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二)——六年来的得与失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407字)

2013-07-26 08:38:24 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二)——六年来的得与失

“弄了一个所谓开放的平台,而后又把平台上的开发者赶尽杀绝”“我不认为FB开放平台是所谓的开放平台,它仅仅是个广告网站”。不过,我们也无需完全否定FB开放平台,它毕竟实现了一小部分当年的承诺。

猎云网7月26日报道(翻译:辰羽)

前文回顾:前文介绍了FacebookPlatform的远大构想,并指出了Facebook平台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变幻莫测的平台规则以及与开发者之间的对立关系。(猎云网报道: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一)——善变的规则和信任危机)本文将介绍该平台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机械的管理和共赢系统的崩溃。此外,文中还明确指出,虽然Facebook的平台失败了,可昔日的社交巨人在平台战役中仍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机械的管理和共赢系统的崩溃

“我们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Facebook应该快速的推出各种新的应用。尽管我们可以花上6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来完美地解决所有问题,可我们更愿意先快速推出一款应用,并且让更多的用户来使用它。”

  —马克扎克伯格,Web2.0 峰会,旧金山,2007年10月17日

平心而论,Facebook前后不一致的平台政策并不都是出于自私或嫉妒心理。除了规范用户体验之外,Facebook的领袖基因决定了它们那种被外界认为是摇摆不定的做法。鉴于Facebook的主要领导都曾是程序员,因此这个团队中弥漫着一种很强的“工程领导文化”。他们希望在解决问题时,能够尽量排除人为因素的介入,并且认为那样做会更加科学、高效。

这种过于依靠机械化的管理理念,让Facebook的平台缺乏最起码的“人性化”管理。单纯依靠算法的改进并不能真正实现应用质量的优化。相反,这只会让Facebook的平台变得更加封闭、僵硬,让第三方开发者失去对其的信任。

“我认为Facebook平台,绝对需要一个由资深人士组成的团队来进行应用审查”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前Facebook管理人员表示,Facebook Platform失败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将其打造成一个应用商店的模式。他说:“那时,管理平台的是一群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虽然他们有能力开发产品,可却对如何建立一个支付体系或是一个人性化审查制度一窍不通”。

不仅如此,很多曾经在Facebook任职的人员在谈到平台失败的原因时,都指出Facebook没有为开发者的利益考虑,没有及时的让平台的内容制造者见到实在的收益。

其实,上述问题早就在Facebook公司内部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以马克为首的人们认为,第三方应该首先兢兢业业地开发出优质且持续受欢迎的平台应用,而后再考虑收取报酬。不过,马克似乎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现实:并不是所有开发者都拥有巨大的资金支持,可以让他毫无顾忌地投入创作。

上述前Facebook管理人员指出,Facebook没有很好地平衡各方的利益。由于没有实现短期快速变现,迫于压力的开发者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推广自己的应用。因此,这其中很难保证不会有什么“铤而走险”的行为。作为沟通用户和开发者的平台,Facebook本来应该给开发者提供更多的工具和方式,来尽快赚到现金牛,可遗憾的是,它却一棒子打到底,让所有开发者都失望至极。

知名博主、企业家、技术专家阿尼尔·达什(Anil Dash)调侃说:“我猜想,马克在建立Facebook之前,一定没有系统学习过软件开发业行业的历史,因此他根本不懂得一个平台构想将如何深刻的改变软件行业。”苹果的iOS平台之所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仅由于它前无古人的商业模式,更是因为在那之前苹果已经从 Mac OS 平台以及微软公司那里,学到了足够多的经验教训。他继续道:“不要忘了,当苹果发布App Store之时,它已整整学习了三十年该如何去建立一个优秀的平台。” (阿尼尔·达什曾任职著名博客平台SixApart,现为一家名为“ThinkUp”的社交数据分析公司的CEO)

自从创立以来,App Store不光有科学算法和人工相结合的应用审查机制,而且它还创造了一个价值链条上各方共赢的和谐局面。苹果采取了分成制度,让开发者拿到了绝大部分的收益(70%)。

由于平台提供者和第三方开发者的良性互动,AppStore逐渐成为了一个平稳且快速发展的生态系统。从各种生产力工具(比如,Evernote)到数不胜数的位置应用(比如,Foursquare);从百花争艳的IM应用(比如,Line)到不计其数的移动游戏,AppStore为自己带来了口碑和用户规模,更重的是也为开发者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详见猎云网报道:【猎云·深度】 App Store,苹果改变世界的5年

相比之下,在Facebook这块本应该肥沃茂盛的草原上,只长出了游戏应用这一根独苗。除了Zynga为其开发的一系列社交游戏之外,我们很难找到Facebook Platform的任何其它成就。

当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的时候(现金+股权,最终成交价7亿多),实际已经证明了它的开放平台梦想的破碎。马克用资本运营的方式,替代了第三方本可以为其开发出来的同类应用。这场豪赌背后,隐藏的是其它业务领域低迷萎缩的尴尬境况。

正如阿尼尔·达什所说的那样:“Facebook拥有很多受欢迎的应用,可是到目前为止,它却没有一款杀手级的应用。”在达什看来,Facebook平台在发布短短两年之后,就陷入了困境。他回忆道:“当时,我与还在微软任职的雷·奥兹(译者注:Ray Ozzie,IBM Lotus Note的创造者之一,曾被比尔·盖茨誉为全宇宙最伟大的程序师)谈论起Facebook Platform,我问他:“你见过弄了一个所谓开放的平台,而后又把平台上的开发者赶尽杀绝的公司么?”奥兹可笑着答道:“没有,从来没有。””

iLike公司的CTO纳特·布朗(Nat Brown)则更加言辞激烈的表示:“我不认为它(指FacebookPlatform)是一个开放的平台,现在看来,它仅仅是一个广告网站。”

六年前后的遗憾与成绩

“Facebook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扮演了一个有趣的角色。相比于一个操作系统,我们更像是另一个应用。”

                            ——马克·扎克伯格,《连线》,2013年4月4日

六年后的今天,移动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整个世界。错失平台机遇的Facebook,再也不是行业内的主导者。多元化的应用已经渐渐脱离开这个社交大哥的控制,并且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差异化方面超越了Facebook。作为一款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每日的照片分享量已经超过了2亿,公司估价高达8亿美金。尽管Facebook再次采用了抄袭策略,可毫无特色的功能设置,让Poke这款应用在发布不久后,就从AppStore的应用排行榜中跌落出局。

作为Facebook老牌竞争对手的Twitter,也推出了一款拳头应用——短视频分享应用Vine,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了过千万的用户。眼红的Facebook再次玩起了规则游戏,切断了Vine抓取其用户数据的API。尽管如此,Vine仍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此外,在移动IM浪潮中,Facebook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优势。MessageMe、WhatsApp、KakaoTalk、 Kik、微信(WeChat)等应用,不光拥有了大量的用户群体,而且通过直接调取用户手机联系薄的方式,彻底摆脱了对Facebook社交数据的依赖。微信在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中国,拥有4亿多用户,而Line和KakaoTalk等,也在进一步和Facebook争夺快速成长的南亚市场。

如今,Facebook想要打造的平台几乎已经瓦解,曾经致力于的开放理念也早已被丢在了角落。Facebook Platform在自家的高管们眼中,被当成了一个叠加在Android、iOS等操作平台上的“社交层”(social layer)。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Facebook已经不再以有多少应用被整合进自己的平台而自豪了,相反,它们开始为自己与多少个应用进行了互通互联而洋洋得意。

现在的Facebook平台,主要是由以下四个部分组成:

·Facebook Connect:大部分应用都对Facebook账户进行了授权,因而它光荣地成为了最大众化的登录工具。

·Open Graph:开放社交图谱是指,不同应用的用户,可以通过使用Facebook提供的开放图谱,彼此方便地进行信息、内容的分享。

·advertising和Payments:广告和支付平台。

· app services:应用服务是指,Facebook的Parse等项目,为开发者提供各种SDK,方便其开发应用。

从上述组成部分中,我们不难看出,Facebook的平台与其2007年的最初版本已经有了本质的区别。不过,尽管如此,我们仍不能低估它的重要作用。据Facebook的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年底,Facebook已经与1000万个应用或网站进行了融合,并且为相关的游戏应用开发者,带来了至少20亿美金的收益。此外,Facebook还指出,其网站单月的游戏用户数量超过了2.5亿,而网站外的相关游戏用户数量更是高达5亿。

谈到自己曾经的老对手,MySpace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德沃尔夫(Chris DeWolfe)表示:“Facebook成就了我们的网站,如果你能够巧妙合理地使用那个平台,那么你会得到巨大的收效。”德沃尔夫现在经营一个社交游戏网站,并且该公司的年收入已经超过5000万美元。

为了向用户提供完整的优质体验,德沃尔夫一方面灵活地适应了Facebook规则变化,另一方面,他又对Facebook平台表示出了极大的宽容态度:“我认为,Facebook的改变是公平的,如果它们不这样做,那么属于Facebook的用户很可能会流失到别处。”

Causes(Facebook上的一款宣传筹资网站)的首席营收官詹姆斯·温顿(James Windon)指出,尽管Facebook在平台策略上很失败,可它仍不失为一个开发者了解并获取用户的有效途径。Causes是由马克的两位朋友——肖恩·帕克(Sean Parker)和乔·格林( Joe Green)联合开发的。作为Facebook平台上的第一批应用,Causes的大部分注册用户(目前有1.8亿)都来自于Facebook。

科斯拉风险投资公司的拉伯斯(Rabois)也对FacebookConnect大加赞赏:“它(FacebookConnect)是一个工程杰作。只不过,那些技术、工程、设计、理念和管理上的贡献常常不会被人意识到。”

Facebook的产品管理总监道格·普尔蒂(Doug Purdy)表示:“Facebook平台是一个拥有数十亿美元的金矿,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面对更加多样化的发展前景。”当然,上述数十亿美金的收益主要是来自于其游戏应用的增值服务等。

普尔蒂指出,六年来,Facebook平台确实发生了一些战略方面的变革,毕竟对于那时的他们来说,开放社交平台也是一个陌生而庞大的领域。不过,对于这个平台的愿景,Facebook方面却从来不曾改变。他说:“纵观我们的平台发展理念,Facebook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我们一直坚信,多元化的应有只有和社交结合起来,才能大放异彩。”

在Facebook看来,它们的平台不仅仅是一个应用的运行载体,而是提供给第三方开发者的一整套开放的API。普尔蒂继续道:“Facebook从来不想把自己的平台打造成iOS或Android那样。自从2007年创立之始,它就致力于成为一个基于Web技术的平台。”

Facebook事业发展与营销副总裁丹·罗斯指出,Facebook Platform的最初愿望就是希望能将Facebook中最核心的服务——身份识别和数据分享——提供给第三方开发者。因此,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个平台已经完成了这个任务。

请注意罗斯语言中的“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个前提。的确,罗斯的评价似乎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扎克伯格当初在f8大会上的承诺,他所谓的在某种程度上的成功,实际上是“缩水版”平台梦想的实现。

作为Facebook平台六年来发展的见证者,罗斯承认Facebook确实犯了严重的错误。特别是当他谈到Facebook平台与开发者之间糟糕的关系时,罗斯表示:“尽管我们一直是想和开发者互惠互利,可显然我们没有与开发者进行有效的沟通。在如何建立开放平台方面,那时的Facebook还显得过于幼稚”。

此外,罗斯还对某些开发者的不正当行为提出了批评:

“面对全新的开放平台,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由于我们一开始的平台政策太过宽松,以至于造成了某些开发者的权利滥用,并影响了用户的完整体验。坦白的说,那时候,我们曾见到很多开发者为了推广自己的应用,而毫无底线地向用户推送垃圾通知。”

罗斯说道:“很明显,我们在一开始没有能预计到开放平台带来的负面影响。宽松的平台规则让我们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作为一个年轻的公司,Facebook敢于承认自己的存在的错误。”

覆水难收:再也不可能实现的平台梦

依稀还记得2007年的首届f8大会上的情景,意气风发的马克·扎克伯格,满怀豪情地向与会者发表演讲:“今天,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全新的征程!”话音刚落,台下顿时爆发出雷鸣般掌声。马克继续道:“为了让用户实现真正高效的社交沟通,Facebook已经开发出了一些有价值的应用。可如果在座的各位能够与我们合作,共同来完成这一伟大远景,那么我们将一起改变整个世界。”

现在看来,无论FacebookPlatform有多么失败,可它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一小部分当初的梦想。自从马克关于开放平台的伟大梦想公之于众之后,互联网世界果然变得更加社交化。只不过遗憾的是,作为这一梦想的倡导者,Facebook却再也不像往日那样令人激动异常。

虽然FacebookPlatform可能再也无法与iOS和Android等大型开放平台相比肩,可这并不意味着Facebook平台毫无发展机会。特别是它的那些开放的插件或API,仍然蕴含着巨大的商业前景。比如FacebookConnect,作为如今Facebook开放平台理念最突出的代表,已经成为了一个最简便、最常用的应用登录工具。并且它的影响力还将随着Facebook用户基数的增大而继续扩张。

事实上,Facebook的发展情况也的确如此。自从去年3月上市以来,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数量一直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从IPO之初的9.01亿上升到12个月后的11亿,涨幅达到了23%。与此同时,Facebook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也达到了6.65亿,增幅高达26%。在移动端,Facebook也有不错的表现。Facebook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7.51亿,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54%。

Causes的詹姆斯·温顿表示:“尽管Facebook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可这个充满活力的社交帝国还不会止步不前。为了实现成为互联网世界中最有影响力的登录工具,Facebook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除了成为最大的应用登录“钥匙”之外,凭借其强大的点对点网站链接能力,Facebook在支付和转账领域也大有可为。尽管Credit(Facebook推出的虚拟货币支付系统)和Gift(Facebook推出的社交电子商务平台)的尝试都曾遭受到痛苦的失败经历,可Facebook仍在努力的朝着上述方向努力。

全年,有2700万用户通过Facebook平台购买了虚拟物品,而在今年第一季度Facebook在支付领域的收益同比上涨了15个百分点。不过由于Facebook将过多的经历放在广告方面,以及游戏公司对其平台投资比例的下降,这一数据并不能让人满意。

FacebookConnect和支付业务的成功,将会让用户对这个社交巨擘重拾信任。不过,这个恢复名誉的过程将会异常的艰难与漫长。据美联社CNBC调查数据显示,约有54%的人对通过Facebook平台进行财务交易的行为抱有怀疑态度。业内人士分析,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人们担心,他们的个人信息会被散布到社交网站的信息流中去。

信任的缺失,是Facebook当前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正如该公司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D11大会上所说的那样:“信任,是我们最应该找回的东西。”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Facebook与其身处其中的这个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Facebook上市了,背上了沉重的营收包袱。即将三十而立的马克也结婚了,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俨然已经成了一位沉稳持重的演说家、企业家。在其平台发布后的六年中,Facebook的用户已经从最开始的2400万人,增加到如今的10亿人。而它的团队也从300人增加到5000多人。

如今,iPhone和iPad等移动设备已经将整个世界带入了个人移动电脑的时代。Android和iOS已经分别建立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平台。谷歌甚至发布了一款智能眼镜,把移动智能设备的发展推向了新的高度。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市场。就连一直徘徊在死亡线边缘的MySpace也似乎要卷土重来。

曾经的远大梦想显然已经无法完全实现,就连F8大会也可能一去不复返。(译者注:2012年Facebook没有按照管理召开开发者大会)

虽然FacebookPlatform再也无法成为它最初的样子,可这个社交巨人仍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发展势头。只不过,失去了那个伟大平台的Facebook,再也无法进入世界五大互联网的排行榜单中。对于一个曾经垄断互联网的巨头来说,也许600亿美金的估价有些悲剧,可这并不能证明它是一个失败者。只不过,Facebook的表现有些令人沮丧而已。

拉伯斯(Rabois)说:“我不认为Facebook的平台已经完全发挥出了它的所有潜力。相反,它还蕴含着巨大的潜力,我们应该雄心满怀地去实现我们的梦想。”

考虑的太多,也许会适得其反。没有人能预测FacebookPlatform在今后能够如何发展。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作为一个平台,FacebookPlatform还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正如拉伯斯所比喻的那样:“我们的目标是火星,可目前我们只登陆了月球。”

Via:Pandodaily

复盘 Facebook 开放平台就到这里。猎云用1.3 万字的长文翻译来梳理 FB 开放平台的失落。在中国某些巨头开放平台口号渐渐高涨的时刻,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镜鉴。希望它们能够建立更透明更人性的规则,获得开发者真正的信任。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