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 :近两年成立的基金95%会死掉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76字)

2015-11-26 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 :近两年成立的基金95%会死掉

今天中国二级市场很大程度的影响了投融资,二级市场波动巨大,很不安全。

猎云注:五岳天下(N5 Capital)是一家主要专注于互联网早期投资,包括大数据、汽车、旅游、房产、教育等垂直领域的风险投资基金。目前同时管理两只人民币和一只美元基金,单笔投资规模一般在500万人民币到800万美元之间。

蒋毅威毕业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工程专业,回国之后先后担RIM中国代表处代表和戴尔大中华区中小企业事业部战略及业务发展总监; 随后加入北京网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担任首席战略官,全面负责公司的投资并购战略以及国际化战略部署;2013年以合伙人身份创建五岳天下。

他认为,中国很多基金是看着二级市场去做投资,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不过,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却反对用估值来看一个创业公司,“一级市场通常就几个人就能决定一个公司的估值,而在二级市场,是所有人的买卖行为决定的,所以早期创业项目,尤其是B轮项目,有很大泡沫。”今天中国二级市场很大程度的影响了投融资,很多基金是靠上市公司给钱,所以这些基金是看着二级市场去做投资的,但这很不安全,因为二级市场波动巨大。

本文转自寻找中国创客(xjbmaker),以下为文章内容。

远离热点是不投红海投蓝海

新京报:五岳天下的投资原则是远离热点,贴近热点不是才好完成下一轮融资,才好退出么?

蒋毅威:远离热点是因为我们不投红海,提前投蓝海,蓝海会变成红海。也就是我们会从大方向做判断,通常早在某领域变热一个季度前投进去,等到变热了,我们就不投了,那不是早期VC干的事,就变成纯资本游戏了。

新京报:怎么提前判断?

蒋毅威:一是从国家宏观经济等大方向上判断;二是看技术走向;三是看用户行为发生的改变,从改变中找规律,找机会。

新京报:但你们在互联网金融和O2O大热的时候故意规避了这两个领域。

蒋毅威:这两个领域最大问题不是拼创新能力,只是供给需求的重新匹配,拼的是执行力和融资能力。早期VC应该是发现创新,技术、商业模式、执行力的综合创新。

新京报:把技术排在第一位,你更看重技术?

蒋毅威:技术很重要,但我们跟美国互联网底层技术相差太远。中国的技术创新更多是产品层面,贴近用户生活层面,更适合做工具。手机就是最好的例子。这跟教育有关。大学课程讲了很多市场已经淘汰的知识。所以需要一些海归投入教育,将学术和商业结合。

新京报:能否具体谈谈为什么没投互联网金融?

蒋毅威: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尤其的P2P,有95%会死掉。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没有征信体系,风险没办法控制。

新京报:今年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合作,降低风险。

蒋毅威:没用。因为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是速度和量,而速度、量和风控是相抵触的。做得快,就不能保证风险。现在P2P的坏账率接近40%,40%里面一大半是完全诈骗。所有现在出现很多追债公司。我认为这是系统性风险,早晚会爆发,跨不过去,所以我宁愿不碰。

反对用估值来看创业公司

新京报:那为什么要远离二级市场?

蒋毅威:首先,我反对用估值来看一个创业公司。因为一级市场通常就是几个人就能决定一个公司的估值,而在二级市场,是所有人的买卖行为决定的,所以早期创业项目,尤其是B轮项目,有很大泡沫。大家总认为有故事就能把估值吹上去,但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没有充分流动的市场不可能。

新京报:所以你还反对“独角兽”的说法?

蒋毅威:今天大多数公司误以为只有花钱才能把公司养大。问题是如果公司利润率是负值,即使估值到了10亿美金,到二级市场后,是会被打折的。其次,现在很多估值是靠故事撑起来的,零利润、负毛利率的公司都能融到钱,这是很奇怪的现象。

新京报:你一直在强调利润,盈利是你投资的前提吗?

蒋毅威:我看重的是,创始者能否用钱建立足够高的行业壁垒。等公司进入增长环节,投资能否迅速将收入放大,我们不会投没有毛利润的生意。我最怕是的挂羊头卖狗肉,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但做的是另外一件事。今天很多创业者在干这个事。我不做捷径生意,那是毫无壁垒的。热点通常是捷径造成的。

新京报:当年BAT创业的时候,就遭到质疑,免费怎么能是一门生意。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互联网有新玩法。京东也再次证明,这条路是可行的。难道你不认同?

蒋毅威:BAT对现在创业者没有可比性,京东不需要赚钱,他已经是这个行业霸主,有足够多的资本提高壁垒,让别人进不来。但一个行业只能有一个霸主。京东好在它是第一个做。

新京报:当时大家也这样说,已经有淘宝了,京东没戏。

蒋毅威:但淘宝货品质量无法保证。现在京东已经有足够多的资本,提高竞争对手的用户获取成本,让竞争对手无法赶上。后面有腾讯,腾讯帮他吸流量,他自己打广告、做品牌。我觉得同样模式的公司,再出现可以跟京东竞争的是很难的。

要尊重基本商业规则

新京报:关于行业潜规则,O2O有刷单,其他行业也有吗?

蒋毅威:有。比如B2B,也需要找人“走货”冲销售额,最简单的就是找销售代理商压下一批货,靠刷出来的数据拿背书拿钱。这几乎已经是行业潜规则了,或者说是创业捷径。

新京报:商业模式创新也是一种创新,你为什么不看好?

蒋毅威:我们并不是不看好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是所有的商业都要尊重基本的商业规则,现在很多创业公司干的都是越做越亏的生意。比如旅游项目,流水越高公司亏的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携程、去哪儿占据旅游最大的一部分流量,其他创业公司也想做平台,做流量,但热门产品、热门景点门票没有折扣,就要靠补贴拉流量,亏钱卖吆喝。这几乎成为创业捷径了,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条路是死胡同。

反过来说,这种现象也是VC助推导致的。VC以流水判断你值多钱,创业者就会迎合VC的口味去做流量。最终导致这个行业一味追求流水,流水越高亏的越大,估值就是泡沫,这是越做越亏的行业,现在旅游的创业公司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块。

新京报:现在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烧钱跑市场。按照这个理论,岂不是没有几家值得投?

蒋毅威:创业公司在核心商业环节要有定价权,要建立品牌,这不是快生意。这种追求流水的公司通常死的很惨,因为你做着做着就发现,越做越亏。我们希望投能把非标准化产品标准化,创造价值的公司。

中国VC受二级市场影响大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今天中国二级市场与VC的关系?

蒋毅威:今天中国二级市场很大程度的影响了投融资,很多基金是靠上市公司给钱,所以这些基金是看着二级市场去做投资的。至少80%的人民币基金是这么干,但这很不安全。因为二级市场波动巨大。今年股市过山车就让很多人民币基金没有融到钱。

另外,VC基金的周期应该在10-12年。但中国很多VC是四年、五年期的,甚至很多新三板基金是三年期的,这是在透支(创业公司)。并导致二级市场的起落,极大程度影响创业者的心情和VC的热度。

新京报: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蒋毅威:当然不正常。美国VC受二级市场影响很小。中国今天最伟大的一波互联网公司都是美国股灾时代诞生的,证明即使是股灾,美国VC仍然有钱投资。我认为2013年、2014年成立的基金,95%会死掉,甚至更多,因为融不到后续的钱。

新京报:新三板或许是一条出路。

蒋毅威:不会,因为根本没有流动性。

新京报:现在没有,两年之后呢?

蒋毅威:也没有。只有最好的1%的企业才有流动性,剩下的全部死掉。就跟今天纳斯达克一样。真正有流通性的,就是前100家公司,其他的流通性很小。今天大家都在说新三板能变现,这是极大误区。

新京报:但很多公司卖掉的时候,估值都翻倍了。

蒋毅威:你没看到后面的对赌条款,100%都有对赌。首先51%股票拿不走。另外49%锁三年。如果对赌失败,创始人一分钱拿不到。最后拿到手里的钱,很可能就是打了三四折的价格。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好看。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