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张昭:2017年乐视危机远不如电影行业危机对他的影响大
统计

2018-01-11 15:57:13 张昭:2017年乐视危机远不如电影行业危机对他的影响大

对张昭而言,过去一年乐视危机对他的影响,远不如电影行业的危机对他的影响大。

猎云注:2017年,乐视风波不断,对于乐视影业,张昭用“幸运”二字来形容。他庆幸乐视影业没有上市,让新乐视文娱能够及时转型,也庆幸转型的新商业模式得到了资本的信任。对张昭而言,过去一年乐视危机对他的影响,远不如电影行业的危机对他的影响大。尽管经历了2017年的资金困难,如今乐视仍面临需解决资本的问题,但他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让新乐视文娱“在废墟中重新站起来”,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方案。文章转自:网易科技,文|张潇潇 。

从乐视大厦搬出后,乐视影业的办公地点迁到了朝阳公园附近的一栋三层的小楼,楼的外面贴了一副春联:“财运九州生意旺,商通四海财源广”,春联已经有点卷边了。虽然已经改名为新乐视文娱,但一楼大厅仍挂着乐视影业的logo,网易科技上门采访时,正是圣诞节后,乐视影业的logo旁,挂了两个小小的圣诞花环作为装饰。

尽管和之前的办公环境相比,新乐视文娱的大门略显寒酸,但新乐视的会议室里仍然保留着曾经的辉煌。会议室里,一面墙凸起的白色大字,是乐视影业曾经引以为傲的成绩、概念和影片。“片片过亿”,“100亿”,是乐视影业几年内跻身国内六大影业的傲人战绩,“蝴蝶模式”,“一定三导”,是张昭提出的深奥概念,此外,作为代表作,《长城》、《小时代》、《熊出没》和刚刚上映的《奇门遁甲》也赫然墙上。

在接受网易科技的采访之前,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刚刚开完一个会,一天的工作让他略显疲惫,眼睛里有些红血丝,但聊起天来他的精神仍很兴奋,他有理由感到兴奋。在接受采访的几天前,张昭刚刚和孙宏斌谈妥了新一轮的增资。增资完成后,天津嘉睿持有乐视影业40.7500%股权,成为了第一大股东。这无疑给新乐视文娱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也给张昭带来了极大的信心。

很难想象,在经历了2017年乐视的风波之后,张昭会用“幸运”二字来形容这一年。他庆幸乐视影业没有上市,让新乐视文娱能够及时转型,也庆幸转型的新商业模式得到了资本的信任。他自言2017年,自己“一方面应对外面的很多事儿,另外一方面就是天天在跟他(孙宏斌)聊大家怎么转型。”

因为受证监会的约束,他不便谈贾跃亭,也无法谈乐视具体的资金困难,但谈起新乐视文娱的转型,“垂直IP运营”、“分众”、“互联网”,他立马打开了话匣子。

对张昭而言,过去一年乐视危机对他的影响,远不如电影行业的危机对他的影响大。这一年,中国电影突破550亿,靠着35亿的服务费和《战狼2》的异军突起,勉强保住了13%的增长率。另一方面,全球票房前十的电影,除了《战狼2》,全部都是好莱坞的IP续作。

张昭表示,他从2015年就看到了这样的大形势,而对行业形势的观察让他形成了一个自洽的逻辑,在新乐视文娱的转型中,不求票房增长而是在乎IP的可持续。电影只是IP的一个媒介,而IP化意味着既不能拿票房,也不能拿口碑来衡量成败,因为IP运营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他甚至觉得“票房太大了未必对IP的持续发展是好事儿。”?因为不够分众,而之所以要坚持做分众则是因为,“互联网的思维就是要精准”。

尽管经历了2017年的资金困难,对标迪士尼仍是新乐视文娱的目标,做“互联网迪士尼”,这是张昭创业时就许下的产业梦想,虽然如今乐视仍需解决资本的问题,但他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让新乐视文娱“在废墟中重新站起来”,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方案。

以下为网易科技与张昭的部分对谈内容,略经编辑。

谈融创整合:从生态到垂直IP

网易科技:前两天融创刚刚成为影业第一大股东。我特别想知道您跟孙总这半年的合作情况是什么样的,他对乐视影业现在的策略是什么样的看法。

张昭:改名了嘛,乐视影业已经改名成新乐视文娱。我就从改名说起,第一,我觉得在内容这个维度上,过去乐视的内容、视频网站、大屏,这种整合还是对的。我觉得这三块业务,孙总投完这三块业务,我把它整合起来了。这个就是为什么还是叫乐视。

网易科技:估计很多人都问您为什么还要保留“乐视”两个字。

张昭:对。当然也有一个团队凤凰涅磐的动力问题,你不能认输,因为这个事儿本身是有意义的事儿。但是为什么是“新”呢?维度上主要是体现在两个角度,第一个,过去是横着的,还有一些协同,是生态化的。但是垂直化了以后,垂直是一个新的模式。从内容到视频,到落地到家庭场景,我们这么多年在家庭互联网娱乐入口上的耕耘,就是我们的智能大屏,加上我们的互联网,加上我们的内容。这个“新”字是指垂直,然后再垂到融创未来的社区上,融创和万达合作的文旅地产。

网易科技:所以现在不提生态了吗?

张昭:反正从我嘴巴里,我比较少说,或者叫垂直生态。过去没有说垂直生态。

当然为什么影业改成文娱呢?过去是一个电影公司,最多在做一些剧,影视公司。现在就变成用IP来垂直运营这些平台。到了社区,社区就有很多IP的活动。到了文旅,就有很多像迪斯尼乐园这样的事儿。所以这么一改。这个就是融创来了以后这半年多,就是这样一个关系。这是一个商业模式转型。

网易科技:您最开始想到转型是什么时候?

张昭:2015年就开始了。我记得很清楚,我跟我们战略部的同事从2015年开始,那时候乐视生态还是方兴未艾的时候,我们就在聊了。说要把乐视影业整合到上市公司里头,我们就开始聊整合进入以后怎么做。那就是应该这样。已经在酝酿了。那时候还很火呢,手机、智能电视、汽车、金融,一堆火的东西。

但是你从内容的维度去看,它的内容生态该是什么样的,一定是垂直的。因为只有垂直才不烧钱。那时候乐视视频还在烧钱,今天BAT还在烧钱呢。烧钱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你烧不出一个未来来,这个是问题,没有一个烧出未来的模式。

因为你烧完了,你有一大堆用户,你还是不知道怎么做内容。互联网BAT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就是你不知道(怎么做内容)。

网易科技:这个策略的改变,您和孙总谁占主导?

张昭:你不能这么说,战略都是共同形成的。虽然这个说法是我在去年上海电影节的时候提的,但他很认同,我们一起形成一个新乐视的战略。它是新乐视的战略。新乐视文娱的战略是在新乐视战略里面的。

网易科技:垂直IP运营有一环,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就是您说的乐视电视,还有乐视的一些智能硬件。

张昭:没有,我们是这样的,乐视电视是我们的一个母阵地,但是我们是开放的,我们跟所有的电视合作。电视的内容也是跟所有的内容合作的,不光是跟我们的内容。我是垂直模式,他是横向的。

网易科技:所以这个困难对您来说不是困难?

张昭:完全不是困难。我们从大乐视来讲,当然它是我们的电视,这是我们的主阵地,我们有用户。我刚才讲了一台电视算算后面有多少用户,那我们有一千多万台电视,那我们有五六千万的用户。我是有底的,我去运营他们就好了。

网易科技:整合的另一环是孙总也很看好的文旅影城。

张昭:那刚刚开始,但这一定是大方向。我觉得未来这个产业会比美国更好,那可能五到十年,这需要时间。

网易科技:现在文旅城落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张昭:因为还在逐渐地推进当中。这个千万不能着急,这是要一步步来的。但这个方向肯定是对的。

网易科技:预计大概要多久才能够完成你们现在的目标?

张昭:我现在还不能说,这个正在做规划。我们刚刚才开始,逐渐一步步来。这个不着急,这个是十年规划的事儿。但一定会发生的,这个事儿意义重大。

谈应对困难:转型IP

网易科技:我记得17年6月份的时候,孙总在台上说乐视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当时我感觉您也是很激动的。

张昭:对,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个之前,我们是多困难的。

网易科技:到底有多困难?

张昭:乐视缺钱这个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很困难,非常困难。

网易科技:具体呢?

张昭:具体就不能说了。这个事儿,我不能说这些很具体的事儿。

网易科技:那个时候,您心情是什么样的?

张昭:其实我觉得很好,这个事儿能够认可,因为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商业模式。融创当时还是第二大股东,所以融创当时是很重要的。果然今天就实现了,六个月以后就实现了。所以还是非常感谢,非常感激。我也觉得这是对我们商业模式的一个信任,一种信心。从当时说的话,到今天增资,整个过程没到六个月,我觉得挺快了。其实这个事儿是不容易的,这个(增资)表达了融创和孙总对这个事儿的一种信心,也表达了对我的信任。这是我这么看,我没有问过他。

网易科技:您之前在媒体上说,去年11月份的时候,您就已经预料到乐视的危机了。当时您也有了一定的应对措施。能不能说一下具体当时的应对措施是什么?

张昭:实际上不是去年11月份,2016年的四五月份就已经……这是行业的问题,整个中国电影行业这个问题是非常明显的。2016年第一季度票房增长了40%多,第二季度就大跌。其实关于这个趋势,纯电影行业文本的趋势,我做乐视影业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一定会有这一天的。所以心理是有准备的。所以从去年的四五月份开始,我们就开始在聊IP化的问题了。

网易科技:所以您具体的应对方式就是IP化?

张昭:对。针对行业,我觉得IP化从一个电影行业走上一个互联网IP的运营行业,电影只不过是一个最核心的业务而已。所以为什么要改名成“文娱”,就是这个道理。而不是影业,影业就是一个电影公司。这个就和十年以前迪斯尼一样,要去买皮克斯、漫威,去买这些公司,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把它IP化了。这个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这个是行业的问题,这个不是乐视的问题。乐视的问题是乐视的问题,是去年年底开始的乐视的问题。其实中国电影的走向,我在做乐视影业2012年初、2011年底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事有朝一天会来的,就是快点慢点的问题。

网易科技:对于乐视的问题,您当时应对的想法是什么?

张昭:我觉得就是要往回收吧。所以大家看2017年的业绩可能不能看,但是这个事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调整,你要赶紧转身。

网易科技:具体怎么调整呢?

张昭:要缩小规模,很多事往后推,原来的纯电影也要把它IP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IP化上,而且不是对IP的电影的开发。我们这些做了很多调整,我一年主要的工作就是告诉大家怎么转型。

一方面应对外面的很多事儿、乐视的很多事儿,另外一方面就是天天在跟他聊大家怎么转型。探讨这个商业模式,探讨业务怎么转型。因为电影公司转成一个IP运营公司,其实很多思维、运营方式都不一样。

网易科技: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张昭:不一样就是,电影就看票房。我们其实现在要看的是这个IP能够运营多久,然后怎么系列化。IP化就是系列化,然后IP化怎么品牌化。所以你真正的价值点就不是票房,票房就是现金流,还不重要。真正重要的还是它的系列化、它的品牌化。电影这时候就变成IP的一个媒介了,电影就不再是电影本身了。所以你看很多东西都改了,研投制宣发放都改了。

谈分众IP:票房不重要

网易科技:今年的电影市场已经证明了,并不是只要是IP就能够成功。您也有这方面的经验。今年像《变形金刚》、《正义联盟》……

张昭:你不要看短期的事儿,你指的成功不成功是票房上的。你怎么知道它其他维度上成功不成功。所以大家眼睛别都盯在票房上。你要老看电影行业,那就麻烦了,那就是传统好莱坞公司了。有的电影票房现在一般,但是第二集可能就不一般了,你怎么知道。

网易科技:那万一第二集就更差了呢?

张昭:就跟我们去年《爵迹》一样,说《爵迹》第二季票房一般,四个亿左右。那就要坚持做下去,也许到第三季票房才好了。你不知道。因为这个IP的衍生有很多用户,真正的衍生过去会反过来支撑这个票房往上走。这是迪士尼模式的核心。你玩具卖得好,说不定这个票房就好了。

网易科技:您觉得像《爵迹》这样的作品,将来如果要系列化的话,您觉得有什么可改进的地方?

张昭:我们第二部明年就出来了。这个事儿一定会往下做的。因为做IP的时候,你就不能着急说票房有多好。票房太大了未必对IP的持续发展是好事儿。

网易科技:为什么?

张昭:因为你散啊,你不在目标用户里边了。互联网式的IP就是要很精准。我一直说,你不能指望《小时代》IP的用户去看《归来》。他是不一样的用户,这是互联网观点,分众是最最核心的。所以你要追求票房的话,最好所有人都看,那票房是最大的。那你就把你的IP的用户的精准度给稀释了。

网易科技:那为什么一定要求这么精准呢?

张昭:这是互联网观点啊。互联网就是说,你只为你的用户服务。所以我就说,我们做《小时代》的时候老举这个例子,你不能把《小时代》给稀释了,那就是女中学生用户的产品,你不能把它白领化。你把它白领化好像是正确的,反正大家都觉得更多人来看了。但是其实它是关于青春的,它是关于告别校园这一瞬间的。所以你不能稀释,因为稀释,观点就不一样了,世界观就不一样了。

网易科技:观众真的有那么分裂吗?《小时代》的时候,中国电影票房还在大幅上升,现在不同了。

张昭:要更精准才行。泛众的东西都让好莱坞去做完了,那你本土的东西就要精准。你为谁服务?你跟谁产生共鸣?电影实际上是共鸣。你跟哪群人产生共鸣?《小时代》就是关于青春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要撕逼,要海誓山盟,不断海誓山盟,不断撕逼。这是女中学生最最重要的一个特征。然后它有一些这个时代奢华的东西,跟价值观之间冲突。那只有这个年龄的用户才有感。

我就说不能指望喜欢《归来》的观众去喜欢《小时代》,这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能让小女孩儿们去看《归来》,她完全看不懂,她无感。所以这是起码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就是分众思维。

网易科技:可不可以谈一下《奇门遁甲》?这是新乐视文娱改名后的第一部片子。

张昭:它就是个恢复。恢复一个市场运作能力的恢复。今年大量作品都放到明年了,我们的《影》、《爵迹》、《刺局》,很多IP都放到明年了。它其实是一个收缩,我们更强化它的IP,更强化它的分众了。

网易科技:您觉得《奇门遁甲》这次的宣发也好,制作也好……

张昭:我觉得不应该从宣发这个角度上看,因为我们不是在聊电影。你和我聊电影聊不起来,你跟我聊IP可以聊。这就是一个尝试吧。我觉得一集票房好,两集票房好,都不代表未来会好。不好也不代表未来就不好。它是一个尝试去运营的过程。很重要,这个事儿。

网易科技:所以《奇门遁甲》也是要IP化的吗,也会有二、三、四集吗?

张昭:其实能不能IP化是看你能不能通过一个文本的运营提炼出更加精准的用户的诉求,然后再去尝试第二次。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IP化是一个“化”字,“化”是一个动态过程。不是你上来说,这是一个……不一定成功。《三生三世》这个剧多火,到电影就不行。大家在尝试这个过程当中,都有一个IP化,是一个能力。这个能力是要逐渐锻造的。

网易科技:或者说其实IP运营重在“运营”这两个字。

张昭:对,当然是。不是名气响的东西都一定会好的。

网易科技:那在运营方面,您有什么经验或者秘诀吗?

张昭:其实乐视影业我开始做这个公司,我就知道未来要做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做电影文本的分众,然后我们一直在做系列化。可能我们在系列电影当中,成功率是最高的,《熊出没》。那为什么我要选择做《熊出没》,要把它从一个多亿票房做到五个多亿票房。那就是一直在运营,一步一步在运营。怎么样让孩子们能够更加进入到熊的世界,怎么在他们心智中植下这样的东西。

电影只不过是这个IP的媒介,你这个事儿做得越好,你就一步一步会越做越好。《小时代》也是这样的,做到第三部的时候,第一部四个多亿,第二部三个多亿,然后是第三部要怎么做。我们当时就选择,价值观我们仍然坚持更加“小时代”,更加女中学生的价值观。我就不跟白领观众妥协。这个就是运营,这个很重要。

网易科技:但是迪士尼也不是做分众呀。

张昭:迪士尼完全在做分众啊。你们就不明白,迪士尼原来有迪士尼动画,它就是做亲子的东西。迪士尼不会去做《死侍》。他就一定做成全家都能看的。

网易科技:那合家欢不是大众吗。

张昭:不是。合家欢其实是这样的,合家欢主要是针对family。我们有family的,但是我们在family这个维度,它是一个。然后在family当中还有分众不同的人群。在我的人群当中,它要悦己、敬老、亲子,都不一样。《熊出没》,你只能给小孩看,很分众啊。最成功的IP是什么?我觉得IP运营在中国可能《小时代》、《熊出没》是最成功的。

因为中国没有其他电影做过四部了,这两个系列都有四部电影。它还能有第五、第六、第七部。那为什么?大家其实不知道,就是你的IP运营能力,因为它足够分众。

当然也有人说,我一个片子就追求票房高,那是电影公司。我说这个模式也成立,就跟好莱坞其他五大公司在争。可是你看看现在五大公司怎么样,福克斯是不是被收购了。

但他不公布为什么,大家就很纠结。这个事儿就是不够分众。因为现在所有人的时间都不够,只有最适合我的东西我才看。那两种方法,第一种,我最好做得适合的人越多越好。我觉得这个挺惨的,会越来越惨的,好莱坞已经证明了。

网易科技:您觉得是为什么?

张昭:好莱坞已经证明了,好莱坞其他五大公司为什么不行了呢?

网易科技:在电影史上总是有大年有小年嘛。

张昭:已经将近五六年不行了,这不是大年小年的问题。为什么迪士尼越来越好?所以这就是商业模式问题。

网易科技:所以您在峰会上也说电影的风口过去了。

张昭:肯定过去了,这还用说。所有行业的人都承认的。互联网最重要的是把每个人的时间都碎片化了,然后大家都忙得要死。那我选哪一部呢?一定选我最有感的一部,这还用说吗?

网易科技:我觉得好的片子……

张昭:我觉得你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好,不要聊票房。你能不能有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一直做下去,这是问题。你怎么让这个电影是一种价值观的认知和一种情感能够伴随你的成长。这是IP。你别聊票房,你们的维度,脑子还在票房上。这个事儿就不是这个维度的事儿。

所以一定要好好去研究研究迪士尼为什么会成功,要不然你就和好莱坞其他公司一样。福克斯已经被收购了,它也不是好莱坞最差的公司,还有好莱坞好多公司危机更深呢,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买家。

网易科技:可是乐视曾经是片片过亿啊?

张昭:你知道为什么?这个都不是看重票房,都不是。就证明我们能够运营一群用户了,就是三四百万的用户。作用就是我能够运营用户了,过亿的东西都是因为我们比较准地运营那批用户。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28岁未成年》,那就打在28岁这些所谓的青春危机上面,我就很精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打的就是校园。我做《高跟鞋先生》,我打的就是异装癖的三四线的这些小女孩,我的用户打得很准。

谈网剧:不做屌丝互联网

网易科技:您刚刚说IP,电影只是一部分。

张昭:不是一部分,电影是IP的媒介。

网易科技:现在乐视重新整合以后,您还要负责比如网剧等内容。

张昭:对。

网易科技:所以您在网剧方面,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吗?

张昭:把它看作一个跟电影互动的东西,它更多是互联网的运营。这个IP的互联网的运营。

网易科技:也就是说,同样的题材或者同样的主题要做一个网剧。

张昭:对。

网易科技:不单独开发网剧的项目?

张昭:也可能是先开发网剧,再做电影。我先试试运营怎么样,这个不一定。先开发游戏也可以。这个事儿我们不好说。哪个先来,哪个后来,要看哪个文本更加适合这个IP,先开始。

网易科技:现在的网络平台都在烧钱,都在抢夺版权或者做自制。您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张昭:我们就是IP化。我还是这个话。你自制,你要符合这个IP。就一个,我觉得不值钱。但是你如果一集一集能做下去,是值钱的。然后核心的观念是清晰的,大家通过这个网剧对世界有一个新的观点,对你的人生有新的体验。我们做的东西更多是针对家庭,跟美剧里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网易科技:也就是说您对这个的定位更多是家庭?

张昭:对。我们很清楚,因为我们看好的风口是互联网家庭娱乐。我那天在网易科技论坛上也说了,这个是最重要的观点。从商业上来讲,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就是屌丝向中产转化。中产化就是家庭化,它没得说。突然一下从一口人就变成,网剧好多是一口人看的,你变成三口人,变成五口人,那观众群就扩大了。乐视1200万台电视,背后至少有那么五口之家的,那就变成六七千万的用户了。它不一样。

网易科技:为什么要定位在家庭?

张昭:因为这个是风口啊,这是整个中国经济的风口。中国的新时代就是,其实中国梦就是依托在家庭身上,这是很清楚的。

网易科技:但这个和我观察到的视频网站的趋势……

张昭:趋势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屌丝互联网是做个体的,我们是做家庭的。这是新乐视的一个新的商业定位。过去乐视也没有那么清晰。

网易科技:那现在网剧方面有没有什么在启动的项目?

张昭:我们未来几年的开发,还是会往这些大的IP方向上去走的。

网易科技:现在有在筹划中的具体项目吗?

张昭:那很多,比如我们的《刺局》,我觉得这个定位是不一样的。你也可以定位成一个,因为其实《刺局》是中国古代三百年一个杀手组织的故事,你怎么定位?你可以定位成巨黑暗。现在我把它定位成一个跟白领有关的,职场就是刺局。你在那里面,你怎么保护自己的一丝天真。这个很重要。所以我们这个主人公就设计成了一个职业的刺客,但是心底保留了一丝纯真。我觉得这个是针对进入家庭的这些人去看的。

庆幸没上市:不求增长,只求可持续

网易科技:从传统的影业转到IP运营,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人有不同的声音,或者有没有质疑的声音?

张昭:你说我们内部?

网易科技:是的。

张昭:我刚才跟你说了,这一年到处都是不同的声音,以后还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个商业模式,大家现在是认可的。因为再不认可,大家就是真的基本上就不看。你看看这个世道,福克斯都被迪士尼收购了。那电影公司的出路在哪?你再看看今年文娱整个资本市场的年报上,去年降了30%多,今年降了20%多。这个整个资本市场是怎么看的。所以这个事儿,大家如果还是呆在电影行业里,怎么想也想不通,那就麻烦了。

网易科技:所以内部是一致决定要改成IP运营?

张昭:这个是经过一年多大家的酝酿,已经是一年多的时间,一年半吧。逐渐大家就意识到,我当时就跟他们这么说,我说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但你们一定会见棺材的。因为好莱坞就这样过来了。凭我对互联网行业的理解,互联网一定会把你们一片独大这种泛众的东西,把这个市场留给好莱坞的。因为好莱坞是全球市场,你看娱乐的东西,你看好莱坞就行了。

网易科技: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就是您觉得转型的一个根本原因是要可持续。

张昭:对。现在你看整个资本市场,我们也挺幸运的,没有整到上市公司里头去。你整到上市公司里头去,那这时候,你调整也调整不过来了。我跟你说,上市公司不能亏。因为调整,那可能要亏就亏了。为了未来,也放弃今天。那上市公司就没法这样调整了。我认为在没有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计划前,你是不能够登陆资本市场的。因为一登陆,你产业一调整,你就麻烦了。你怎么弄?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你看现在这些公司,上去以后,他怎么调整?他很难调整。因为你不能有(亏损),资本市场都是要……所有的资本,股东们对你都有要求的,要求你保持增长。行业调整,你怎么增长?你需要调整的。

网易科技:所以您现在不求增长,您只求可持续?

张昭:对。可持续,把核心价值做到,它自然会增长,要追求可持续的增长。你不能一年做得很大,那你第二年怎么办?一年来一个票房爆款,你怎么办?去年我为什么说片片过亿,它是一个基础。这事儿,我没要追求票房奇迹,我从来不追求票房奇迹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追求票房奇迹,就跟你的商业模式反了。你奇迹完了,你今年30亿,明年还有吗?明年没了,那怎么办?就不增长了,就倒退了。好莱坞这些公司都是这样的,所以你讲大小年。

网易科技:您刚刚说的都是挺成功的IP运营。像今年乐视出品的其他电影,比如《吃吃的爱》……

张昭:那个都不叫IP,我们还没有开始呢。准确来讲,今年是调整年。我觉得可能还要调整两三年都不好说,但是你一定要调整。你不调整,你到最后就跟好莱坞其他电影公司一样。这事儿都看得很清楚。然后我们也有余地调整了。我们没事儿了,我们也没有上市公司股东的压力,那我们就坚决调整。这个事儿不要看一年两年,互联网公司不能看一年两年的成败,那个就没有用。

网易科技:您很庆幸没有上市?

张昭:当然了,这个是实话呀。我一直这么说的。你要上市了,你碰到产业调整,你就疯了。你看这些上市公司,哗哗往下掉。

我很庆幸,我们乐视也碰到了要调整,行业也调整,那我干脆一块调整就完了。要不然这个行业没调整,你自己调整,你也有问题。或者行业调整了,你自己不调整,也有问题。乐视现在对我没要求了,没说必须要上市。要不然你就很被动。我觉得幸运在这。然后碰到跟融创的结合,我觉得这个多有意思啊。

我觉得我们挺幸运的。然后慢慢来,这个事儿就可以踏踏实实做,因为商业模式是清晰的。我觉得现在绝大部分娱乐公司都是懵的,电影公司是懵的,不知道怎么办。票房就这样了,你看看今年圣诞节,不光是一个《奇门遁甲》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出哪了呢?

网易科技:整个电影行业都在不景气。

张昭:它不是行业不景气。股市上为什么这些公司的估值都下来了,PE值都下来了。其实因为这个行业没有新的模式,没有重新面对未来的一个模式。那我为什么投你呢?那为什么孙宏斌会投呢?这次会增持呢?是因为我们这个商业模式是有未来的,是可参考的。那你剩下的事儿,就把事儿做好就行了。就很简单,你没有大的商业模式上的(调整)。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更加关键的问题。

网易科技:可不可以这样说,2017年您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您找到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张昭:其实最大的收获是这个商业模式被投资人认可了,你找到也不行。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很多年以前。因为我对迪士尼的情况是很熟的,已经潜心学习了很多年了。我做的事情其实也是受到他的影响,但是只不过我是从互联网开始的,由中国互联网先走的。好莱坞互联网是现在开始的。我们是互联网先走。

互联网迪士尼这事儿,不管你从互联网先走还是从迪士尼先走,最后都要融合的。今年我最大的欣慰是,这个行业太多的资本市场证实了我,帮我说服了很多人。

网易科技:复盘乐视影业这一年,您觉得有哪些遗憾,哪些经验?

张昭:我觉得乐视影业很幸运,改成了新乐视文娱,方向明确了,投资人认可了,然后我们踩在了整个行业变化的点上。这个很重要。你看好莱坞怎么变,你看中国的文娱产业,资本是怎么撤离的。其实我们踩在了这个点上了,非常好。然后很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变成这样的一个(公司),因为我们还没有进入到资本市场。我觉得幸运是2017年的这个,很难,巨难无比,但实际上从长远来讲是很幸运的。

网易科技:我真的没有想到您会用“幸运”这两个字来形容这一年。

张昭:就是很幸运。因为最重要的是,不管多少困难,幸运的是你知不知道怎么走出困难。有没有未来,这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行业也一直在帮我,2016年第二季度票房下来的时候,我就说行了,有一个案例了。要不然我就说不出来了,就跟我做互联网电影公司一样。如果BAT不进来,没有人给我背书了。李克强不说互联网+,就没有人给我背书了。就说神经病,电影就电影,互联网就互联网。所以幸运的就是说,真的产业是一直在……

网易科技:验证你的说法。

张昭:有一些东西给我背书。这个事儿就让我能够说服公司的团队,也能够让我说服投资人,也能让我说服我的行业的合作者。然后乐视也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大的角度来讲,就非变不可了。反正已经差不多是个灰烬了,是个废墟了。你怎么在废墟中重新站起来,我们是有方案的。就怕没方案,你不知道怎么站起来。

网易科技:方案是有了,但是具体的困难是什么。

张昭:我从来不说,我们做产业、做公司,永远是在战胜困难。因为创业不可能没有困难,主要是困难。做事儿、做企业主要是困难。其实困难不是问题,问题是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去克服困难,方向没有了,那个才是灾难。

解决之道:票房收入三年内降到总收入50%以下

网易科技:虽然不是问题,那您能说说现在具体有什么困难吗?

张昭:我觉得就是解决资本的问题,这个很重要。然后解决团队的运营模式问题,那个也是要通过很多案例实践的。现在理论上,大家基本上是同意我的做法的。但是实践上,要通过很多工作的实践、业务的实践,然后把做法调整过来,那也要过程。

网易科技:做法上最大的调整是什么?

张昭:最大的调整就是大家都要想这是你原来的业务,比如过去没有太多衍生业务,但我说了要把电影票房在三年之内降到总收入50%以下。过去就是电影票房为主。而且你怎么降到50%?那另外50%从哪来的?这个很重要。

网易科技:这就意味着你们要成立新的业务?

张昭:一大堆新的业务,比如IP、文旅地产,这都是新的业务。然后你怎么用IP来做网影联动的剧,这是个新业务了。还要跟平台去聊,跟乐视内生的平台和外面的平台。那你说是不是要做IP跟品牌的联营,迪士尼有三百多个品牌联营,跟其他的消费品牌。你市场体系怎么改,是不是要进入新零售整个新的市场体系里面去。

因为其实电影院业务本质就是一个零售业务。所以新零售是什么,你怎么去跟新零售市场结合。所以整个一系列的调整,你怎么去衍生,怎么做品牌管理,怎么可持续,怎么系列化,很多研发,很多部分都要调整。这是一个重大的调整。

网易科技:之前我看很多媒体也在问,这一年外面肯定有很多职位可以让您去做,但是您说您要实现您的产业梦想。您的产业梦想是什么?为什么只有在乐视才能实现?

张昭:这是我参与创立的公司,我是创始人之一。所以这事儿就是,我如果能在这把互联网迪士尼这事儿能推进出来,能够做出来。

网易科技:所以您的产业梦想就是互联网迪士尼?

张昭:对。因为我做乐视影业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这个是很清楚的,知道一定会走到迪士尼化的,但是我们从互联网先开始的。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互联网的路还很长,我们慢慢走,但是迪士尼化已经可以开始了。因为我觉得电影的互联网化其实做得不太好,不光是我们做得不太好,整个行业都做得不太好,我们还算好的,BAT做电影也是不太好的。

网易科技:您还是觉得互联网和电影是可以结合的?

张昭:可以结合的,如果你能IP化。你要从IP化的角度,不能从文本的角度。电影就是文本,然后互联网平台说,你就拿个片子来给我放放就行了。他放一次为什么?弄点流量,是吧?电影和互联网,大家没找到一个共通的东西,就是IP化。这是问题。我看很多互联网视频平台也不分众,一个电影来了,你说怎么分众运营啊?都没有。所以我说他们做得不好。

谈未来:三年几十个IP,衍生反哺票房

网易科技:能否分享一下2018年新乐视文娱想要打造哪些IP?

张昭:这个事情,我现在也不能跟你讲。当然很多大家已经知道了,6月19号的时候,我们公布了好多。大家已经知道一些了。

网易科技:这些都会落地?

张昭:对,这个事儿肯定的。我们强就强在,我们有研投制宣发放的能力。我们做了这么多电影了,一个一个,我都有能力打造出来。文本专业化的制造对我们不是问题。但对很多大平台是问题,他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是一个专业做文本的公司,但我们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过去是文本的宣发公司,现在要转成IP的运营公司了。所以我们没问题啊。

当然大家都知道,比如《狼图腾》,大家都知道动画片。这个你们应该可以查得到,《狮子王》导演来做,三集的一个系列。我们还要做电视剧,然后我们还要做衍生、做场景、做游戏等等。比如《神雕侠侣》,徐克,三部《神雕侠侣》。也会有这样的,有很多衍生。游戏、场景、剧,一个一个很多,几十个。

网易科技:几十个?

张昭:慢慢来,未来三年几十个东西,慢慢它就出来了。然后三年以后,它就立住了,有大部分立住了。这个公司就不得了了。三年以后,衍生的东西会逐渐反过头来反哺这个票房。不是财务上反哺它,是它的用户影响力上。用户在很多场景里面触达到这些东西,他印象就很深了。然后通过他的传播又扩散出去了,所以观众会越来越多,票房也会越来越好。它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现在电影已经太多了,大家都没时间看电影了。大家都意识到了,移动互联网最根本的问题是把大家看电影的成本搞得很高了。然后票务平台最大的问题是把看电影的客单价搞得太低。就这两个问题。这就是一个不可持续的生意。30块钱一张票,现在还有8块8、9块9。这你怎么整?那谁补贴呢?过去他们补贴,烧钱。现在轮到片方补贴,我说这个事儿就不可持续,因为你在闭环里面。

电影行业成为不可持续的模式,然后电影院的成本越来越高了,整个经营不堪重负,这个行业有大问题。有一些电影可能就赚很多钱,可是绝大部分中国电影都不赚钱。这你怎么办?你拍8百部、9百部这样的(电影),然后再加上好莱坞,再加上全球,就上千部了。一千多部,怎么可能,大家有多少时间来看电影。

那为什么好莱坞的票房老不涨啊?大家不反思啊。说内容不够好,那是废话,内容是越来越好了。其实越来越好,但是内容能有多好啊?他看过一遍《阿凡达》了,你再拍一个《阿凡达》。如果你不是系列化的话,再拍一个《李凡达》,那票房怎么好啊?大家看过了。大家再去看是因为,我必须要看,像《星战》一样。这是在我血液里的,我必须要看。这个理由在那。

整个内容行业的问题是,大家真的是缺少对商业模式的(反思)。我跟大家分享我的反思,这么多年一直我在时刻反思,一定要没见棺材就要掉泪。要不然你这个行业就有问题。

其实我们问题一直不是太大,你看碰到这么大的问题,乐视这么大的问题,行业这么大的问题,我们活得还行,调整调整就好了。你看资本这个态度,影视公司一大批倒闭,一定会的。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其实你真的看看,中国电影已经成长得很快了。市场支撑不了这么大的成本。然后我们整个体系,创作人员、制作人员,都不成熟。做一个产业要达到好莱坞的水准要多少年?但是你是跟好莱坞电影竞争啊。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从什么维度去竞争,去做产业升级,做商业模式升级,都不想这个事儿。我觉得问题在这。这个其实要深度调整。我们幸运的是,一年以前就开始调整了。现在还好,你来看看,还好,是吧?然后明年后年,大家就看到调整的效果就来了。

网易科技:所以您还是很有信心的。

张昭:不是信心,这件事儿其实很简单,一点不复杂。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