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300家平台涌入移动直播:80%流量靠网红主播,九成将死
统计

2017-01-09 12:45:14 300家平台涌入移动直播:80%流量靠网红主播,九成将死

移动直播水涨船高。

猎云网注:2016年被誉为“移动直播元年”,中国的网络直播用户已经超过3亿,巨头携资本入场、相关企业接踵转型、几百家创业平台涌入,虽然不少平台开始尝试新闻直播、综艺直播、财经直播等内容的打造,也未带来显著的改观,网络直播平台似乎更热衷于充当秀场,也很难撕下网红内容批量制造机的形象标签。本文转自北京商报,作者姜红。

市场喧闹 300家平台轰然涌入

2010年前,PC秀场直播占据着直播领域的主要市场,移动端网民数的快速增长则将直播行业推向了移动端,尤其进入2015年到2016年,移动直播水涨船高:参与者众多、资本热情高涨、行业关注度居高不下。

首先,直播领域引起广泛关注离不开巨头积极的身影,360董事长周鸿祎牵头搞起花椒直播;腾讯一边自建NOW直播、花样直播,一边接连投资龙珠、斗鱼等;阿里系拥有来疯直播还在淘宝和天猫玩起电商直播;百度推出百秀直播、奇秀直播等参战;中国移动(微博)也推出了咪咕直播……巨头持续投入市场高温不减。

资本的关注也是移动直播出尽风头的重要表现。根据云投汇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涉及总金额达108.32亿元。2016年内,视频直播平台的融资案例数不胜数,融资规模屡屡创出新高:花椒直播9月底宣布完成A轮的3亿元融资;映客1月获得了A+轮8000万元,仅半年之后,估值就达到70亿元;一直播的母公司一下科技11月获得5亿美元E轮融资,包括熊猫直播、触手TV、斗鱼直播等在内的其他视频直播平台也陆续宣布融资过亿元,估值相继飙升至数十亿元。

因为直播业务的顺风顺水赚得钵满盆满更让业内外看到了甜头。根据陌陌财报显示,凭借直播业务,陌陌2016年前三季度共获得了3亿美元的收入,实现了十倍的增长。2016年三季度微博上视频日均播放量同比增长740%,直播开播场次比前一季度增长124%,而这两股力量是三季度微博总营收达11.8亿元的重要推动力。

据统计,目前各类型网络直播平台已经突破300家,用户规模高达3亿,直播App的日活跃用户数达2400万,市场规模超过百亿。移动直播如此火热,离不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来自市场高涨的需求。

另一方面,直播的迅速发展不可避免的产生一些行业乱象,“造娃娃”、“飙车”等直播内容给社会带来不良的影响。因此,2016年也是监管层面屡次出击,相关政策条例不断发布的一年:4月北京互联网文化协会颁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对主播提出了初步要求;9月9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开展直播服务,必须符合《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的有关规定;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细致规定。随着大批严格的监管条例出炉,网络主播将进一步职业化,政策监管和行业自律有利于直播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从而最终实现规范化。

300家平台涌入移动直播:80%流量靠网红主播,九成将死

内容单一 80%流量靠网红主播

直播大行其道,入行门槛非常低,无聊的人俯拾皆是,有闲有钱的人也不在少数。人们逐渐习惯窄小的屏幕中一张张美化过度的脸,乐忠于听陌生人嬉笑怒骂,一些唱歌、跳舞、弹琴的才艺甚至不用登上舞台就能获取不菲的打赏,甚至专门有人为了讨打赏不惜上演自残的把戏……

一位来自北京月收入约1万元的张诚(化名)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通常繁忙的工作后都会到直播平台消磨时间,关注的内容一种是比较会“卖弄”的女主播,另外一种就是游戏。

从微播易2016年12月26日-2017年1月1日更新的红人收入周榜来看(微播易红人收入周榜对一周内一直播、花椒、映客、美拍四大直播平台的主播收入进行排名),排名第一的主播“曦曦~Daisy”,来自花椒,收入为211.7万元。

根据头部与今日网红联合发布的《2016直播行业年度报告》显示,映客、花椒、陌陌、易直播收入前1万名主播作为样本,在2016年,至少有2名主播收入过千万,45%的主播收入在5万-10万元之间。移动端主播中,陌陌的女主播“这个少女不太冷”收入高达1160万元。据统计,活跃在直播平台的主播人群中,女主播比例高达73%,一线城市、东北地区的女主播数量多,在收入方面女主播收入高达14.81亿元,远高于男主播的5.67亿元。

虽然不排除所谓的主播经营公司刷礼物的可能,但不可否认网红吸引流量的巨大能力。直播平台也乐见于此,开始不断吸引很多在校大学生、模特以及一些三四线的明星艺人,在助推网红大赚的同时,也实现了直播平台活跃度的提高。据了解,优质的创作内容,主播的勤奋程度,如发起直播的次数和更新频率等对主播收入也有着关键影响。同时这也催生了更多的网红经纪公司、直播公会以及专业内容制作公司的出现。

执中资本行业人士表示,直播平台对用户流量的需求必然导致了网红主播占比最大的局面。美女主播只是吸引用户眼球的重要手段,留住主播也是直播平台必须思考的问题,因此抢主播的事件才会频繁发生。

“从直播用户的群像来看,大多是有时间的闲人,10分钟才能进入直播的场景。不少观看直播的用户并不太关注专业的精致内容,更喜欢看脸。”易观互联网娱乐高级分析师王传珍分析称,2016年,直播行业完成了PC秀场向移动端的转型,但是内容形态的发展仍然比较迟缓,并未得到升级,还是局限在真人秀场阶段,网红主播也被放大化,这属于行业初期的必然现象。

她认为,真人秀场在成本和变现模式方面都比较简单易操作,现金流获取时间边界较短。因此,很多平台都难以割舍真人秀场的模式,人人都想赚快钱,如今秀场模式在直播行业内看至少要占到80%以上。

未来难关 九成参与者行将谢幕

移动直播经过2016年的快速发展,各平台的流量已经渐趋稳定,靠“美女”等荷尔蒙刺激元素撩拨用户的模式难以产生新的流量效应。大批公司蜂拥而上烧钱砸市场,知名主播的聘请、高额的推广费用以及平台的运营成为了不小的压力。王传珍分析称,网络直播仅依靠虚拟礼物分成、广告等几种有限的变现方式很难坚持到盈利。直播平台内容太过于同质化,劣质平台也将迅速被淘汰。

政策的高压使直播平台的发展迎来瓶颈期。不少分析称,直播平台将锐减,直播作为一种功能将被植入到各个行业领域中去,在2017年这样的内容模式会越来越多。目前,不少电视台节目都将直播作为一个手段吸引观众,教育直播、财经直播、新闻直播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然而,张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或许有一部分人喜欢看专业领域的直播,但他并不期待收看专业综娱直播或者财经直播内容,“对于普通白领来说,整天被工作占用了时间,闲下来的时候不如看一些无脑的直播比较好”。

王传珍认为,未来一定会出现各种形态的直播平台,有的专注于做秀场,依旧加大对网红主播的吸引和相关产品的投入,有的则凭借头部用户的吸纳做转型,向更多垂直方向发展,各有各的运营方向。但是在她看来,创新尝试并不好做,主要原因在于用户的关注不高,因此前期的运营推广、合适的主播选择、产品设定等方面都需要大量投入。另外,这些垂直领域并不存在冲动消费,因此往往无法赚到网红直播那样的快钱。

目前,内容差异化还需要去探索和尝试,不少企业已经踏出了步伐。此前,易直播打起了线下KTV的主意,寄希望于线下实体应用与线上互动。映客、花椒、一直播等相继展开B端的买卖,并在直播中加重了场景营销。不管是“双11”期间与电商平台的联动还是与旅游网站、实体公司的合作,直播平台正想方设法地创造新的变现途径。

2017年初在业内人士看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正因如此,虎牙、陌陌、酷狗繁星直播、CC直播等平台争相举办年度直播盛典,请来大批网红、明星站台。这也表明,相对有资历的平台都希望借此机会宣传平台优势,获得资金和行业赞同以及争夺用户。

王传珍表示,2017年直播还没突破秀场模式的天花板,但一些没有流量入口的平台很难活下来,对于强势企业来说则是搏出位的最佳时机。“以陌陌为例,基于陌生人交友产品导流的优势很容易形成声势,一直播背靠微博的平台资源也同理。”

未来一年内,直播平台数字并不一定突然锐减,但淘汰赛是必然的。有分析称,近300家直播平台中,或许有九成将在一年时间内淡出市场。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打赏该作者

微信扫码打赏该作者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