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从天使俱乐部到Propel(x),麻省理工校友联手敲掉黑科技融资壁垒| Spotlight
统计

2016-05-07 08:20:16 从天使俱乐部到Propel(x),麻省理工校友联手敲掉黑科技融资壁垒| Spotlight

那些“不明觉厉”黑科技背后的融资故事。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7日报道(文/竹子)

作为专注创业报道的服务平台,猎云(微信号:ilieyun)在精选国内优质创业项目同时,也心系硅谷等国外前沿发展趋势。为此,我们特地开设了“Spotlight”系列报道专栏,定期挖掘国外的潜力、优秀团队进行采访,带读者深入了解他们的创业选择、背景和故事。

在进入正题前,先来简单介绍一下三家“不明觉厉”的创企。

创企一:Aromyx,由斯坦福大学StartX孵化,希望能够把人的嗅觉和味觉数字化,让所有气味都可被标准数字化测量供精准描述并因此得以进行大数据研究。

创企二:Positron Dynamics,致力于把反物质真正成为宇宙航行的能量源。没错,就是科幻电影里常常出现的反物质,人类所知密度最高但因为技术原因还不能被掌握的能量源。这家公司研制的设备可以大规模产生正电子,并且在冷却后进行大量捕捉,然后用来催化核聚变。这项技术将被用于制造小型卫星的推动装置,而公司的终极目标是完成人类的跨星际航行。

创企三:Sensulin,很多糖尿病人靠打胰岛素缓解病患折磨。但一天打4针,不仅容易忘记,还容易造成低血糖和其他并发症。Sensulin研究的就是一种精准缓释胰岛素,它会根据病人血糖的高低决定进行调节,且一天只用打一次。

以上3家公司,都是深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

深科技,在国内又被称为黑科技,尽管这类创企对人类社会有深远影响,在成立后期也容易大额退出,但它难就难在技术复杂,难以理解,因此早期投融资很困难。

麻省理工老同学,联手创办深科技投融资平台

王黎晟和Swati Chaturvedi在念研究生时是麻省理工的同学,两人后来在一起创办麻省理工校友天使俱乐部期间,发现了这个问题。

“VC很少会在早期投资深科技领域,一是难以理解,二是技术不成熟风险比较大,三则退出周期可能较长。因此深科技创企的早期融资渠道基本来自于美国政府捐款、亲朋好友自投,或是天使投资人。”

纵观来看,整个深科技行业的早期融资存在着资金分散、效率低下的问题。因此,王黎晟和Swati Chaturvedi一起创办了Propel(x)——一个专注深科技投融资的平台。

除了两个联合创始人,公司的产品副总裁李雪本科和MBA也就读于MIT, 先后供职于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和麦肯锡。公司CTO Jason May毕业于哈佛,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曾将公司出售给eBay,完成了1亿多美金的退出。而市场副总裁Asma Stewart则是美国退休公积金管理上市公司Financial Engines的前公关和投资关系副总裁。

Propel(x)目前主要专注于6大领域:生命科学、能源和清洁技术、计算机科学、材料和化学技术、通讯和航空航天及工业自动化制造。此外,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机器人等领域也是平台关注的重点。

上线两年多,Propel(x)帮助23家深科技创企成功融资共580万美元,平均每个项目融资约25万美元,融资成功率超过40%。目前平台上有12个项目

去年5月,Propel(x)获得了来自Leanding Club高管的150万美元投资,其他参投方还包括峰瑞资本、真格基金、TEEC天使基金、TBN Network和CLI Group。

如何逐一敲掉,深科技融资的三个壁垒

王黎晟告诉猎云(微信:ilieyun),在美国每年天使投资人平均投出的220亿美元中,有近80亿美元投入了深科技领域。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超过20%的投资交易和将近40%的天使投资金额都流向了深科技领域。但仍然有很大一部分高质量的深科技公司没有获得自己需要的资金。

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而Propel(x)对这三点也亮出了自己的打法:

壁垒一:没有对接渠道

由于怕承担技术风险,且面临退出周期不确定的问题,VC机构一般只会在中后期参与投资。因此,深科技创企更多的需要倚靠天使投资人,而大多数天使投资人则偏向于投资TMT、O2O等消费行业。同时,愿意投资深科技创企的投资人,仅凭一己之力也很难接触到优质的项目。

解决方案:

基于之前创办MIT校友天使投资俱乐部的经历,Propel(x)累积了不少资源,有自己的一个创业生态圈,同美国很多国家实验室建立了联系,和Peter Thiel Foundation下属的Breakout Labs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等机构也有合作关系。平台还吸引了来自于斯坦福StartX加速器及YC孵化器的深科技创业公司。

“一些风投机构早期投的比较少,但不代表后期不会跟进,所以也会推荐给我们,相当于借Propel(x)平台对项目进行初步验证。”

同时,王黎晟表示,平台很多项目得到美国知名投资人的天使投资,如 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DFJ的创始人Tim Draper、DST的Yuri Milner、特斯拉CTO JB Straubel等。

壁垒二:天使投资人少有尽职能力

深科技创企,技术晦涩难懂。而天使投资人作为投资个体户,大部分人背后都没有专业的团队支撑,需要单独聘请专家对创企进行尽职调查。这个过程耗时耗力耗钱,让很多天使投资人望而却步。

解决方案:

Propel(x)的平台目前有200多个技术专家作为第三方提供尽职意见,解答投资人的困惑,帮他们认识技术风险。平台主要采用一种叫Pyramiding(层推精准)的“知识众包”方式, 这种方法非常适合细分领域。

王黎晟告诉猎云(微信:ilieyun),金钱不是平台上的专家的主要激励机制。“在美国科研领域的peer review(同行评审)已经为人熟知,也不以钱为驱动。帮投资人做尽职调查,一方面可以扩张自己在相关领域的影响力,同时对今后的职业发展也有帮助,可以建立自己的人脉网。当然,很多学术和行业专家本身就对这些创业创新技术感兴趣,这已经足够激发他们主动作答,并且邀请身边的专家一同加入。”

壁垒三:投资门槛

投资一家创企的资金门槛一般约为2.5万美元,单个来看不是大数目。但天使投资是一个组合游戏,要投资多家才可能成功退出。如此一来,无形中抬高了天使投资人加入的门槛。Propel(x)目前只服务认证投资人,但即便是美国认证投资人,2.5万美元的最低投资额仍让大多数人不能有效天使投资。

解决方法:

Propel(x)把投资支票面额门槛降低到3000美元,然后把投资人的资金都放到一个基金里,再以基金的名义投出去。这样,不仅解决了投资门槛问题,还增加了平台的流动性。

如此一来,面对深科技投资中的三难,Propel(x)用自己的方法把几个壁垒一一破掉。

用VC的方式盈利,或将上线中文网站

那公司的盈利方式是怎样的呢?

“我们做的不是FA,而是VC做法。在我们看来,如果只是在早期投资里抽取佣金,其实是错过了未来的上升潜力。公司退出才是你该赚钱的地方,才能够拿到它的大头。我们只会在创企成功退出后对增值部分收取佣金,大家也会觉得更公平。”

而对于公司下一步的计划,王黎晟表示,平台现在主要专注于美国市场,毕竟美国是很多优质技术诞生的地方,也已经开始试水欧洲项目。此外,今年也许会上线中文网站,将平台对国内的投资人开口,让他们也能参与投资。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开篇提到的3家创企。

欲将嗅觉数字化的Aromyx最后在平台融资47.5万美元,现在百事可乐、陶氏都是它的客户。

Positron Dynamics最终在平台上筹资3.8万美元,并吸引到了Peter Thiell和Tim Draper的参投。

Sensulin成为Propel(x)上融资最多的一家公司,共融资110万美元,其中还有国内投资人的参与。

 

想看更多?Spotlight专栏往期精彩回顾:

女风投时代的觉醒,听24岁福布斯封面中国女孩和她的创投故事| Spotlight

打入外冷内热的智能家居,WigWag怎样在这个朝阳行业中施展拳脚?|Spotlight

走进硅谷:徐小平看好的华人团队MailTime为何能惊艳美国市场|Spotlight

两大世界高等学府共同孵化,6Estates如何帮助海外企业洞悉中国消费|Spotlight

借力境外消费热,准90后如何带中国支付方式“走出去”|Spotlight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