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已倒闭单车3Vbike创始人要杀回战场,计划进军五、六线城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33字)

2017-08-20 09:27:36 已倒闭单车3Vbike创始人要杀回战场,计划进军五、六线城市

重回共享单车市场,不像一个明智之举。

本文来自《南方都市报》,采写/摄影:南都记者唐孜孜,猎云网转载。

我要进军五、六线城市,我相信这块市场我还是有希望的。

按每个城市1000辆投放量,也就几十万元,还是很能吸引有余钱又有兴趣的加盟方的。

———巫盛华

“你们过了几轮融资?”

“才过天使轮,拿了1000万而已。”

“我们正在谈A轮,成功的话或许能有2000万美元。”

这是京城咖啡馆常见的一幕。大致生于1980-1995年的创业者们抿着咖啡,穿着极简T恤,嘴里不时蹦出“天使轮”“OP”“roadshow”等创业圈专属名词。

生于1968年的巫盛华也是京城创业圈里的一员,但他又似乎与这些人不在同一个世界里。谈到创业,他常用的词汇是:“搞生意”“找项目”。

巫盛华2016年掏出家底70万元,决定加入年轻人的队伍里,也玩一把共享单车,他觉得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然而他的共享单车品牌3Vbike从上市到退出,只用了4个月。

戏剧的是,巫盛华昨日发出公告称,3Vbike将重出江湖。

仅4个月生意就失败了

北京西四环某酒店,巫盛华早早坐在大厅沙发等候,不断拨动手机,偶尔抬头扫一眼大堂来往的人群———当天有好几拨人要见,“1点半接受一个媒体采访,3点左右某商会要来谈合作,4点半有另一场见面要谈个互联网项目。”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

成名源于他的共享单车生意失败了,只用了4个月。

一个多月前,巫盛华的身份还是一个共享单车企业的创始人,品牌叫3Vbike,2017年2月26日上线,百度百科将它定位为专注中国三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平台。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并提醒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3Vbike成为继悟空单车后,第二个宣告退出的共享单车企业。

时间倒回2016年。这一年春天过后,一线城市的人们发现,街头巷尾一夜之间冒出许多“小橙车”“小黄车”,后来逐渐凑齐“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是个好生意!”巫盛华嗅到资本躁动的味道。

巫盛华算了算,如果他的单车每天有两个以上的用户使用,一年就能挣六七百元/辆,单车成本500元以内,这么一来,仅一年就能收回成本。他盘算,还可以在单车尾罩做一个广告,每辆单车每天的广告收入也能有一两元,“这应该是稳赚的生意。”

巫盛华觉得“小本生意”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他的信心还在于共享单车是个重量级市场,“既然这是个重资产的生意,那就不可能一统天下。”

起步期的巫盛华也试着融资,方式比较原始———在网上广泛搜索投资公司的邮箱地址挨个发项目书。与海投简历差不多,巫盛华投出的项目书“石沉大海”,鲜有回应。

短期内获融资的几率不大,巫盛华开始找身边朋友谈合作,“有一个本来答应投资100万的,没多久他又反悔了。”巫盛华有点沮丧,但很快他又找了不少朋友,甚至跑到香港找旧识,“他们也是怕风险,没有一个真正愿意的。”怀揣70万元积蓄的巫盛华只好孤军奋战。

2017年1月13日,发展迅猛的ofo宣布覆盖到全国33个城市,包括合肥、武汉、长沙、南京等二线城市,摩拜也占领了全国大片市场。

资金薄弱、团队小,巫盛华深知不能“鸡蛋碰石头”。既然无法在一线城市分羹,那就另辟蹊径,向三四线城市进军。“我是第一个进入三四线城市的”,回想当时的策略,巫盛华觉得,若不是单车被偷,这个策略依然胜算满满。

几个月“丢失”几百辆车

共享单车创业者们普遍认为,要有自己的APP才能吸引更多的用户,才能增加用户粘度。但巫盛华却另辟蹊径,他选择将功能放在微信端口。大多共享单车必备的GPS,巫盛华也没选择装上。他觉得,GPS主要是用来防盗,但并不十分有效。“可能有些车被藏到十层、二十层楼,你怎么找?”

此外,共享单车的标志那么明显,谁会去偷呢?即使偷了,总不能一直藏在家里吧。一旦骑出来停放,其他用户就可以继续使用。“丢失问题是可控的”,巫盛华估计,就算丢,最多也就丢20%左右吧。

2017年2月26日,3Vbike正式宣布进入市场,首选城市河北保定,投放共享单车200辆。选择保定原因很简单,保定离位于北京的公司总部很近,市场好监控。

“车不见了!”才过短短一周,保定市场就出现问题。为什么不见了?是用户骑出去了,还是车丢了?3Vbike的后台系统里根本没有车,这就排除了车在正常使用的情况。是不是价格高了?巫盛华马上采取免费骑行措施看看能不能让用户把车骑出来,无效。那是嫌押金高吗?把押金从150元降到99元试试,依然无效。

“那车子到底去哪里了?”巫盛华的共享单车没有安装GPS,后台很难检测车辆所在位置。在北京的巫盛华坐不住了,他立即赶到保定,一住就是大半个月。

巫盛华每天跟着保定的4个运营人员满城找车。由于成本预算,这4个运营人员均为退休工人。

“丢失是实实在在的,你说是不是偷呢,要说不是,我们在楼道里面找到好多车,一个月不出来,你说算不算偷?”巫盛华有些愤然。

但保定人对于巫盛华的说辞很不满意,认为这是对一个城市的“诬陷”。一些当地网友对他口诛笔伐,认为3Vbike的失败根本原因是巫盛华经营不善,而不是车被“偷”。有当地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人员找到巫盛华,“一来就趾高气扬地说,以后你要好好反省,做生意要怎样怎样。”巫盛华回复他说,局外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投放保定一个月后,首批200辆车“基本看不到了”。

“也许换一个城市就不会出现问题了”,之后他转战家乡莆田。实际情况是,车丢得更快,不到三个礼拜,车基本找不到了。

此后,他又相继投放廊坊、秦皇岛,但结果均未尽如人意。唯一让巫盛华欣慰的是,在秦皇岛,巫盛华接到第一笔共享单车广告单,客户是当地一个美容院,订单金额5000元,这也是他唯一获得的广告收入。

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撑,巫盛华没法补齐车辆丢失的缺口,他“有点恐慌了”,“几个月丢失几百辆车,如果我再投几千辆不到半年也会丢光。”

2017年6月,巫盛华决定,就算是融到钱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6月21日,70万元的原始资本花完后,3Vbike宣布退出市场。

3Vbike将重出江湖

巫盛华是福建人,上世纪80年代末从南京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中建总公司。也许是骨子里的“不安分”基因使然,巫盛华一直不甘心于循规蹈矩的生活,一直有创业想法,但是一直找不到切入点。

回想这场与80、90后角逐的共享单车游戏,巫盛华咧嘴一笑,“我1968年的,这个年龄玩这个东西有点不合时宜对不对?”

3Vbike宣告失败后,巫盛华依然很忙,继续琢磨其他生意项目。他每天要接不少的电话,有公司想转型互联网,找到他想听他的意见。也有以前的生意伙伴,想和巫盛华再次合作。

巫盛华和他的3Vbike退出后,共享单车行业却依然发展得如火如荼。但谁也没想到,2个月后,巫盛华带着他改进后的3Vbike将重出江湖。

8月19日晚,3Vbike通过微信公号发布公告称,由于早期使用机械锁,防盗定位技术落后,导致大部分单车丢失,于6月21日停运。经过2个月的反思,3Vbike决定升级单车品质,改装防盗定位智能锁,加强现场维护,调整经营战略,将转型本地加盟模式,与加盟者共创商机,分享共享经济之红利。

“这两个月我一直在反思市场,也在考察技术”,巫盛华告诉南都记者,刚停运时,他确实要放弃了,但之后的两个月里,一些契机和反思让他决定再战江湖。这次的决策和上次一样,巫盛华还是要避开摩拜和ofo.“我要进军五六线城市,我相信这块市场我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巫盛华对融资依然不抱希望,他决定采用加盟模式来解决资金问题。“按每个城市1000辆投放量,也就几十万,还是很能吸引有余钱又有兴趣的加盟方的。”巫盛华说,目前已有几个加盟方表示感兴趣,还有一个公司与他签署了合作协议,要进军法国市场。

“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准备重出江湖的巫盛华说。论资本、人才、技术,他的3Vbike都敌不过独角兽们,但却是第一个复出的共享单车企业。

AD:12月7-8日,北京望京凯悦酒店!猎云网邀您共赴创投盛宴“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24大奖项 330榜单 3000+企业参选 奖项投票已开启 邀您参与!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