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奉佑生: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46字)

2018-07-12 17:17:07 奉佑生: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

3年冲上市,映客开盘大涨,手握超30亿现金

猎云网注:三年来,直播行业从“千播大战”、行业洗牌到争相上市,虎牙、映客如今都已经上市,游戏直播与秀场直播的分解线也越来越明显,同时监管趋严,新的竞争阶段已经到来,在争分夺秒的移动时代,映客将走向何方?文章来源: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糖分摄取sugarco。

7月12日,娱乐直播公司映客在港交所上市,定价每股3.85港元,盘中一度大涨超40%。挂牌几分钟后,映客股价从4.32港元迅速涨至5.48港元。截至午间11时30分,映客股价为每股4.52元。

致辞中,奉佑生信心饱满,“今天站在香港这个全球自由专业的资本市场,我们有更强的信心和动力,推动娱乐视频化的战略,实现业务创新、营收增长和投资布局,完成映客的使命:让快乐更简单,继续为各位股东带来最大回报”。

在昨天的内部公开信中,奉佑生激情洋溢,“但比起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们前方的梦想……到那时,世界将会看到不同的“映客奇迹”,美好的事情正在发生,是因为我们共同创造了它。”,今年,他39岁。

两年前,奉佑生在接受邦哥采访时,曾说IPO只是一个结果,他创业时的想法是在未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帮助大量的弱势群体,解决人们的痛苦,比如就业问题。

他当时对自己的评价是,“不清高,也不稳,挺冒进的一个人,创业者要舍命狂奔才能冲得出来”。

如今,映客冲出来了。

连续三年盈利,但收入来源单一

2014年,奉佑生在多米内部孵化出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随后在2015年3月脱离多米,带领团队开发映客,5月映客上线。

他当时的关于创业的判断是:选择的方向要足够大,代表未来;避开BAT,能冲出来;能形成一个生态闭环,能赚钱;具有自我爆发性或者说自我传播性。

分析过后,他选择面向90后女性用户做视频直播。为此,映客一开始全是小鲜肉的直播和采访。后来,获得王思聪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的17直播打着擦边球把直播概念搞火,但不久即因为涉黄等问题被下架。

直播行业常有App涉黄,或抱侥幸心理打擦边球,很多都因此被批评或下架。但做过公务员的奉佑生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政策是底线,在人工24小时监控的投入上毫不手软。

野蛮生长,也必须符合法律法规。奉佑生对团队的要求是,某些东西严格禁止,别去试图触碰任何底线,既使不可控也要把它变成可控。这让映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安全区。

2016年春节左右,映客疯狂砸钱做推广,DAU增长迅猛。但直播风口逐渐散去,映客DAU开始快速下跌。

面对用户流失,映客一方面拓展变现模式,推出营销白皮书,但买单者甚少;另一方面积极尝试开始新功能,比如签约主播、引入狼人杀、配对、多人连麦等游戏,引入游戏直播、尝试短视频……但结果并不理想。

据映客招股书,尽管映客目前的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收入99%以上依然来自直播,来源单一。

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反过来又给平台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这就是映客的盈利模式。

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直播业务所得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总收入为2870万、43.3亿及39.4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及7.92亿元,3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229.1%,连续三年盈利。

但直播行业竞争激烈,YY、斗鱼、虎牙、陌陌等都有在开展直播业务,映客未来明显面临诸多挑战。

上市:没能跑在虎牙前面

y5.jpg

先映客一步上市的虎牙,上市当天的市值约为32.37亿美元,而映客今日即使盘中一度大涨超40%,市值也仅为110亿港元,大幅低于前者。

映客此次上市的市盈率为8倍,远低于一般TMT企业30~40倍的市盈率(虎牙上市当日市盈率为90倍)。

不过与低估相对应的是,映客有良好的现金流,融资后手握超30亿元的现金,极少负债。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估值,映客给了二级市场一个低估值高现金流的大礼包。这个直观对比的“水位”差异,给映客在二级市场上留出了较为充分的投资和成长空间。

5月11日,虎牙敲钟纽交所,”游戏直播第一股“落定。当日,虎牙以高于发行价29%的15.5美元开盘,报收16.06美元,较发行价上涨为33.83%,按收盘价计算市值达到32.37亿美元。

受到高瓴资本大笔买入虎牙股权影响,虎牙股价近期表现强劲,7月11日收盘于32.09美元。

据虎牙招股书,截至2018年3月31日,虎牙第一季度总营收为8.44亿元,相比2017年同期的3.99亿元,增幅达到111%,其中,直播收入7.928亿元;净利润3140万元,环比增长达531%。

2017年,虎牙营收的94.7%来自直播,当年直播净营收达21.85亿元,与2016年同期的7.969亿元相比,增幅达174.2%;毛利润2.55亿元,全年净亏损8100万元。

虎牙是在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扭亏为盈的,其在2018年第一季度盈利能力持续提高,净利润为3140万元,环比增长为531%。

从当前的股价与市值来看,虎牙作为游戏直播第一股,已证明了游戏直播的价值。

昆仑万维助力突围

y4.jpg

昆仑万维周亚辉

据招股书披露,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奉佑生持股比例为20.94%,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占股4.69%,其他注册股东占比69.68%,其中多米在线持股14.59%、昆仑万维持股10.23%、紫辉创投持股7.29%、腾讯和宣亚国际持股均不足1%。

在映客此前数轮的融资中,昆仑万维周亚辉主导了A+轮,“下单”速度很快。这一单资金的注入,让映客在2016年春节期间得以有底气疯狂做推广,占得先机。

y3.jpg

2015年11月,映客完成千万元A轮融资,紧接着的12月,又完成8000万元A+轮融资。

“为了突围我也要融足够多的钱,刚关闭了A轮,立马又开放了做A+轮”,当时“千播大战”热火朝天,奉佑生判断,要有足够多的现金,才敢大规模发展,大胆做推广。

12月4日,昆仑万维周亚辉在映客的融资路上出场了。“当时的市场第一,老司机再创业,已有收入”,这三点吸引了周亚辉拿了映客的BP来看,随后FA帮他与奉佑生拉了个微信群。

周亚辉当天就下载了映客App,体验不错。一玩玩了3小时,“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个东西肯定有市场”。断断续续玩了3天,还在国外的周亚辉在微信上跟奉佑生聊了起来。

当时映客的估值是5亿元,直播数据高于17直播,用户体验优于PC秀场模式的秀色。看完财报,周亚辉觉得不错,空间大,利润可期,风险低,然后他开始找奉佑生砍价。

“8000万,占20%?”

“原有股东还会跟,这次我们最多出让20%,你不会份额全要吧,留点给别人。”

“我讨论哈,10分钟回你。”

“好”。

15分钟后,周亚辉回复奉佑生“7000万占20%如何?1个月翻3倍可以了。可以的话,我们今天打2000万定金过去,我自己亲自做你董事”。中午,奉佑生点头,“老股东跟投一部分,我说服一部分放弃,你们实际投资额少出一点,拿不到20%,没有问题吧?”

2小时内,周亚辉就把钱打到了映客账户。他当时交代总裁办赶紧把钱打过去,免得对方变卦。12月10日,果然有一家基金半路杀出,奉佑生没有变卦,遵守了与周亚辉的承诺。

最终,周亚辉以6800万元拿下了映客当时18%的股份。

不过,春节就在眼前,眼看着腾讯该跟进了。周亚辉劝奉佑生赶快砸广告,捞用户,但奉佑生担心时间太赶,也怕预算吃紧。

周亚辉让奉佑生放宽心,找身边的朋友谈好了通过专项基金给映客投1亿元。但就在5000万即将到账的前一晚,映客下架了。但周亚辉那边还是在当晚就把钱打了过去,并让奉佑生鼓舞士气,“这家公司重新再做个APP,以他们手脚这么快的执行力,未来也还能做到一年1亿利润,其实不用太担心,这个时候大家最需要的是信心”。

一个月的焦灼努力后,映客恢复上架。此时映客的广告已铺天盖地,但又没法下载,有点饥饿营销的意思,一恢复上架马上冲到了免费榜第一,周亚辉感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两年前,奉佑生接受邦哥采访时,曾说内容和社交的关系类似于鸡生蛋。“如果只有内容,社交关系不存在,就变成了视频大战,竞争就会很惨烈;但是如果有社交关系链条的存在,就会好一些。”

当时的奉佑生知道两者都不可忽略,但也难以判断谁是真正唯一的决胜点,“从创业者角度来讲也是最难的:一旦两头都要兼顾的时候,有可能两头都顾不上”。

一年前,奉佑生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映客本质是一个内容产品,在参与度方面,永远只有5%的用户在上面表演,95%是观众。

如今,奉佑生眼里的直播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未来和各行业融合发展,将进一步提升整个社会的信息化水平。也就是映客布局之一的垂直行业化拓展空间。

奉佑生的期望是:“当直播渗透到各行各业,真正和人们的学习、工作结合起来,将会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也将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尝试冲击A股失败

在此次登陆港股IPO之前,映客曾试图借道宣亚国际在A股上市,但耗时7个月,终以失败收场。

2017年5月,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与映客的重组计划;9月,正式交易细节公布——宣亚国际收购蜜莱坞(映客主体公司)约48.25%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近28.95亿元,其中21.56亿元来自于映客创始股东奉佑生、廖洁鸣和侯广凌的借款,宣亚国际只需筹集7.39亿元即可完成收购,也就是说映客是在“借钱给别人来收购自己”;12月,宣亚国际公告宣布终止收购映客。

这场夭折的交易被冠以“蛇吞象”之称。根据当时重组方案公布的数据,2016年,映客共实现营业收入43.38亿元,净利润为4.8亿元;再看宣亚国际,2016年营收额为4.67亿元,净利润为5871.01万元。这两组同期的营收数据中,映客的数据分别是宣亚国际的9倍与8倍,宣亚国际的吸金能力明显弱于映客,故而此次收购有了“蛇吞象”之称。

在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方案时,第三大股东昆仑万维也宣布拟清空所持有的映客剩余全部股权(10.23%),昆诺赢展拟以6.1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宣亚国际的关联方嘉会投资。昆仑万维预计这笔交易将带来约5亿元的投资收益。然而螳螂未能捕蝉,黄雀自然也没能得手。

寻找新的增长点迫在眉睫

从商业模式上说,直播平台的核心资产即为头部主播和围绕头部主播的付费用户。

流量是直播平台的根本,但如今短视频风头正劲,直播风头已不如当初。2017年,映客在活跃用户数量以及付费用户数量两个关键数据明显下滑也反映出了这一点。

据映客招股书,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已吸引逾1.945亿名注册用户。2017年第四季度映客MAU约为2500万,同比下跌17%,月付费用户数仅为6万余人,同比暴跌74%;2017年用户全年充值金额为41.72亿元,相比2016年下跌11%。

尽管活跃用户数量以及付费用户数量虽然在2018年第一季度数据有一定回暖,但整体并不明显: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增长0.30%,同比增长14.15%;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72.9万人,环比增长11.80%,同比下降59.89%。

另外,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92.5万人,环比下降38.60%,同比下降74.93%。2017年,映客平均月活跃主播数还为252.8万。

移动直播整体市场爆发式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经历2012年到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从1.06亿元增至257亿元),重点由之前的增量扩张转到深耕存量,提升活跃度和参与质量。

y2.jpg

港交所现场

寻找新的增长点迫在眉睫。据招股书,映客此次募集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未来将聚焦三个方向: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将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映客6.0版本发布之后,力推社交化,包括短图文动态和关注互动,在同样用户情况下,流量明显比之前更高频,总用户时长也进一步提升。深耕头部和社交化,是映客现有平台模式的资源投入重点。

此外,本次映客IPO的基石投资者为分众和B站(Bilibili)。分众是国内城市楼宇广告的王者,B站则在年轻化二次元内容上建立了绝对霸主地位。二者的投资,增加了映客上市后在城市渠道下沉和内容品类扩张上的想象空间。

而对于对分众和B站来说,除了内容和渠道上的互补之外,之所以投资映客,还因为直播是目前视频类平台里最有希望打造出社交属性的平台。视频化社交,蕴含着更大的平台化商业机会。这也是渠道、内容相互融合的前景所在。

昨日的内部公开信中,奉佑生也谈到映客内部推动的多个创新孵化项目正如火如荼,未来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

y1.jpg

三年来,直播行业从“千播大战”、行业洗牌到争相上市,虎牙、映客如今都已经上市,游戏直播与秀场直播的分解线也越来越明显,同时监管趋严,新的竞争阶段已经到来,在争分夺秒的移动时代,映客将走向何方?

AD:8月3日,北京四季酒店!猎云网将与您相约“智变新金融——猎云网2018金融科技产业创新峰会”,共同探讨前沿技术,洞悉金融智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