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慧拓智能CEO曹东璞:AI技术红利延续关键在系统化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12字)

2018-04-17 19:46:48 慧拓智能CEO曹东璞:AI技术红利延续关键在系统化

AI发展的初期,技术红利还是比较明显的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北京】4月17日报道(文/薄冬梅)

4月17日,以“进击•融合”为主题的“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隆重召开。此次峰会由猎云网&AI星球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创头条、蜂巢协办。上百位人工智能行业顶级专家、知名投资人和精英创业者与会,就当前国内人工智能行业的创新变革与机遇展开交流。峰会现场干货满满,座无虚席。

慧拓智能机器有限公司CEO曹东璞在“融合裂变,预见AI技术创新下一幕”圆桌对话上表示,如果把握好从技术到系统工程化的转换,AI技术红利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

目前人工智能仍存在技术红利,甚至资本在看项目时也非常关注其技术水平。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这种技术红利能否持续?

曹东璞认为,在AI发展的初期,技术红利还是比较明显的。随着AI技术的逐步发展与成熟,企业竞争会更偏向于“系统工程”,而非单一的技术。所谓“系统工程”,指的是较为完整的解决方案。

“这个事情如果把握好,到后期可能技术红利会一直持续下去,要不然其他企业很快就赶上来了。” 曹东璞表示。

圆桌对话由松禾资本合伙人汪洋主持,参与对话的还有爱啃萝卜机器人CEO佘元博、极视角联合创始人罗韵、SpeakIn势必可赢科技COO易鹏宇、驭势科技首席生态官邱巍。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汪洋:请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和情况。  

佘元博:我是爱啃萝卜机器人CEO兼系统架构师佘元博,我们主要做应用于仓储物流和工业自动化的移动机器人产品。我们未来希望集成更多的人工智能技术,让机器人在移动方面更加自主、智能,让移动机器人变得无所不在。

罗韵:我是深圳极视角联合创始人、技术合伙人罗韵。我们公司2015年落地在深圳,目前主要研发方向是人工智能领域的计算机视觉。我们搭建了一个基于AI的人工智能平台,平台上下载了接近200种人工智能的算法,大家如果简单的理解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公司做的是人工智能领域的APP Store,在给每个传统领域,甚至落地行业做技术服务,实现AI真正地赋能企业。

易鹏宇:我是SpeakIn势必可赢科技COO易鹏宇,我们主要做人工智能的产品,主要在公共服务和安防领域,主要集中在iOT互联网领域的交互。科大讯飞和其他做语音的公司是做听懂人说什么,SpeakIn主要是做听懂谁在讲。此外在互联网的交互、汽车、家庭领域都有很多产品,包括公共服务领域医保、社保等。

邱巍:我叫邱巍,来自驭势科技。我们的愿景是为大出行、大物流和乘客进行赋能。

曹东璞:大家好,我是慧拓智能的曹东璞。我们公司是2014年注册,真正动起来一年多。慧拓智能主要专注于系统开发和下一代智能网联技术,上个月我们发布了一款产品,目前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目前公司有80个人。

汪洋:松禾资本是深圳的一支比较老的人民币基金,这两年我们非常重要的投资方向是人工智能,我在松禾资本负责这块的投资。我们在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领域投资了一些公司,还有机器人领域投资优必选,基金投资乐聚机器人等。金融领域也投资了趣店这样的公司。

汪洋:人工智能为什么最近几年一下子变得很活跃起来,又变成风口上的猪?

曹东璞:我做无人车这块。自动驾驶是2014年左右,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火起来。自动驾驶初期是人工智能的东西,我估计人工智能突然火起来,同时把人工智能带动起来,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邱巍:整个大潮叫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可以落地的领域。任何一个潮流起来,背后有技术的突破,像深度算法的突破,还有AlphaGo这种触动它的神经。同时背后也有国家意志的推动,包括国家突然把人工智能行业推到这么高的高度。当然还有资本对这方面的青睐。我觉得任何浪潮都是由方方面面的因素推动起来,并不是单一的因素。还有技术的周期。

易鹏宇:我们做深语音智能,做车的多媒体控制。站在我们的角度,这两年随着人机交互的剧烈变化,特别是由于智能手机的逐步发展,从2011年开始,到2014年、2015年,从人手一台普通功能机,到一人一台甚至多台功能机。这里面产生了大量新的数据,它需要对其进行处理。比如说我们接触到的安防领域,比如民生社保领域,人工完全不足以处理这些信息。微信这种交流方式突然的爆发,可能每个人每天会发无数的语音信息和文字信息,这些信息都需要技术做支持。市场发展带来海量的数据,需要更好的方式来解决。我觉得人工智能作为很好的解决工具,在不同领域得到了发展。

罗韵:我觉得人工智能领域,移动互联网是很好的趋势,它让人慢慢知道可以用科技的手段去完成生活化的事情,并且通过移动互联网让人们去习惯生活和这种智能设备之间可以变得这么亲近。也是移动互联网前期的作用使得我们有了大量的数据,有了数据之后产生了我们对数据的思考:怎么样利用起来,进而服务到更多的人群。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其实是对AI起到很好的前期的市场教育作用。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即技术层面,从数据的处理,包括以前服务器、设备等基础设施没有这么完善,到这两年,云服务的提供使得整个基础设施变得完善。这促进AI到达了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第三方面,我觉得在于创业者。过往的移动互联网或者O2O,他们聚焦的可能更多是线上的场景,在线的场景。有了在线场景,大家就会慢慢的思考线下的场景怎么办,AI也是很好的从线上转线下或者让线下赋能的手段。这三方面都起到很好的推进作用,使得这两年AI技术突然火爆起来。

佘元博:人工智能突然火起来,一方面是趋势,另一方面是国家政策的推动。还有智能市场的推动。除了这几个方面,我想重点说一下在技术和关联产业上的进展。

我们是做智能机器人,智能机器人领域人工智能的火热或者智能机器人行业的火热,在技术层面有很大的进展。从2010年到2014年,国外有很多新的技术出现,尤其是美国,比较追求开源的文化、思维,很多新的技术都公开化。国内或者国际上的很多技术人才的学习能力非常强,有了国外平台的加持,大家进步很快。尤其是与智能软件技术相关的产业领域,譬如说智能手机,它的发展带动了一些产业的发展,像传感器都变得微电子化,价格也变得非常便宜,所以从整体智能机器人的供应链、产业链上来看,成本大大地降低了。

再就是电动车产业的推动,比如说平衡车等的发展也造成了产业上成本的降低。还有体感游戏带动RGBD这样深度感知传感器的规模化,以及成本的降低。还有相关联的很多其他产业,比如锂电池等等,导致电动车和智能机器人整体上游产业链非常健全,加上技术层面的因素,我觉得这是智能机器人行业最近几年爆发起来的很大的因素。

汪洋:我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主要是三个因素:一,人工智能离不开数据,前十几年互联网发展给人工智能的数据做了很好的积累。这是人工智能今天能够再次火起来的前提。二,算法和框架的完善,还有一些新的算法出现,人工智能有了理论基础。三,和硬件相关,大家都知道做训练的时候有GPU,GPU的迅速发展给人工智能解决了训练的瓶颈,后面的因素是技术层面的因素。我们觉得这三个因素在一起,导致人工智能这几年有爆发式的发展。

汪洋:互联网本质解决的是连接和信息推送的问题,人工智能最重要解决什么问题?

邱巍:人工智能在自动驾驶上,解决的是生产力问题,使得今天的生产制造、物流、经济的运行等做得更加高效。讲到无人驾驶,我们可以看到背后是物流和交通,要解决的是信息流的问题,人流、物流,还有能源方面的高效协同。原来是人在做高效协同,使我们出现拥堵等方方面面的原因。人工智能是从某方面帮助人类,使它高效的运行。

无人驾驶的技术,不仅仅是汽车本身会改变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律。所以我们在讲大物流、大出行的同时,也讲乘客经济,当人从驾驶员变成乘客的时候,他大把的时间怎么解决?同时他又是第三者移动空间,可以承载各种各样的商业。例如今天我们看到把生鲜物品放在上面和电商相结合,或者把电商的高效和体验有效结合。我们也可以把今天类似VR包箱的东西放进去。它从这个角度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

易鹏宇:人工智能要取代什么岗位,AI技术起来以后哪些职业会失业。站在我的角度有另外一种解读,一些岗位会消失,人工智能帮助我们放飞自我。把人类从很多机械重复性的事情中解放出来,去做其他任何事情。

另外人工智能的本质是工具,在没有工具的时候,人修房子、制造兵器都很艰难。进入工业化之后,人类社会本质往前迈了一大步,因为人腾出更多的时间创造一些新的模式,做更多的思考。

另外人工智能解决的问题是提高一些领域的规范或者标准,这种规范标准有些是好的,有些是提高了难度。如国家的安全部分,火车站和机场通过人脸识别,可以为更多的乘客提供更好的安全感,让维护安全的警卫更轻松,同时也提高了个人犯罪的成本。这个规范框住不同的人,使我们的很多运行更有规律。

佘元博:学术角度来看,现在的人工智能是两条学术主导的线,一条线是计算机主导,另一条是自动化主导。计算机以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为主。在这三个领域,自然语言处理主要解决的问题是语音的识别、合成以及目前难度比较大的语义理解。计算机视觉这条线,主要解决的是基于视觉的感知,视觉能感受到很多数据,并知道这些数据代表的深层次含义。以机器学习为主的领域是从大量数据中学习探索出一些模型,应用数据学习出来的模型做分类、做预测,从而自主产生结果。

以自动化为主的线和机器人相关,它最主要的是自主决策,让机器人具备自主决策的功能、能力,以及自动化控制。这是为了让机器人越来越自主,不再像以前的自动化技术只是按照程序设定任务,而是代替更多的人自主的完成一些任务。

什么才是智能机器人呢?我们从交互的角度看,如果与人的交互非常自然,我们会觉得这个系统更加智能,他与环境的交互越自主,我们就会觉得它越智能。因为人工智能的定义是人工的系统,这套系统让人觉得它是非常智能的。所以我觉得人工智能要么是人机交互非常自然,要么机器人执行任务非常自主。

汪洋:如何看待技术红利在人工智能创业领域的优势,这个优势能够持续多久?后面人工智能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那人工智能领域创业者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罗韵:我承认肯定有技术红利,我觉得很正常。如果技术红利是有周期性的,它帮我们很好的解决一个问题。当红利退去的时候,我们更重要的是考虑这个产品本质要解决什么问题?可能这样才能保持人工智能的竞争力。我们目前在做一些解决方案。技术本身有红利,我们了解到的行业里面的具体需求是技术层面接触不到的,或者是每个行业里面具体是怎样结合AI,去实现产业升级。

另一方面,我们都离不开AI,我们会判断有些需求是不是伪需求,当下还确定不了。但是需要他们有一定的数据基础,如果本身的数据基础不是那么坚实,那这个技术的落地还存在很大的困难。另一方面,技术本身有没有定义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思考的是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

曹东璞:目前经历了AI的新技术,特别是在技术的初期,技术红利还是比较明显的。随着技术的逐步发展,逐步成熟,这个时候看到的更多是系统工程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基于目的的东西,突出的技术脱颖而出。早期,如何把技术转化为后期更多的是工程化的东西,这个转换是比较关键的事情。这个事情如果把握好,到后期可能技术红利会一直持续下去,要不然很快就赶上来了。

汪洋:我们认为技术红利是长期不可持续的。短期来看存在红利,长期来看,人工智能的项目创新的依赖于行业的努力和其所在行业的纵深程度。技术是前提,有技术之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方向把产品做出来,搞定客户,把产品卖出去。这个过程中反馈出更多的数据,这样再做你的产品和技术。这四个方面是缺一不可的,这是好的AI创业项目的标准。

AD:8月3日,北京四季酒店!猎云网将与您相约“智变新金融——猎云网2018金融科技产业创新峰会”,共同探讨前沿技术,洞悉金融智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