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
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一)——善变的规则和信任危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45字)

2013-07-25 10:46:25 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一)——善变的规则和信任危机

2007年扎克伯格向世界发出豪言壮语,要推倒花园围墙,向开发者开放平台共同发展,并且承诺公平竞争。然而几年之后,开放平台已经成为FB不愿谈及的羞耻,再也没有开发者愿意走进这个封闭王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Facebook 梦碎开放平台

猎云网7月25日报道(翻译:辰羽)

2007年的5月24日,在旧金山艺术中心,23岁的马克扎克伯格身穿一件黑色的羊毛衫,脚下一双条纹夹脚拖鞋,在演讲台上不时地踱步。刚刚过完生日的马克,在第一届F8大会(Facebook开发者大会,每年一次,2012年除外)上,镇定自若地进行着演讲,台下则静静地坐着800多个听众。那些人中,大部分是Facebook网站的开发者、投资人和相关企业代表。在那次大会上,马克自信的向所有与会者宣布:他一手建立的社交网站将改变整个互联网。

“到目前为止,社交网站已经成为了封闭的平台,我们要做的就是终结那一历史”马克扎克伯格如是说。

马克豪言壮语似乎结束的太早,以至于良久沉默后,人群中才爆发出了稀稀拉拉的喝彩声和鼓掌声。这个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并继续说道:“Facebook将被打造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来自全世界每个角落的开发者都能在Facebook Platform的基础框架下,为这个巨大的社交图谱开发多元化的应用。”

尽管当时马克的社交平台梦有些激进,但绝对是一个改变行业历史的伟大创举。凭借Facebook强大的病毒式传播信息流,开发者可以更加直接地与该社交网站的2400万用户(原文如此——译注)接触。不仅如此,马克还承诺,将为所有开发者提供一个绝对公平的竞争环境,即使他们的竞争对手是Facebook。

这样一来,Facebook明确地转换了自己在互联网产业中所扮演的角色——从MySpace的竞争者提升为谷歌等大公司的挑战者。曾经作为Web2.0产物的Facebook,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中其他公司标榜的对象。成立3年后的它,不再是一个“围墙花园”,而力图转变为一个开放的平台。

可惜的是,伟大梦想的发起人却亲手毁了这一开放平台。

仅仅是一年之后,Facebook就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和开发者玩起了规则游戏。一年半后,它干脆放弃了提供“绝对公平的竞争环境”的想法,并展开了疯狂的逆袭攻势:将那些与其竞争、发展良好的应用复制后据为己有。从那以后“Zucked Over”(被Zuck山寨了)就成了业内巧取豪夺、抄袭他人的代名词。一个本该伟大的工程演变成众多开发者抱怨和失望的感叹。

六年后的今天,开放的平台梦已经成了它最羞于示人的阴暗角落,Facebook浪费了一个大好的赢利机会。对外,这个社交帝国可谓是独孤求败,而在内部,再也没有开发者愿意走入这个封闭的城堡(除了Zynga)。曾经大有前景的 Slide和iLike等创业公司,在这场赌局中输得倾家荡产,最后只能委曲求全,低价投靠Facebook的竞争对手——谷歌和MySpace。

激进的复制策略以及对软件应用领域形势的错误判断,让Facebook眼巴巴地看着苹果和谷歌不断推进自己的平台战略。本该属于它的霸主地位却一朝被人夺取,苹果强大的iOS生态系统,让Facebook的平台陷入尴尬的处境。不过,马克和它的帝国却不会承认上述事实,他们指出,很多iOS平台中的应用都允许用户使用Facebook的帐号进行登录,因而Facebook的平台会和iOS共同成长起来。

不过,马克的看法似乎只能自欺欺人,Facebook 从上市后的每股38美金震荡下跌到每股26美金的惨淡表现,让华尔街人士失望透顶。尽管社交巨人仍坐拥每月11亿活跃用户数量(iOS月活跃用户为6亿),可它整体市场收益只有600亿美金,而单是苹果的iOS应用市场的总价值就高达3000亿美金(高盛集团分析数据)。

更糟糕的是,平台策略的失误,进一步阻碍了Facebook拥抱移动互联网的脚步。尽管通过移动端登陆Facebook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PC端登录人数、尽管2013年Facebook来自其移动广告领域的收入将高达20亿美金,可马克和他的社交网网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毫无建树。本来可以成为入口级应用的FacebookHome,却因为忽略用户体验而得到了众口一致的差评。Slide公司的前高级行政人员,现任Square公司COO、科斯拉风险投资公司(Khosla Ventures)合伙人的基斯·莱伯斯(Keith Rabois)曾一语中的地指出了Facebook令人担忧的前景:“没有移动应用平台的Facebook,将无法继续吸引足够的用户和开发者。”

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兴起了一轮IM应用热潮。中国的微信(WeChat)、韩国的KakaoTalk、日本的连我(Line)、北美的Kik等应用纷纷在iOS和Android系统生态圈中,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移动应用平台。它们绕过了Facebook的社交图谱,直接与手机通讯录相连。这样一来,社交巨人头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这里指的是Facebook Connect,即使用Facebook帐号登录其它应用)也被扯了下来。

毫无疑问,坐拥相当于全球七分之一人口的庞大用户基础的Facebook,不会轻易被打败。虽然我们无法预测FacebookPlatform平台的未来走向,可来自于该社交网站的内部人员和投资者的描述,却能向我们证明Facebook的平台梦究竟和它的初衷偏离的有多远,并且错失了那一机会是多么重大的损失。

一个短暂的蜜月期

·著名作家、企业家、硅谷顾问约翰·巴特勒(John Battelle):“从某种程度上说,Facebook背叛了那些为其开发应用,完善FacebookPlatform的开发者。试问,那些曾被利用的人,有谁还会愿意再次相信Facebook呢?”

·马克·扎克伯格:“虽然复制策略多少有些不光彩,可我愿意承认Facebook是一个快速推出产品迭代更新的公司。”

                      ——以上节选自2007年10月17日近金山Web 2.0 峰会

归结为一点,Facebook的平台梦之所以会破碎,源于它与开发者之间复杂而多变的关系。多年以来,Facebook的规则总是呈现出一种变化无常的状态,这样就会腐蚀开发者与平台之间的信任基础。没有一个稳定的商业环境,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为Facebook生产内容。无论是对某些应用开发者的惩罚措施,还是它没有实现自己当初的平台梦想,总之,Facebook没有给开发者一种稳定感、可靠感。

创立之初,Facebook曾在Scribd的FAQ(常见问题问答)页面(Scribd是一个电子文档网站,个人或企业的相关文档、声明都可以在其中保存发布)中写道:“Facebook平台的目标是为第三方开发者提供一个绝对公平的竞争环境。此外,用户将成为各种应用的评判者,无论一款应用是来自第三方还是来自Facebook,只要使用户喜欢的,那么就是流行的、优质的应用。”

在Facebook平台建立起不久后的一次采访中, iLike公司的CEO兼联合创始人阿里·帕托维(Ali Partovi)曾公开表示,Facebook Platform的成立对它们公司的发展具有重大而积极的意义。据悉,iLike原先是一个拥有100万用户的音乐分享网站。之后被Facebook强大的社交用户资料所吸引,继而全面加入Facebook平台。在那段时间里,iLike为那个社交帝国平台开发了很多应用。其中包括一个艺术家和相册社交页面,以及一个基于本地服务的音乐演唱会推介应用。

帕托维的弟弟哈迪(Hadi),曾是微软IE部门的产品经理,他经常对帕托维盛赞Facebook的开放平台策略,他说:“Facebook Platform是继PC、Windows、Web之后的最伟大的发明”。

尽管当时iLike公司的CTO纳特·布朗(Nat Brown,前微软Xbox项目的创始人)曾踌躇不定,可他们最终还是被Facebook高管们的花言巧语迷惑了。帕托维在接受采访时说:“那时他(Facebook)反复向我们重申他们的平台是绝对公平的,甚至于不会给我们提供任何特权。”

此外,iLike甚至提出希望可以为Facebook提供相当一部分的公司股权,以便自己可以在平台中快速崛起,可是被当时的Facebook断然拒绝了。帕托维继续道:“不仅如此,尽管Facebook也开发自己的视频等应用,可那时候它们从来不滥用自己优势让Facebook用户预先安装它们开发的应用。相反,它们将那些应用和第三方开发的应用放置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的竞争。”总之,创立之初Facebook Platform的一系列规则和行为,都让iLike等第三方公司充满了敬意和期待。

刚开始的时候,iLike在Facebook平台中的发展的确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它根本不需要采用什么运营策略,就可以轻松地获得惊人的注册用户数量。依靠来自于Facebook的强大信息流,iLike在短短两周之内激增了1000万个新用户。在iLike的CTO布朗看来,那时候他们的用户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Facebook。他说:“如果按照当时的发展速度,我们的应用将很快覆盖Facebook已有80%的用户群体。”

不过,那仅仅是一个短暂的蜜月期,很快隆隆向前的马达就开始变得摇摆不定了。从刚开始的UI调整到后来底彻底关闭了主要的API接口,Facebook的开放平台策略前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截止到2008年12月,整个平台已经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牢笼,把开发者禁锢在其中,那些曾经充满诱惑力的信息流也不再提供。

为了杜绝RockYou和Slide等应用,滥用信息流和通知系统的行为,Facebook对其所有API接口痛下杀手。面对个别应用(BlackHat)的不规矩行为,Facebook不是客观公正的进行处理,而是切断了所有应用开发者与其用户的接触途径。

不仅如此,Facebook还采取了一系列可以被称为“逆袭”的措施。比如,第三方应用不被允许在用户在个人主页上进行直接下载安装、取缔第三方的促销广告和营销网页。

尽管Facebook这样做的目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优化用户的体验,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地惩罚措施,却严重破坏了其平台的核心精神——开放性。正如布朗在回忆时说的那样:“FacebookPlatform已经变得原来越偏离自己的初衷,它毫无计划性可言,更不要提是一个稳定的开发者平台了。”

不过,对于iLike等公司来说,更糟的事情还在后面。

时间推移到了2008年年底,Facebook突然发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它正在开发一款音乐播放器和一个艺术家页面,并且还会将该应用直接嵌入到用户的原生体验中去。对此,时任TechCrunch编辑的迈克尔·阿灵顿(Michael Arrington)写道:“Facebook此举绝不是增加音乐功能那么简单,这很可能意味着它正考虑建立属于自己的平台或操作系统,并准备将平台上所有有价值的应用据为己有”。

2009年的两次平台震动变革,再次加深了外界对Facebook变幻无常的印象。2010年Facebook又因强制推出虚拟交易货币体系Facebook Credit,以及征收高达30%的交易费用,而惹恼了自己最重的合作伙伴之一——Zynga。作为全球著名的社交游戏生厂商,Zynga为Facebook提供了很多优秀的游戏应用,比如开心农场(FarmVille)和填字游戏(Words With Friends)等。据悉,Zynga开发的社交游戏为Facebook带来的巨大的现金牛奶,约占其总收益的12%(2011年数据)。不过,自从上述征收费用事件过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再也没有和好如初过。虽然,现在Zynga仍与Facebook合作,可这个逐渐衰落的游戏帝国,已经开始挣扎着向移动游戏领域转型了。(详见猎云网报道:解读 Zynga“网络帝国”的覆灭

去年,Facebook又打起了传统平面媒体的注意。一款名为“社交阅读器”(social reader)的应用彻底改变了Facebook与媒体行业的关系。就连作为扎克伯格第一导师的《华盛顿邮报》董事长唐·格雷厄姆(Don Graham),也对Facebook的“节流”做法感到无法忍受。最终,被激怒的《卫报》干脆在去年12月放弃了上述所谓的社交化阅读应用。

直到今天,Facebook仍然保持了自己善变的本性。在Facebook推出新的信息流算法之后,诸如SocialCam和Viddy等视频分享应用的用户数量就开始一落千丈。据应用数据分析网站Appdata.com指出,Viddy的月增用户数量已经从去年的3500万跌至今年的50万。此外,据路透社报道,Facebook中的找工作应用BranchOut,也因为这个社交帝国改变了通知功能,而遭受到了重大的打击,月增用户从峰值时的3900万下降到1万。

与此同时,Facebook还在和任何它认为的潜在对手,进行着艰苦的斗争。在IM领域中,它禁止Path、Voxer、MessageMe等应用使用它的API。以同样的方式,Facebook还封锁了Instagram的两个竞争者——Vintage Camera(复古相机应用)和Vine。此外,还ban了一个与Facebook一样,拥有社交图谱搜索功能的搜索引擎,Yandex(一家俄罗斯公司)。

对于上述种种行为,Facebook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那些应用单方面利用了Facebook的社交数据,而没有为其提供对等的数据作为回报。换句话说,它们是在试图替代Facebook的核心作用,而不是扩展社交图谱的数据库。很显然,这种牵强的解释,无法缓解Facebook和开发者之间蓄势已久的紧张局势。

这种变化莫测的规则和行为,最终让Facebook的平台失去了开发者的信任。作为一位资深开发者本·布朗(曾为开发一个约会网站,2005年被CNET收购;现在奥斯汀经营一家数字出版公司)把与Faceboo kPlatform的合作行为称为一个“愚蠢的想法”。他说道:“那是一个不可靠、不稳定的平台,它让所有身处其中的事情都变得无比复杂、困难。”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前Facebook员工表示:“作为开发者,你可能随时要面临被Facebook扫地出门的困境。”

前FacebookPlatform的主管、现任科斯拉风险投资的合伙人本·灵指出,开发者辛勤的耕耘只是为了能养家糊口,当他们倾尽所有地投入到一款应用的开发过程中时,稳定、可靠的平台是开发者最需要的。”Facebook浮躁多变的政策引发了一系列的灾难性结果。诸如Slide、 iLike、 Flixter、PickPals、SocialMedia、 Viddy、SocialCam等公司,会遭受到严重的经济打击:一方面,它们会损失数以百万计的收益,另一让面它们整体估值将减少数十亿美金。

Via:Pandodaily

这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请期待续集。(Facebook如何亲手打碎自己的开放平台梦(二)——六年来的得与失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