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Kindle血汗工厂令人发指!中国工人每月加班超80小时,英国工人叫救护车600多次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335字)

2018-06-13 16:12:57 Kindle血汗工厂令人发指!中国工人每月加班超80小时,英国工人叫救护车600多次

亚马逊在中国的承包商并没有依法支付工人报酬。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13日报道 (编译:堆堆)

亚马逊CEO如今稳坐全球首富。但在中国衡阳,我们却发现了一批面露疲色的工人正在为亚马逊组装配件。

凌晨五点,一位年轻女士的眼皮还耷拉着。整夜,她都在忙着用牙刷清除亚马逊智能扬声器上的尘埃。时间似乎在缓缓流逝,现在的她则满心感到疲惫。

她的手脚也不复刚开始那么麻利,逐渐滞缓,直到她干不动活了。她环顾四周,其他的工人已经把头靠在凳子上休息了。她的身子前倾,也睡着了。

就让我们称呼这位女性叫Alexa吧。Alexa,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亚马逊在中国的承包商并没有依法支付工人报酬。

为了得到答案,我们需要快进几个月时间,回到上周一。衡阳位于中国南方的湖南省。七百多万人居住在这个城市里,这是湖南省的第二大城市。衡阳还被当地人称作是“雁城”,相传“北雁南飞,至此歇翅停回”。但是就连中国境内,也有很多人没法在地图上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这天早晨虽是多云,却还算暖和。去往白沙洲工业园区富士康工厂的路很宽,两旁是精心种植的植物。汽车、摩托车以及公交车陆续开往工厂。身穿蓝色制服的安保人员一直关注着来往的车辆和人群。

几十位工人到达工厂,身着牛仔裤和短袖。大部分工人都还算比较年轻的,有男有女。他们即将迎来一周6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五天正常都是8小时制,剩余两天都要加班,接近10小时。他们需要努力工作达到绩效指标,去洗手间也要征得允许。加班时间——一个月超过80个小时——已经远远超出了中国劳动法规定的36小时,但是公司会寻求豁免,而工人也愿意加班来获得更多薪资。

有一部分人正在制作智能扬声器和平板电脑,亚马逊希望今年能够在全球数百万家庭里普及Echo以及Echo Dot——当用户称呼它们为Alexa的时候,它们就会被激活。Kindle当然也是亚马逊要普及的产品之一。

亚马逊和富士康公司签约已有一年时间,后者负责亚马逊在衡阳的硬件生产。据称,中国公司新增了30条生产线,创造了1.5万个岗位。

图1.jpg

富士康是中国最大的私人企业雇主。三月份,据报道称其盈利增加了4.2%,净收入在2017年最后三个季度增长至18.4亿英镑。今年第一季度盈利为6.05亿英镑,富士康的首席执行官郭台铭的总资产约为53亿英镑。不过据传,富士康正极力寻求多样化,试图减少对于苹果公司的依赖。公司目前正大力投资衡阳的工厂,以满足亚马逊的需求。

富士康在衡阳工厂采用的依然是经过测试和验证的“配方”——低薪资、工作时间长。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元素:大量使用代理工人,这部分人没有正式工作作为保障。

这些雇员——在中国被称之为派遣工——都是从劳动服务公司那里雇佣的,作为现役劳动力。相比编制员工,这部分人的薪资要稍微高一些,但是他们不享有任何病假工资或是带薪休假的福利。在淡季产量需求下降的时候,公司可以随意开除这些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做法和其正在制造的亚马逊产品很相像:某一天会需要,第二天就弃之不用。

但是公司对于可支配劳动力愈加依赖,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中国政府的警觉。2014年,政府修改了劳动法,限制派遣工人数仅为公司员工的10%——且只是为完成一些临时性工作。公司需要依据劳动合同,大部分岗位应由正式工就职。

贴在衡阳富士康工厂墙上的工资条说明了一点,这一则讯息也许要花些时间才能想明白:衡阳工厂内大约40%的工人都是从代理机构那里雇佣的。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正是凭借这些工人来进一步巩固自己作为全球首富的地位的。

Bezos身价大约在1020亿英镑。这笔财富的累积是源于亚马逊仓库工人悲惨的生活,工作量让他们感到疲惫不已,换来的却是最基本的薪资。工会以及劳工权利组织对于低薪资以及残酷的工作环境提出了抗议,亚马逊采用的三家配送公司正面临英国总工会提出的法律诉讼,要求配送司机能够享有病假工资以及带薪休假的权利。

上个月,据透露,过去三年来亚马逊英国仓库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次数为600次。不断有人提出抗议,要求亚马逊改善工人的生活状况。

但是Bezos认为这事不需要。他在几个月前获得了2018年的Axel Springer Award。该奖项授予那些特别具有创新精神的杰出人士,他们创造和改变市场,影响文化,同时也正视他们对社会的责任。当时,他被问到关于其赚钱方式的争议。

“当你被批判的时候,首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决定:你的批评者说的都是对的吗?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你就需要做出改变。不要反抗。”他说道。

但是Bezos的镜子显然呈现出他的批评者说的都是错的。“我对于员工的工作情况以及公司支付的薪资感到非常骄傲。”他面对聚集在一起为他庆祝的观众这样说道。

图2.jpg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成为了全球首富。

现在,他和郭台铭将这一方案又带到了衡阳。但究竟是什么吸引这两位全球大亨在远离深圳、上海、天津和广州这些大型制造中心的城市建立工厂呢?提到的这些城市航运方便且拥有工业基础。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有一个事实也许能够起到一点帮助作用:Alexa每小时的工作时薪为14.5元(1.69英镑)。这比中国工厂工人的平均时薪2.69英镑还要少1英镑。倘若工厂设在深圳,那么富士康是决计无法凭借这么点薪资来雇佣员工的。法律规定的最低时薪也在19.5元,而在上海,最低时薪为20元。

有些时候,Alexa需要加班。但是当她在月末拿到工资条的时候,她感到很失望,因为她和其他同作为派遣工的同事拿到的时薪都是14.5元,而不是中国劳动法以及亚马逊供应商行为准则里规定的1.5倍时薪。

富士康承诺代理工人,每月收入最低为3700元(431.64英镑),但是工资条以及工人自己的银行账户上显示他们的实际薪资鲜少能接近这一数字。大多数人的薪资在2000到3000元之前,在编人员的工资在2000到2500元之间。2017年,衡阳工人的平均薪资为每月4647元。

近些年,中国的工资标准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但是湖南依然是属于最低薪资的几个省份之一,衡阳薪资最低——每月平均为1280元——这仅仅是深圳的一半左右。富士康为苹果公司设置的工厂就坐落于深圳。

近些年来,深圳工厂一直因为制造iPhone以及其他苹果设备工人的待遇问题而饱受批判——2010年共有14起自杀事件,这就促使富士康在工厂宿舍周围安装了防护网,从而能接住从楼顶跳下的员工。

现在,退回到今年3月。这时候还不算太晚,Alexa走下公交车,进入工厂准备开始上晚班。她通过一家劳务公司作为派遣工进入富士康工作,加入的是亚马逊迷你智能扬声器Echo Dot的生产线。

Alexa和周边其他年轻的女性一样,但她还有一重特殊身份。她是受到位于美国劳动权利调查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的委派,作为卧底进入富士康,试图了解安检门背后发生的情况。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去调查亚马逊的生产线,中国劳工观察和《观察家报》以及《星期日镜报》一同合作披露事情的调查结果。而它自己的报道——亚马逊通过秘密压迫供应商工人来赚钱——于今天公开。

图3.jpg

图为衡阳富士康工厂墙上贴的工资条。

Alexa和其他工人一样,来得比较早。他们知道必须要留一部分时间来完成安检。之后,就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等待晚上八点开始工作。当然,她们早到也不会获得什么工资。她注意到工厂内部的室温明显要比外面高,而她必须要穿戴的防静电手套使得她手心全是汗。

每天当她回到公司宿舍的时候,她都会和其他五位女生分享一下今天的工作生活。她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草草记下看到的情况:枯燥的工作、同事抱怨背疼,还有明亮的灯光让他们感到眼睛不适、过于疲惫。她注意到工人必须征得主管的同意才能去洗手间。当工人被直线经理责备时,还有一些女生哭了出来。

今天,Alexa的任务是要用牙刷蘸取外用酒精来清理1400个Echo Dot,去除所有尘土的污渍。上班四个半小时之后,她已经感觉不行了。

“我已经感到很疲惫了,所有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之后她这样写道,“我开始用越来越轻的力道去刷洗。我面前还堆积着20到30个扬声器,我必须要将其刷洗干净。”

“等待我去清洗的扬声器在我面前越堆越多。生产线的技术员走到我面前跟我说,让我刷快一点,我的动作太慢了......但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另一天,她和坐在她对面一位年长的女性进行了交谈。“坐在我对面的女性表示她刷洗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她的手都失去了知觉。她的脖子和背部都很酸痛,眼睛也看不太清了,她的视力也越来越差...”

还有一位工人也向Alexa表示自己感到不适:“每天在同样的岗位做着相同的工作,一遍又一遍得重复一样的动作,她感到很疲惫,背很酸,脖子、背部以及胳膊都没法抬起来了。”

之后一天,Alexa的日记也没有任何正面信息的迹象。一位大约45岁的女性告诉她,自己因为手脚不够快被责备了。“也许是因为她年纪大了,所以她的速度会变慢,反应也会变慢。当生产线领导责备她的时候,她哭了起来。当我回到宿舍,另一位年长的女性告诉我,上一次生产线负责人责备她的时候,她也哭了。”

她描述了夜晚重复且没完没了的工作,相邻的同事就睡在脚边。在午夜的一次休息时间,她看到“很多人都倚靠在流水线上睡觉,还有一些人将几张椅子拼凑在一起,睡在上面。有些人甚至堆了一些泡沫板,就睡在上面。”

图4.jpg

衡阳富士康工厂员工吃饭的地方。

回到宿舍,Alexa也没有感到放松。她注意到宿舍里根本没有什么火灾发生的紧急逃生方案,也没有贴上逃生路线。工人们都在抱怨生活条件,房顶漏水,洗浴间的灯坏了。

Alexa的日记本记录了她自己对于生产线工作的失望以及她是如何被疲惫压倒的:“在我脑海里,当我的手一直在做这些重复性的工作时,我既愤怒又悲痛。我的双手已经感到酸痛,但是我还是坚持到了凌晨三点。”

“大约凌晨四点,我对面的一些工人停止了工作。我继续在观察。对面的工人告诉我,我不必再看着了,因为指标配额已经达到。此时,我注意到我们背后一些工位的员工也停下了工作,因为活都做完了。我感到很疲惫,所以我就手放在流水线上,然后把头枕在手上休息。过了一会,技术人员走了过来把我拍醒了,告诉我不能在流水线上休息,所以我又坐了起来。”

换班最后,Alexa离开了工厂,从带锁的衣物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有很多人就蹲坐在马路边,吃着饭或是玩着手机。他们看上去都非常疲惫。”

在淡季,工厂不用赔偿就可以开除掉代理员工:四月和五月辞退了700人,1月和2月辞退了2700个人。然而这些员工并没有表现出愤怒或者怨恨。极少数人听说过亚马逊或是Bezos。他们没有指望能够赚很多的钱,对于富士康和亚马逊给的工资,他们也没有表现出非常失望。

一位32岁的已婚男士表示他一个月可以凭借制作Kindle赚2000元左右(233英镑),即便是加班也只能赚到大约315英镑,他觉得非常不够。

“现在,薪资都很低。我希望自己每个月大约可以赚到3000到5000元左右。尽管我觉得自己没法一直挣到这么多钱。”至少,这比派遣工要好了。他表示:“工厂会直接把他们开掉。”

但是一位19岁的派遣工却对此持有不同意见。他说,如果他加班的话,那么一天可以赚到145元。对于解雇这件事,他也表示接受。“工厂会为派遣工安排休假。大约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我可以待在家里。这就够了。”

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董事李强表示这根本不够。上个月,他写信给Bezos,陈述了调查的结果,并且表示亚马逊从代理公司那里雇佣的劳动力已经超过了40%。

“这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富士康使用了大量派遣工,侵犯了员工的利益。这种做法是不道德且违法的。”他这样写道。

“我希望你可以要求供应商改善员工的工作条件,在合乎道德的情况下生产亚马逊的产品。”

但是亚马逊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因为Alexa并不是唯一一个在3月去富士康工厂了解情况的人。亚马逊表示自己的审计员也去了,并且洞悉了两大问题——派遣工人数过多以及加班报酬不合法。亚马逊已经告知富士康去解决这一问题。

亚马逊全球可持续性负责人对李强的担心给出了回复:“亚马逊将认真处理报道中称供应商没有按照行为准则行事的问题。亚马逊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是要确保为亚马逊生产产品的工厂工人的健康。”

她表示公司已经针对供应商提出了行为准则要求,它将采用独立的审计员来审查供应商。供应商应当针对发现的问题做出改善措施。

去年,Bezos宣布他在考虑一项慈善战略,“在迫在眉睫且会产生长远影响的问题上帮助大家。”

显然,由于缺乏灵感,无法想到任何切合要害的问题,他选择在Twitter上向大家征求建议。如今的报道表明他不妨去问问Alexa。

AD:8月30日,猎云网2018年度“智慧+新服务”企业服务峰会落地上海!携手众多行业先锋领袖,共同探讨企业服务行业新风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