿里IPO了之后,崩塌并没有发生,张军自己反省了一下,发现阿里的人股权兑现后,钱没有拿去买游艇和房产,而是把钱又回馈给了创业者,于是杭州出现了大量的个人天使。钱没有到行业外面去,延缓了“有基础泡沫”的爆裂。

到了下半年,资本寒冬来临,加之股灾,张军觉得机会反倒来了。PE和VC募资难了,也就直接导致了看项目谨慎了,给的钱少了,融资周期长了,这对一些慢公司来说是很好的机会,也让无序的市场变得安静有序一点。

说到这,我让张军用一个次来总结他的2015年,他给了我这样一个词——破局。

那明年的计划呢?

新的基金,新的合伙人,还要多投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继续折腾吧。他回答。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