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
拿到B轮之后,金亦冶聊了聊他一手创办的Ping++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46字)

2016-01-14 08:00:39 拿到B轮之后,金亦冶聊了聊他一手创办的Ping++

技术改变生活。

【猎云网上海】1月14日报道 (文/乔泽芳)

2016年1月3号,Ping++宣布完成宽带资本领投,盛景网联、红杉与线性资本跟投的千万美金B轮。

2014年10月,Ping++上线。

2014年9月30号,Ping++完成红杉200万美元的A轮。

2014年6月3号,Ping++完成线性资本数百万人民币天使。

2014年3月,Ping++成立,进入研发程序。

当你倒着追溯一家公司的历史时,其实就像一次考试交卷前的检查,它过去的经历、目标、成长在脑中闪回,光影斑驳,然后串联成线。所以Ping++的几个重要时刻,一定要拎出来,然后看它的CEO怎么说。

ping++内图

故事的开始

金亦冶获得斯坦福硕士学位后,12年回国,做的事情其实一直就跟支付搭边。而相对其他更新换代很快的行业,一直以保守著称的支付业会涉及到更多问题。“刚回来的时候我想把POS机和Android平板做一个结合,也许可打造成一个线下商户的智能中心,”金亦冶说。但硬件和线下的特质却决定了资产、运营、地推都是门槛。

所以两年的摸爬滚打,让他14年年初做出了这样的预判:第一,消费和交易会更多的发生在移动端,无论是线上交易还是线下交易,手机会成为支付的重心环节;第二是决定做企业级服务。金亦冶本人笑谈:“这些想法在当时还是很前卫的。”

那么,当支付面临要么做B端要么做C端的选择时。C端需要的场景和资金其实是很多初创企业所不具备的:场景来运营你支付的活跃度,资金去补贴培养用户习惯。Ping++的选择就是B端,做聚合支付方式的SDK,同时提供一整套内部的管理平台。

而ping是网络编程的第一语言,++就是C++,“我们希望整个支付接入的过程就像网络编程一样,你不需要懂支付,你只需要会写代码。”金亦冶当时做Ping++的理念,是希望让对支付有需求的中小企业摆脱走支付通道必了解支付的情况,直接面向开发者。到现在,Ping++已经接入了国内10家左右的渠道。

整个2015

从14年10月上线,到刚刚结束的15年年末,Ping++的用户从100家客户增加到了6000家。金亦冶说:“你会发现,几乎所有客户都是今年获取的,然后你就可以想象为什么都是今年出来,背后有自己的逻辑在。”所以可以这么说,大家主动接受的原因在于观念。就像Uber,不享用所有权的时候其实更划算。

但今年的发展速度会降下来,金亦冶摆出了支持他观点的两点:第一是中小企业公信度没有发展起来。第二是整个15年人口结构发生了倒挂。可以这么认为,15年以后中国真正的人口红利已经不存在,人力和生产资料成本上升是企业面临的威胁,也是机会。而当人力成本成为最大的支出的时候,如何提高效率,如何分配资源和精简团队就成为很重要的事情。

Ping++的选择是除了支付自己做之外,其他包括邮件、短信甚至监控等功能都使用第三方服务,这是跑得快的方法和对大趋势的一个认同。而这里的趋势,正是在大量的企业去做垂直化的分类的基础上,为了降低人力成本,把原先会自己拉团队做的事情倾向于专业团队去处理。

当然,有市场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声音。作为一家做支付的初创公司,怎么获取信任是一个难点。“我很感谢我们的天使级用户啊,”金亦冶说。跟很多企业服务级的公司一样,Ping++的第一批用户也是依靠朋友圈子的传播。但放到整个企业服务的大环境中来看,也存在当痛点足够痛的时候,用户产生妥协然后权衡,时代倒逼反而产生了不同的结果。Ping++给出的答案是在专业范围内做好,内部管控做好,外部宣传做好,当你产生更多价值的时候就是获得用户的时候。

所以为了保持专业性,Ping++和客户直接接触的团队有两个,一个是运营团队,一个是技术支持团队,“只有到一线,你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金亦冶很认同自己团队的轮岗机制,去让员工切身体会产品做得好不好,get到用户的痛点。团队写在Ping++手册里的第一条——make trust worth,就是要提醒,用户可以选择不相信你,毕竟任何一个小问题对一家公司来说,都是支付领域的大问题。

而Ping++每年全国几大城市巡回的大会初衷也在于获得用户的认可。对于敏感的支付,对于线上就可以完成的合作,金亦冶试图以这种半公开半私密的线下分享让用户知道Ping++是什么样的团队,让老客户聚一聚,也收获潜在客户。

这一年,伴随快速获客,Ping++其实一直在不断开发新的产品,也走上了SaaS收费的大趋势。除了中小企业之外,大型企业也成了Ping++的服务对象,比如蓝色光标和我爱我家。越大公司越倾向于私有部署,这里的核心在于对风险的整个认知。他们管理的逻辑在于,除去自己的核心业务,就会面临第一控制流量入口,第二做支付系统从而控制资金的流转。所以是否会做私有部署,其实利弊参半,是选择更高的收入,还是更标准的扩张,金亦冶的选择是:“我们要努力把所有的定制标准化。 虽然未来是光明的,但道路也是曲折的。”

曲径通幽

一岁半的Ping++其实跟很多创业公司一样,走过不少弯路。比如今年大热的资本寒冬。

“我们实际上经历了整个市场从非常热到非常冷,这种极热到极冷的过程。”金亦冶说。“你会发现去你5月份的时候钱还很好拿,但7月底8月初就冷下来了,很明显在两三周内能感觉出来,所以我这轮还是成长很多。”而一家公司最后是否会获得融资,数据、资金链自然都是必做题,Ping++依旧完成了融资,此时坐在我的对面的金亦冶同样笑谈:“是挺不容易的,看来元旦一定要给自己放个假了。”

回忆之前的错误,方向性的错误其实最致命,当你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团队也都信任你,但错了就是CEO的绝对责任,因为这是CEO才能干出来的事。所以金亦冶不怪别人,都是自责,犯小错就会成长,也要保持冒险精神。“我现在会更依靠数据来说话,而不是依靠直觉。”也许是坑里走了几年 ,他发现直觉有时候重要,但大多数时候数据更重要。如果做成事情的时候,把所有的意外和偶然归功于自己的主观能力,这种执着并不利于成长。“Ping++从最初走到今天,什么最有价值和举足轻重,其实是对客观规避并保持一种敬畏,”金亦冶用这句话给了猎云这个问题的结尾。

新年

在Ping++整个未来规划中,金亦冶用两个词概括了自己对新一年的想法——守拙和出奇。随着业务量的增大,用户对系统的稳定性、安全、功能都会有一定的要求。明年业务要翻100倍,系统设计能不能跟得上,承载量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守拙,把产品做的很扎实牢固;出奇,是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

谈到机会,就绕不开Stripe。Ping++刚诞生的时候,经常会有人冠名Ping++为中国版的Stripe。其实从刚开始的烦恼,到现在看淡这个事情,用金亦冶的话说:“产品形态上我们其实基本没有什么差别,差别就是他们体量比较大,而确实我们从投资人那里了解到Stripe后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同时还透露,去年Stripe的CEO和CTO也曾专门来上海拜访了Ping++的办公室,Stripe主要做美元业务,Ping++做人民币业务,两家的合作可能性可以期待一下。

当然,境外要扩展,只不过Ping++团队还是希望境内市场先做好。2015的Ping++有将近50人,2016到来,“我们会扩张自己的团队,也希望做到5万家甚至10万家的用户。”金亦冶表白2016时,眼神里都是光。更多的增值服务,20%-25%的付费用户,这个CEO的生活里似乎都是Ping++。

“有多喜欢?现在基本上是我生活中的全部吧,”提起自己的日常,他乐呵呵的表示基本除了吃饭睡觉运动,偶尔看电影看书,除此之外的生活全部是Ping++。

笔者表示最后一个问题:“那要加班么?”

“我们比较强调自觉,大家都自己加班。”这个CEO不太冷啊。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打赏该作者

微信扫码打赏该作者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