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
可米酷CEO黄胜辉:漫画产业进入市场化竞争,能成就自己的是对手而不是朋友
统计

2016-10-09 08:00:40 可米酷CEO黄胜辉:漫画产业进入市场化竞争,能成就自己的是对手而不是朋友

文化产业的竞争并不是形成了流量的超级入口就结束了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0月9日报道(文/沈小雪)

2014年年末,腾讯对盛大文学的收购基本完成,这意味着网络文学的竞争格局或将发生巨大的变化。传闻中,虽然多家互联网巨头和风投机构都抛出绣球,但这桩明码标价的买卖最终决胜在腾讯和阿里之间。

一、他决定淡出网络文学,在漫画市场发掘机会

这一年被称为网络文学的元年,黄胜辉却选择淡出。此前,他是阿里数娱业务的创始人之一,并被任命为阿里文学的负责人。

对于这一决定,内心的博弈和思量恐怕只有黄胜辉自己清楚。但下一步路如何走,他早有筹划。他轻描淡写的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网文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确定了,不会再有大波澜了,但漫画在中国却是一个相对新兴的市场,而且处于从PC向移动阅读过渡的窗口期。”

创始人&CEO黄胜辉_meitu_1

可米酷创始人兼CEO黄胜辉

创业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从网文到漫画,黄胜辉像一个潜泳的初学者,从原本熟悉的陆地进入相对陌生的深水区。

他给了自己一段短暂的蛰伏期,用以深入了解漫画产业的基本规则。他认准了原创作品是漫画IP市场化的源头,并在国内开始了专门针对手机移动端的条漫创作开发,签下了50部原创漫画的作者。

在此期间,不善于讲故事的黄胜辉却得到了SIG数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除了资金,SIG更在经验和资源等方面给他以指引。

当然,再伟大的创业巧思也需要以实际的产品来落地,和黄胜辉一起把概念变为现实的就是林峰。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TO,林峰从黄胜辉创业初期便与之并肩作战。这位前迅雷高级技术总监、腾讯早期核心开发人员,曾主导过QQ浏览器和迅雷7等核心产品开发,有超过10年的互联网产品开发和技术团队管理经验。

可米酷插图1

二、做具有外延性的平台,而非传统漫画杂志

2015年1月,黄胜辉的产品“可米酷”终于上线,因为移动端整体用户的陡然增多,条漫作为一种更适合手机阅读的漫画体裁而迅速流行起来。

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终端会重新构建新的出版发行链条,以及内容到达用户的链条。”他想把可米酷做成有一定外延性的平台,而非类似于传统漫画杂志社的产品。这必然要在内容的质量、形式、改编、商业化运作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

在推进编绘分离战略的初期,可米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突。中国的漫画家往往深受日漫大师级人物的熏陶和洗礼,奉行一个人就是一部漫画的灵魂。反言之,在别人的故事框架之下创作,则少了对漫画家专业能力的尊重。

然而,随着漫画市场化程度的加剧,平台和漫画家渐渐在这种新旧模式的冲突间找到了平衡。事实上,既擅长编故事又善于绘画和分镜的漫画家就像金字塔的塔尖,屈指可数。所以,相对工业化的生产模式对于漫画创作来说往往是适用的。

可米酷对于漫画家的培养和扶持几乎是养成式的。在产品上线初期,可米酷联合日本动画泰斗级的大师、火影动画之父布川郁司,设立“布川奖”,还推出了万元月薪计划,为的是鼓励和扶持更多优秀的漫画家。

黄胜辉还告诉猎云网,可米酷每年支付给漫画作者的补贴达到数百万元,除了基本的稿酬之外,还有一定的奖金。此外,为了给一些优秀的漫画家铺路,可米酷还在不断加大投入,帮助漫画家成立自己的创作团队,并与他们联合成立漫画工作室。

与此同时,从大环境来看,在漫画的风口之下,垂直漫画平台、新媒体,以及内容分发平台的涌现,将更多漫画作品推到了用户的面前。中国漫画家有机会去摆脱原本并不乐观的的生存状况,向职业化的方向发展,这成为漫画商业开发的前提之一。

暑期内容图_meitu_4

三、漫画产业加速进入市场化,“豪华”合伙人团队升级平台商业探索

在漫画的商业化形式中,付费阅读被寄予很高的期望。黄胜辉透露:可米酷已经做好了付费体系的搭建,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时间点。

但他认为,付费打赏反映的是读者催更的心理诉求,然而对于画师而言,漫画创作需要充分的时间和灵感,这并不是催更就能达成的。所以,本质上来说打赏经济并不是一种可循环的商业模式。

在黄胜辉的认知格局里,漫画是泛娱乐的载体。在诸多漫画运营者都死死盯住版权交易的时候,他却认为最优秀的IP绝不裹足于此,在足够丰富的内容表达形式和商业接口下,还能延展出更多符合粉丝消费习惯的商业模式。

当然,这会特别考察平台的资源整合及商业运营能力,而这也是今天的可米酷所展示出的平台能力。

黄胜辉说:“如果说2015年的可米酷是蹒跚学步,在不断震荡中完成了它的初步成长,那2016年的可米酷便是在年初公司的重新调整并引入新的合伙人团队后,重组了公司的基因。”

今年1月,联席CEO米玉峰正式加入可米酷。作为互联网老兵的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战绩。譬如他曾操刀娱乐宝诞生之初的项目,并整合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的整体业务运营。腾讯5年、华为4年、阿里2年,这一切经历使他在内容平台的运营、娱乐化营销和用户推广方面都有着资深的经验。

令黄胜辉惊喜的是,米玉峰还引荐了擅长业务营收建设、团队管理,并在互动娱乐行业有深厚资源积累的刘源。在成为可米酷的COO之前,刘源曾是效力于腾讯12年的老企鹅,为前腾讯无线音乐运营总监,负责彩铃、动漫、音乐等无线业务频道的产品运营和营收。2016年原本是刘源为自己留出的去完成环游世界梦想的时间,因为加入可米酷,她决定将这个梦想无限延期。

而在互联网企业更加注重实际的营收的大环境下,可米酷迎来了公司营收大掌门段晓勇的加入,他曾在A8新媒体集团任运营商部西区总监、集团旗下指游方寸公司单机游戏部高级总监、后期负责移动咪咕文化和移动互联网基地游戏业务合作项目,有10年以上渠道推广经验,现任公司CMO。

可米酷团队内图

不为人所知的是,可米酷团队的基因重组是在剧烈的震荡中完成的。彼时,可米酷的内部和外部环境都很恶劣,几个合伙人却给予黄胜辉极大的信任。

他告诉猎云网:“我从未想过自己能有机会组建一支这么‘豪华’的合伙人团队。如今,几位经验丰富的合伙人各自分工明确又互相协助配合,对平台的发展策略高度统一,他们掌舵下的可米酷在经过了短暂的磨合期后,在产品、运营、技术、内容、营收上全面升级,使得可米酷不仅呈现出完全不同于2015年的面貌,也与其他平台的发展节奏有了不一样的规划和步调。”

今年,可米酷就在网大、网剧和动画这三个细分领域崭露头角。率先选择了《削死这群熊孩子》和小草比邻影视打开漫画、网剧双线创作的尝试;同时联手咪咕动漫开启了粉丝基础强大的优秀原创漫画《太平镇》的网络大电影拍摄;更将平台的TOP作品《神兽退散》进行了动画改编。这些作品会在完成制作后的2016年年底和2017年陆续与大家见面。

在很大程度上,漫画的商业化是一种粉丝经济,线下的“亲密接触”不能缺失。所以,针对《太平镇》和《成都1995》,可米酷与全国连锁的真人实体恐怖体验馆长藤鬼校合作,在作者虹人的老家成都,打造了一个以这两部作品为主题元素的密室逃脱体验活动。在密室逃脱的外衣下,其实是可米酷精心策划的见面会,让粉丝和作者能在线下产生实际的交流。

黄胜辉还透露,可米酷掌握着聚力视频动漫频道的独家运营,双方也会不断加深在动画和影视剧方面的合作。

可米酷内图3

四、预谋出海,进入漫画产业的核心地带

或许是在阿里多年的历炼,又或许是在网文市场的浮浮沉沉,使得黄胜辉在进入漫画产业之时就拥有着对这个行业未来格局的远见。他在创办可米酷之前便预谋出海,今年8月,这个愿望终于达成。在SIG的推动下,可米酷在日本东京建立了子公司,即将于本月底推出可米酷日文版App,亮相东京。

在此之前,可米酷已经和日本的动漫产业公司建立合作,包括以插画著称的Pixiv。分公司的成立将加深可米酷对于日本优质漫画内容的发掘和发行,并且与国内的业务接轨。可米酷也会筛选出中国的优质作品,输出到日本平台,目前已经完成50部作品编译工作。

日本的移动互联网发展也滞后于中国,但文化趋同性较强。特别是在内容出海成风的当下,可米酷把握着良好的发展时机。

近日,可米酷宣告完成近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有继续跟进的SIG,也有中日两家游戏巨头的身影。黄胜辉表示:这笔资金将用于可米酷的内容加速升级计划,围绕平台的生态,来持续推进漫画家扶持计划,加大投资规模。

回顾2年前,几乎在同时一时期,诸多漫画平台都推出了移动端产品。在互联网漫画产业新旧交替的过程中,移动漫画的平台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黄胜辉却告诉猎云网:“文化产业的业务形态决定了它是长期的工作,并不是搞定流量的超级入口就结束了,而是需要团队拥有获取用户的能力、商业运营的能力、资源整合的能力,需要团队把这些作品向影视、动画、游戏等领域的合作伙伴传递,不断扩充它的改编形态和衍生能力。只有做到这些我们才能谈竞争,而我相信,在任何一个行业,能成就自己的都是对手而不是朋友。”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