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
离职工程师起诉谷歌:“男性至上文化”导致性骚扰不断,谷歌却毫无悔意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55字)

2018-03-02 08:01:44 离职工程师起诉谷歌:“男性至上文化”导致性骚扰不断,谷歌却毫无悔意

对于员工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投诉,谷歌似乎并没有采取什么实质性的应对措施。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3月2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编者注:本文作者Kate Conger是国外新闻网站Gizmodo资深记者。

Loretta Lee曾经是一位在谷歌工作七年之久的软件工程师,但是在2016年2月遭到公司解雇。近日,Loretta Lee一纸诉状将前雇主告上法庭,称自己在谷歌工作期间遭到了性别歧视、性骚扰、恶意报复以及非法辞退。在起诉文件中,Lee表示,在谷歌内部,“男性至上文化”的盛行导致性骚扰问题层出不穷,而且公司对此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重视和解决的态度。

其实,就在Lee此次起诉之前的半年,谷歌还在努力应对离职员工James Damore“反多样性宣言”事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其言论当中,Damore指出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女性并没有男性那样适合做科技工作。去年8月,在Gizmodo网站发布了Damore的言论之后,一些谷歌员工表示了自己的支持,但也有一些员工表示了谴责。甚至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关于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多样性等话题的激烈争论。

Lee表示,自己在谷歌工作期间,经常受到男性同事的骚扰。他们会往自己的饮料里掺酒,时不时还会用玩具枪射自己。甚至,还有一位男性同事给自己发短信,问能不能给一个“同事之间的拥抱”。在一次节日聚会上,还有一位男性同事在喝醉了酒的状态下扇了她一耳光。

在诉讼文件中,Lee还详细提到了一件事,说是在自己短暂离开座位休息回来之后,发现有一位男性同事居然躲在她的办公桌下面,这不得不让她警惕起来。不过,至于躲在桌子下面干了些什么,那位男性同事却死活不肯说。据文件内容显示,这件事开始让Lee感到紧张不安,此前Lee从来没过与这位男性同事有过什么交谈。一来她对这位男性同事的言论感到害怕,二来她认为这个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下面安装了某种类似摄像头的设备。

随后,谷歌人力资源部门就一直找Lee开会,向她施加压力,让她针对这件事提交一份正式的投诉申请。但是,由于害怕遭到男性同事的报复,Lee便放弃了投诉这一想法。再加上,当时关于这件事的视频已经传开了,也就是说公司内部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所以Lee认为自己不应该也没有必要再特地去投诉。可是没想到,当她拒绝正式提交投诉请求的时候,人力资源部门又说她是不配合工作。所以,到最后,Lee还是妥协了,向公司提交了投诉请求,可结果公司却没有针对她的投诉展开调查。

然而,事实与Lee预料的一模一样。在她正式提交投诉之后,便遭到了男性同事的报复。他们不仅拒绝批准Lee的工作成果,还故意在Lee负责的项目上拖延,总之就是给她的工作造成了诸多不便。对她来说,想要在工作上取得成功,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诉讼文件中是这样写的:“谷歌不仅没能阻止原告工作环境中这类严重且常见的性骚扰问题的出现,甚至人力资源部门还不断通过会议向原告施加压力,从而导致原告在随后的工作中遭到男性同事的恶意报复,给原告带来了心理上的创伤。在事件发生之后,谷歌也没能采取合适的应对补救措施。这一现象,就是它长久以来刻意忽视公司内部性骚扰问题这一常见做法的有力证明。总而言之,谷歌不仅不会及时采取措施来纠正这一问题,而且还会反过来惩罚受害者。”

作为公司的优秀员工,Lee的业绩表现向来都是可圈可点。而且还曾经两次参与了公司内部的编程马拉松,受到了积极肯定和高度评价。然而,2016年2月,公司却告知她,因为业绩表现较差,所以作出了解雇她的决定。

不仅如此,就在遭到解雇之前不久,Lee在一场车祸事故中受伤了,因而向公司申请休病假。谁知道,公司并没有批准她的申请。

对此,谷歌发言人在一项声明中表示:“在公司的工作环境中,我们有着严格的反性骚扰规定。针对收到的每一份投诉,我们都会进行认真和尽职的调查与评估。一旦发现有任何违规行为,包括非法解雇员工,我们都会采取及时且正确的措施。”

这一次Lee的起诉,不禁让我们想起,去年,时任Uber工程师的Susan Fowler站出来曝光了自己在工作中遭到的性骚扰。与Lee一样,Fowler当时也是收到了男性同事带有性暗示意味的信息。在把问题闹大之后,Fowler遭到了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相关人士的恶意报复。

就在上个月,Damore同样起诉了谷歌,称自己遭到了不合理的解雇,而且说公司一直以来都非常歧视保守派的白人男性。自去年8月Damore遭到谷歌解雇之后,公司有不少拥护多样性的员工都表示,Damore的那些支持者以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为武器,传播一些根本就站不住脚的虚假言论,比如说有多样性积极分子或是激进分子歧视白人男性。

Tim Chevalier之前也是谷歌的一位工程师,是多样性的积极倡导者,而且还针对这一问题在公司内部掀起了范围不小的讨论。就在上个月,他也起诉了谷歌,说是自己在工作期间遭到了歧视、骚扰和非法解雇。

对于Tim Chevalier的起诉,谷歌发言人回应道:“在谷歌的企业文化当中,言论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这并不是说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发表各种不合时宜的言论。全体员工都认可我们谷歌的行为准则,凡是在种族和性别问题上传播恶意言论的行为,肯定都是要遭到禁止的。”

据外媒透露,谷歌员工还存有针对这一问题进行内部讨论的聊天截图,而且这些截图后来还泄露到了一些另类右翼网站上。就在Damore的言论曝光之后,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还试图在员工大会上处理这个问题,然而就在截图泄露之后,其中一些员工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于是大会也就随之取消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取消的大会后来也并没有再重新安排、重新召开。

不过,与Uber去年在性骚扰问题曝光之后所采取的态度相比,谷歌对自家企业文化冲突所采取的态度完全不同。去年,在Fowler的博文引起民众关注之后,Uber就雇用了曾任美国司法部部长的Eric Holder来针对公司的内部文化展开调查。不仅如此,还聘请了知名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来对215起性骚扰投诉进行调查。基于该事务所的调查结果,Uber解雇了20多位存在不端行为的员工。而Holder的调查也发现,Uber确实缺少相关的正当流程来应对性骚扰问题,因而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帮助Uber进一步完善企业文化。

可是,相比之下,对于员工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投诉,谷歌似乎并没有采取什么实质性的应对措施。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